书阅屋 > 恐怖小说 > 现在打个地洞钻进去来得及吗 > 三、天命棋谱,不凡老人

三、天命棋谱,不凡老人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u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年弹指一瞬间,

萧月就像雨后的春笋一样蹭蹭地长着个子。

?

美人嫂嫂最近觉得萧月越来越不好养了,烦躁地一掌拍裂了砚台。

萧月顿时大气都不敢出,只得小声辩解道:“我,我只是长个子要换新衣服了而已啊……”

美人嫂嫂:呵,继续。

?

七月的夏天就在萧月与美人嫂嫂这般鸡飞狗跳却又温馨脉脉的日子中到来了。

草长莺飞,流萤闪烁。

关于夏天的记忆,从这里开始。

夏日的黄昏,淅淅沥沥的小雨四处飞洒,到处都带着清新明快的旋律。

?

今天的萧月娃子也和往常一样又和小花去看大牛和村前树下那卖糖葫芦的小老头下棋。

几个小毛头缩在一起排排坐,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仿若星辰布落的棋盘。

?

其实萧月前世就不怎么懂棋,今生就更不用说了。她看着看着,头就不听使唤了,一点一点的,似是要立马表演一个瞌睡精上身。

?

蝉知知地叫着,无论是荷塘里青蛙的呱呱声,还是草丛里蛐蛐儿的曲曲声,和夏天的清凉的微风演奏在一起,那都是一曲美妙的催眠曲。

?

正当萧月正在和瞌睡虫大战三百回合之时,一声明亮清脆的“哈哈,我赢了!”破空而出彻底为她消灭了瞌睡虫。

?

萧月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兴高采烈正手舞足蹈的大牛,质疑的声音中带了颤抖“啥,你下赢了?”

?

不过大牛并不在意这个不懂棋的外行人那么一点点小小的质疑,而是立刻伸出双手,期待地望向了卖糖葫芦小老头,张开嘴道:

?

“唐爷爷,喏,说好的十串糖葫芦,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您可不能抵赖。”

?

似乎是长久的屡战屡败让这一次的胜利格外突出就像是镶了金的牌匾,大牛红光满面,浑身激动得发抖,从头到脚都写满了兴奋二字。

?

反观卖糖葫芦的唐老头那,他苍老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似乎是有点三观碎裂之兆,嘴里无意识地喃喃着:

?

“不可能啊,老夫毕生钻研的星辰天枢棋局竟就这样被一九岁小儿给破了?”

?

只见他皱着眉头,闭上双眼仔细思索了一会儿。

空气变的寂静了起来,只不过还没平寂多久就被老头的睁眼打破了。

?

这一次老头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从刚刚的愁眉苦脸突然变得豁然开朗起来,简直比川剧的变脸还快。

?

嘴里也不闲着嘟囔道:“罢了罢了,这一切都是命数,这孩子和棋道有缘,也算是我半个徒弟罢。”

?

语罢从怀里掏出一本灰蒙蒙的书,这书边角有些掉色似乎是被人翻了很多遍,但又宝贝至极一点书皱都没有。

?

随后又不忘兑现承诺,从糖葫芦架上摘了十串糖葫芦下来,和书一起,一股脑地塞给了丝毫不知所谓的大牛。

?

其实萧月也不是真正六岁的小孩,已经猜出了老头身份的不凡,那书应当也是他口中的棋道什么的秘籍,看来这大牛,还真是个围棋的天才儿童啊。

?

想到这,萧月用一种慈爱的目光盯着大牛,并默默下定决心,以后一起玩游戏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能伤到他聪慧的脑子。

?

而大牛虽然不懂这老头说的啥,但还是伸手接过了棋谱和糖葫芦,两只小胖手间刹那间被塞的满满当当。

?

小花见状,口水不争气地从嘴边滴落下来,一双杏眼睁得滚圆,天上的星星尽数落在她眼里,低着头对大牛嘟着小粉唇,撒娇了起来:

“大牛,能不能分几串糖葫芦给我啊,求你了~~”说完还不忘看看大牛手中的糖葫芦。

?

小花这招撒娇对大牛那也算是屡试不爽,大牛那肉嘟嘟的小胖脸上立刻浮上了一股可疑的粉色,再配上他黝黑的皮肤,显得滑稽又可爱。

?

“给、给给,都给你,小花妹妹。”大牛毫不犹豫几乎是立刻就像献宝似的把糖葫芦和书准备全都送给小花。

?

卖糖葫芦的唐老头之前的和颜悦色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大牛这么个榆木脑袋气的面颊发红,指着“当事牛”的手指微微颤抖:

?

“祖宗诶,你知不知道那本书是何等的宝物,你、你就这样为了哄小女娃开心拱手让出去了?”

?

大牛讪讪的笑了笑,望了唐老头一眼,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又转头望了流着口水对糖葫芦虎视眈眈的小花,收回了献书的手。

?

唐老头:现在的小娃娃哟,没眼看没眼看。

小花:大牛好厉害,下赢了唐老头!有糖浮露次啦(吧唧一口

大牛:啊,好可爱(瞬间冒烟////////)

萧月:感情我就是个电灯泡,啧。

?

小花一把接过糖葫芦,甜甜道了声谢便伸出了粉粉嫩嫩舌头舔了舔,甜丝丝的味道在舌尖氤氲开来,她幸福的眯起眼睛,咧开她肉嘟嘟的粉唇,银铃般的笑声霎时和着清甜的风儿拂过大家的心田。

?

大牛看了一眼小花,便害羞得低下了头,腼腆地嘿嘿一笑。

?

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用粗黑的双手捧起了那本不起眼的小书,抬头用真诚的目光对着卖糖葫芦的唐老头,声音掷地有声地道:

?

“唐爷爷,不论是教我下棋,还是这本书,大牛都要多谢您!”说罢,大牛目光含泪,抿着嘴巴望向有些惊讶的唐老头。

?

本来唐老头是没想过还能得这木愣愣的小娃一句谢,听了谢的唐老头似乎连他的灰胡须都软和了好几度,

慈祥的目光端详着这有些大智若愚却有情有义的好孩子。

?

他伸出满是皱纹的手,轻轻地抚了又抚大牛的脑袋,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胡髯,哈哈笑了声,对大牛郑重道:

?

“好孩子,你必能在棋之一艺上寻得自己的道。

你要知道,这天下便如一盘星辰遍布的珍珑棋局,

每个人也不过是这最大的棋盘上经纬遍布错综复杂的棋子。

如若你能够把棋之一道钻研透彻,那么这天下对你而言,不过囊中取物。”

?

但到那时候,我相信天下对你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他若有所思的望向了在一旁丝毫没有存在感的萧月,

顿了顿,眯起眼睛玄而又玄地道:

?

“无论是何等的千古风流人物也脱离不了这命理的棋盘。有时候,一些看似不起眼的棋子,才是会降位于天元中腹的敌棋吞吃入腹的王棋啊。”

?

语落,唐老头恋恋不舍放下了抚摸大牛温热头顶的手,慢慢迈起了步子,来到萧月面前低下头,温和的眼睛没有一丝敌意,甚至还有些说不出和蔼可亲。

?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忽的哈哈大笑了几声便拿起了腰间的酒葫芦,仰头猛灌。

?

“哈哈哈哈,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

老头摇头晃脑地高声吟了几句苏子瞻的诗,随即轻抖衣袖转过身而去。

?

倒还真有几分东坡居士张狂风流,萧月在心里默默的对这唐老头又起了几分好感。

?

有道是天下苍茫博大,

有人喜欢玩弄权术博弈朝局;有人愿意附庸风雅踏遍神州;

有人毕生求仙问道,无情无心;也有人优柔寡断,毫无建树……

种种人生,各不相同。

可见是这天下有多大,人心就有多广。

那么你呢,萧月如此问自己。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大路朝天,老人有老人的小径幽凉;

女子有她的感性眼泪,男人有他的无言苦衷;

小孩有自己的纯真无邪,大人也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

几乎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与毕生追求想要去做的事。

那么……你呢?

萧月。

……………

霎时间静默无言。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