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盖世王婿 > 第241章 徐家亲友暴怒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杨瑞缓步上前的时候,犹豫中的蒋父却是快步挡在了杨瑞面前。

纸包不住火,事情迟早是要被徐家人知道的。

而且,自己儿子不在人世了,还要娶人闺女过门,这种事也应该和女方家人坦白,给他们一个交代,否则就太不是人了。

站在徐向朝面前的蒋父深深吸了口气,似乎在给自己勇气,而后,他顿了顿,便是朝着徐向前深深弯下了那象征着男人尊严的腰身,久久不起。

“你这是做什么?”徐向朝脸孔微微一抽,因为他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

忽然,他想起什么,质问道:“你别告诉我,蒋凉自己没回来?”

“蒋凉的确没回来。”蒋父依旧弯着腰,说道。

“我操你妈!”

徐向朝勃然大怒,抬脚就要往蒋父身上踹,旁边的杨瑞早有准备,轻描淡写挡住了徐向朝这一脚。

而后轻轻一推,徐向朝便是失去平衡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我操,老子特么弄死你!”徐向朝羞怒交加,就要再次往前冲,却被徐明红给拦住。

徐明红悄悄给她妈妈使了个眼色,说实话,徐母也生气,结婚大事,本人怎么能不回来吗?

这传出去像话吗?把他们家置于何地?又把她闺女置于何地?

但是,事情已成事实,徐母老实,也不想闹得太大,便走上去对蒋父说道:“蒋凉他爸,虽然吧,我们家不算什么富贵人家,但你们这么做,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话是在质问没错,但显然语气相比徐向朝放缓了许多。

“我”

即便蒋父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此刻还是不免有些难以启齿。

“这样吧,今天你们给我们家赔个不是,然后让蒋凉给我们个交代,说明为什么不回来,到底是有多大的事,让他连迎亲都无法亲自到场,如果理由能够让我们接受了,我们再另选大婚的日子。”徐母说道。

“另选日子也没用,我们家蒋凉,来不了。”

“嗯?”

“他、他不在了”

“我特么还不知道他不在!你当我眼瞎吗!”徐向朝愤怒吼道。

单靠徐明红根本拦不住她,只是徐家亲戚中,还有几个比较理智的,也一起帮忙拦住了徐向朝。

事情怎样不说,万一伤了人就是不好,那可是犯法的。

许母也有些按捺不住怒火了,她再老实,但事关闺女的颜面,也难免有了火气。

在她看来,蒋父这就是在惺惺作态,这是变着花样赤裸裸欺负人。

“他死了!!”

兀的,蒋父直起腰身,胀红着脸爆吼了一声。

他没办法,他真的没办法。

他控制不住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他开不了那个口,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够把这句话说出来。

“他死了!”

“蒋凉死了!!”

“我的孩子死了!!!”

蒋父连吼出声,吼得原本喧闹的现场,一时间竟是沉寂了下来。

落针可闻。

死了?

蒋凉死了?

一个二十来岁的大

伙子,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死了?

徐家亲友吃惊之余,又是愤怒!

人死了!

还来迎亲!

而吼完这些话的蒋父,也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他再次深深鞠躬,朝着徐向朝鞠躬,朝着徐母鞠躬,朝着徐家众亲友鞠躬,一脸痛苦地说道:“你们没有听错,蒋凉,我的孩子,他在工作中出了意外,死了”

“工作中出了意外?什么时候的事?”徐母难以置信,问道。

“前两天,我也是早上才得知这件事。”蒋父回道。

“那”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大概就是世间最最大悲之事吧。

徐母想安慰蒋父,但发现自己张不了那个口。

因为她很生气,她终于忍不住改口了,质问道:“人死了,你们还来迎亲?”

“对不起。”蒋父又一次深深弯下了腰身。

他的一言一行都给人一种极其悲凉又诚恳的感觉,但很显然,这并无法抹平徐家人的怒火。

“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假如刚才明红他爸不问,你们是不是就要这样偷偷摸摸把我闺女娶进门?当你那死去的儿子的妻子?”徐母气愤道。

“还跟他废话做什么!弄死他!”

“没错!这太特么欺负人了!”

“把特么往死里弄,我操他大爷的!”

徐家的亲友个个面红耳赤,群情激愤,就连刚才那几个比较理智的亲友,也不再拦着徐向朝了。

有人已经在撸袖子,有人甚至东张西望,往旁边操家伙,凡是能上手都作为武器。

谁特么还没点脾气呢?

人活着不就得争一口气吗?

何况还是这种一棍子把徐家亲友都给挨个抽了个遍的混账事?

而徐向朝已经一马当先,向着蒋父冲了过来。

“冷静一下?”杨瑞挡在蒋父面前,淡声说道。

“我冷静你妈,你特么是谁,不想死就特么给我滚蛋!”徐向朝铁青着脸,伸手指着杨瑞的鼻子,大骂道。

“还是坐下来好好商量吧?”杨瑞叹息着说道。

到底是委屈了人家闺女,人家愤怒失控都是情理之中,如果可以,他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

“商量你妈!你未婚妻死了,叫你把她的尸体娶回家——你同意吗!你的父母亲友同意吗!”徐向朝怒吼道。

“如果我同意,我的父母亲友就会同意,因为只有我开心了,我的父母和亲友,才会开心不是吗?”杨瑞试图说服徐向朝,知道这无用,但又不得不这么做。

“要不然,我执意要娶,我的父母和亲友不同意,好,我妥协了,但今后的日子我活在痛苦和遗憾当中,这又是他们希望看到的吗?”杨瑞又道。

“别特么在这说的多么冠冕堂皇,事情没落到你头上,你当然无所谓,你特么到底滚不滚!”徐向朝恶狠狠恐吓道。

“真的,我希望能谈,给我个面子,行吗?”

“谈你麻痹!”

“你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

“我提你麻痹的条件!”

“你或许可以问问你的女儿,征求一下你女儿的意见。”

“我征求你”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