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小说 > 都市之妖孽仙帝 > 第7章 老同学姚华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日

叶枫接到自己一位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的电话

“老同学,听说你来南市了,太不够意思了,都不跟我说一声,我也在南市,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电话那头传来老同学姚华的声音。

“有的,那晚上见了,华子。”叶枫没有拒绝,而是爽快的应约了,高中时候姚华就是他的同桌,两人关系那叫一个好,跟亲兄弟似得,后来读大学去了,有几年都没见了。

傍晚,叶枫就打了个车去姚华说的那家酒楼。

“姚华大酒楼,看起来华子混的还不错啊。”看到酒楼名字就叫姚华大酒楼,叶枫不由为自己这个老同学感到高兴,能开这么一家酒楼说明混的还是可以的。

“老叶,你可算来了,怎么样,我这家酒楼装修可还行?”姚华走到老同学身边,有些激动的拍了拍老同学肩膀,笑道。

“可以啊,发达了啊你小子。”叶枫也是打心里为自己老同学高兴。

“走,去楼上包厢,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老同学这么多年不见,今天得好好喝两杯,不醉不休。”姚华拉着叶枫就往楼上包厢走,那是他这小酒楼里面两个包厢中最大最好的一间。

“对了,老叶,你现在在做什么?”姚华看着自己老同学,不由好奇的问了起来。

“明天周一我就去锦华中学报道,当老师。”叶枫回道。

“锦华中学,那不是咱们高中同学张一鸣任教的学校么,我可是听说他现在是教务处主任,剌得很。”

“是的。”

“老叶,你女朋友呢?”姚华又问了起来。

“跟张一鸣跑了。”叶枫冷笑了一声。

“呃,对不起。”姚华愣了一下,随即连忙道歉,他还真不是故意的,他真不知道这回事。

“没事,我去锦华中学也是为了算旧账的。”叶枫嘴角擒着一抹冷笑,前世张一鸣拐走自己女朋友范诗诗,还让范诗诗骗走自己父亲救命钱,这个账他可没有忘记。

“老叶,别冲动,张一鸣老爸可是曾经南市二把手,虽然退休了,但威望还在。”姚华有些担心自己老同学会吃亏,连忙劝说。

“不用担心我,倒是你,这些年都去哪了,都没怎么和以前班里同学联系了。”叶枫耸了耸肩,转移话题。

“害,这些年四处打工,攒了点钱,这才勉强能开起这么一家小酒楼。”姚华摆了摆手,脸色有些复杂,显然这些年过得也没那么容易。

“好了,酒来了,咱们痛痛快快喝两杯。”酒菜上来后,姚华便跟老同学畅饮了起来,喝的那叫一个痛快。

饭后,叶枫便离开了。

但不一会儿,叶枫又绕回来了,就在酒楼附近的小巷子里,没有跟老同学打招呼,也没有要让他知道自己折返回来。

“姚华,你小子行啊,喝酒喝得这么起劲,欠我们的钱呢,还不给劳资赶紧还上来!”一名露着胳膊,浑身全是纹身的威猛大汉手持一把大砍刀,用刀身拍着姚华的脸,恶狠狠的威胁道。

“刚哥,再宽限我几天,我到时候一定把钱还上,你看我酒楼生意还不错,过几天肯定能凑齐钱的,您就行行好吧。”姚华苦苦哀求着,浑身上下早就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了,早就没有了刚才和老同学喝酒时的潇洒。

洪刚,这一带有名的混混老大,据说是跟南市某位地下大佬混的,很少有人敢得罪他。

“宽限几天,呵呵,你说宽限就宽限,你当劳资好糊弄?”

“劳资今天非要收点利息!”洪刚一脸凶神恶煞,不停的用手里的砍刀拍打着姚华的脸,把姚华半边脸都给拍肿了。

“刚哥,求你了,就两头,我肯定把钱给你凑齐。”姚华已经哭出来了,生怕刚哥把自己手脚给卸了。

他可是听说之前有不少人因为欠了刚哥的钱没及时还上就给卸了手脚,那叫一个惨呐,想想他就觉得害怕。

“别怕,劳资今天只是收点利息,还不会要你的命,不过你这条胳膊么,呵呵,别想要了。”洪刚手中砍刀已经从姚华脸上滑到了姚华的胳膊上。

姚华吓得脸色惨白,连忙哀求:“求您了,刚哥,不要砍我的手啊,再给我一天就行,我明天就还钱!”

“呵呵,迟了。”洪刚不屑冷笑一声,随即手中砍刀已经高高的举起,这一刀下去,姚华那条胳膊算是废了。

这把刀,可是洪刚下午才买的,锋利的很,砍下去,绝对能连骨头都一起砍下来。

看到刚哥举起了手中的砍刀,姚华吓得双腿发软,浑身直哆嗦。

“救命啊!”

“来人啊,救命啊!”姚华此刻发了疯般的大叫起来。

“玛德,狗东西,还敢叫救命,劳资的地盘,我看谁敢来救你!”洪刚见对方居然还敢大叫,顿时来气了,手中砍刀猛地朝着姚华胳膊爆砍了下去。

说时迟

那时快

巷子阴暗处突然飞来了一块板砖,直接砸在了洪刚的砍刀上,将砍刀给弹飞了。

“踏马的,什么人敢在劳资地盘多管闲事,活腻歪!”洪刚见有人敢多管闲事,顿时怒了,瞪着阴暗处那徐徐走来的黑影,怒喝道。

“他欠你多少钱?”黑影缓缓走出,是一名青年,正是叶枫。

姚华愣了一下,低下了头,不敢直视老同学的眼睛,先前自己还在老同学面前潇洒得意,如今却是被人打得软瘫在地,洋相尽出。

“呵呵,你踏马是想替他还钱么?”

“两百万!”洪刚不屑冷笑一声,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原来不过是一名青年小子。

“两百万?”

“我……我只欠你一百万,怎么就变两百万了?”姚华也是懵了,刚才自己还只是欠对方一百万,咋转眼就两百万了呢。

这酒店房租也就几十万一年,自己当初也就借了不到五十万,还是利滚利滚到了一百万的。

“劳资说两百万那就是两百万,你踏马耳朵聋了么,信不信现在就剁了你的耳朵?”洪刚瞪着姚华,喝道。

在他地盘上,他想怎么样那就怎么样,谁敢不服!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