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盖世王婿 > 第194章 三号……没了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人打情骂俏着,突然杨瑞的手机响了起来。

杨瑞看了一眼,笑容顿收,起身道:“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有危险吗?”姜可人担忧道。

“你老公是无敌的。”杨瑞笑道。

“嗯,加油。”姜可人也笑,心中担忧不减。

好女人就是这样,任何时候都会选择支持自己的男人相信自己的男人,从不拖后腿。

而姜可人也深深的明白,她能够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以及肚子里的孩子,这就是对杨瑞最大的帮助。

想到这里,她看向自己那依旧平坦的小腹,伸手轻轻在上面摸了摸,美眸之中一片柔和。

杨瑞确实很快就回来了,姜可人也没问什么事情,两人继续腻在一块儿。

令杨瑞感到意外的事,当天苏香兰就跟姜春晖离婚了,并且还帮着姜春晖把东西搬回老房子。

至于姜可卿,苏香兰还是妥协了,留在了海棠园,并没有让她跟着姜春晖一起搬出去。

第二天清早,姜可人转院,司机是温平,海棠园的三十名保安被调走了一半,同往中海。

温平不用说,他是最好的管家,中海那边的家有温平照料杨瑞放心。

至于保安

“干嘛带这么多人?”

上车后,姜可人看了看前后的好几辆车,不免好奇。

“温叔说这些保安跟他混熟了,带一部分走,到了那边好使嘴,我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是不,温叔?”杨瑞笑道。

“是这样的。”正在开车的温平点头。

“也挺好。”姜可人轻轻额首,也没多想。

她却是不知道,此行去机场,杨瑞带的人可不止这些。

周围来来回回的车流中,有多少是自己人,恐怕连杨瑞都不知道,温平更不知道。

车队往机场疾驰,车厢里杨瑞和姜可人时不时说说笑笑打情骂俏,温平却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山雨欲来风满楼!

砰!

忽然,前方不远处传来剧烈的碰撞声!

车队最前面的那辆车,被一辆闯红灯的面包车给撞了,又撞到并行的路人车辆,路人车辆又偏离轨道撞到对面行来的车辆,瞬间四五辆车就碰在一起,红绿灯路口瞬间乱成一团。

“温叔,快下去看看我们的保安伤的怎么样。”姜可人被吓得不轻,忙道。

“好的夫人。”温平点点头,下车后却是没有立即过去看保安伤的怎样,而是打了个手势,然后站在车旁不动。

面包车司机一脸慌张下来了,头部见红,显然自己也伤着了。

前后几辆车的保安也都下来了,朝四周警戒,只有两人过去看那几个同事,都没有大碍。

接下来,几个保安和那面包车司机交流了起来,就见面包车司机连连弯腰,嘴上不停说着什么,应该是在道歉。

很快,那面包车司机看向杨瑞所在的车子,然后撒腿跑了过来,却被几个保安拦住。

“放他过来。”杨瑞拉下小半车窗,淡声说道。

“既然我们的人没受伤就不要太为难人家,谁都不容易,教训一顿,让他以后不要闯红灯就好

了。”姜可人轻声说道。

“好的。”杨瑞笑道。

那面包车司机跑过来了,一身农民工的装扮,衣服上还挂着些许水泥干涸的污渍。

“先生,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昨晚加班太累了,刚才打瞌睡了,我会负责,我一定会负责,就是我现在手头紧,能不能”

还隔着好几米远呢,那司机就开始道歉了,边道歉边弯着腰往这里跑来。

“闭上眼睛。”

说着,杨瑞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姜可人的双眸,靠近车窗的那只手不知何时握着一把手枪,对着窗外的司机直接扣动扳机。

砰!

枪声响了。

姜可人的娇躯轻轻颤了一下。

“外面又有车撞着了,如果害怕就捂住耳朵,不要睁眼,一会处理完就好了。”杨瑞轻声说道。

“嗯”姜可人轻轻应了一声,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紧紧闭着双眸,“你不用替我捂眼,你不叫我睁开,我就不睁开。”

她猜到了什么,但并不确定。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知道自己要相信杨瑞,不是说相信杨瑞的话,而是相信杨瑞有能力处理好外面发生的一切,即便她依旧不确定外面发生了什么。

“乖。”杨瑞笑着松开手,扫了眼四周的车流,对温平说道:“上车。”

“是。”温平犹豫了下,还是匆忙上了车,并把车子的四个车窗全部关上。

他只是个文人,瞎凑热闹干啥呢。

外面不时传出枪声,一连串的密集的枪声,彻底乱成一团了。

砰!

突然,杨瑞右手边的车窗传出一声巨响,玻璃某个点浮现一个小窝,周围密密麻麻的纹路。

防弹玻璃,关键时刻能救命。

察觉到姜可人紧绷的身躯,杨瑞轻轻搂过姜可人,目光始终落在姜可人身上。

带海棠园的保安出来,是为了掩人耳目,那些隐藏在车流中的人马,才是真正的后手。

大约五分钟后,枪声逐渐停歇,前方道路被清开,温平踩下油门,继续开车往机场而去。

“先生,对方死了八人,跑了一人,你安排的人在追。”温平突然说道。

“我们的人呢?”杨瑞问道。

“五号中了两枪,送去医院抢救了,三号当场没了。”温平眼眶泛红,声音带着些许哽咽。

“有家人吗?”杨瑞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问道。

“孤儿。”温平回道。

“留遗言了吗?”杨瑞又问。

“没有。”温平摇头。

“那就厚葬。”杨瑞轻声说道,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这种事他从十几岁开始就经历过多次了,但他终究做不到司空见惯。

杨瑞抬头,清冷的眸光望向窗外飞速流逝的景色。

有人不想他去中海,所以中海才是真正的战场。

而此时的姜可人,那紧闭的双眸却是淌下了泪水。

怎么可能一点都听不到呢?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