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其他小说 > 灵异之随风而逝 > 第五章 换心的故事

第五章 换心的故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u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shuyuewu.net书阅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那一年,我十岁。

在我濒临饿死的时候,我看见了他——也许是这个世上最好看的人。我也不知道到底好看在哪里,只觉得,就是好看。

然而,这么好看的人,我只来得及看一眼,就饿晕了过去。

我从来没想过我还有睁开眼睛活过来的一天,因为像我这样的人已经不知道饿死多少了,满地都是尸骨,连埋的人都没有。

尸骨烂了,就会发臭,就会生虫,所以连往这边走的人都没有了。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

五天没有吃进一点东西,我晕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我发觉我躺在一张床上——是真的床,还铺了被子的那种。不是我在破庙里睡过的神像台,更不是随意铺的几堆稻草。

我当时其实分不清我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因为我从来没有睡过床,也许死了变成鬼了才有床睡吧?

但是很快就有人给我端了吃的来。

有馒头,有肉,还有汤!

那个人说让我吃,还没说完,我已经吃完了一个馒头,喝了半碗汤了。我丝毫不在意这里是哪里,也丝毫不管这馒头是不是被人下了毒,反正能吃上一顿饱饭,就是立即死了也值。

吃完饭,我美美的用袖子擦了擦油嘴,打了个饱嗝,预备再躺会儿。

给我端饭来的老婆婆瞪大了眼睛,是的,我这时候才留意到,给我送饭的是个老婆婆。

因为我刚才眼里只看到馒头和肉了。

她瞪着惊奇的眼睛,好像在说:这么好的衣服,就拿来擦嘴?

但她并没有说出口,只是收拾碗筷出去了。

我又躺了一会儿,美美地欣赏了一会儿这张床,这张舒服的床,发现其实觉已经睡完了,便起了身去。

我曾经听说过戏文,这间房对我来说,就像戏文里的宫殿一般。里面什么都有,桌子,椅子,镜子……

好奇地走下木楼梯,这里是一间很大的院子,种满了花草,我觉得好看极了。

拐弯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背影。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还有比馒头更吸引我眼光的东西——不能说是东西,因为那是个人的背影。

他像是在写什么,还是在画什么,反正是在一张白纸上面,反正我不懂。

只觉得很好看。

我怯怯地走上前去,歪着头去看他的正面——原来他就是我饿晕前看到的那个好看的人!

是他把我救回来了!

我就这样看着他,如果我当时年龄大一点,或者懂事一点,就会知道这时候要说“谢谢”之类的话。

但是我没有,我只是这么看着他。

他当然也看到了我,手里写写画画也没有停,随口问我:“活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雨!”

“小雨!这名字真俗!你爹给你起的?”

“不是,是我自己起的。”

“哈哈哈……你还会给自己起名字?”

“嗯,我娘说我爹给我起的名字叫晓茜,像小欠似的,不好听,就找算命的帮我改。我娘给不起钱,算命的就只说让我起个八划的名字,会遇到贵人,但也不肯说到底什么字好。”

“所以你就叫小雨?”

“是的!”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真的有趣吗?”

“当然是真的。不过——小雨这个名字不好听,我给你改一个吧,就叫——再水就禁言,怎么样?这名字才够特别!”

是的,后来我才知道,救了我的这个大哥哥什么都喜欢特别,他的名字也有个特字。

老爷给他起的名字他不要,非要叫什么道子,还号特立。

但我知道,若不是这么奇怪的人,也不会救我了——一个在死人堆里,并且即将饿死的人,有什么好救的?

老爷看到这个院子里多了一个我,也没有说什么,只说了一句:“那让他当你的书僮吧!反正你喜欢读书。”

这话不是对我说的,是对徐少爷说的。

我当时想说:“老爷,我不是男孩,我是女孩。”但是我不敢说。

于是,我就当成了徐少爷的书僮。

老爷是经商的,他以自己有非凡的经商头脑而骄傲,也希望偌大的家业能放心的交给少爷。

但是,少爷显然不是这方面的料——他只喜欢写诗,写文,水群,还有什么魔兽……反正除了经商。

老爷刚开始想,就让他读吧,反正经商也要识字的,就顺便也弄些经商的书给少爷读。

但少爷只把这些书丢在一边,碰也不碰。

我从十岁起,就跟在少爷身边做书僮,也认识了不少的字。

少爷不喜欢看的书,我就帮他看——因为老爷会审他,他一个字都不看,怎么审得过?

于是,老爷审他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给他打点小提示,大多数的时候,也是能蒙混过关的。

有时候少爷还能得到老爷的夸奖呢!

少爷一高兴,也会奖励我——带我一起去上青楼。

但是我不明白的是,少爷明明很有钱,为什么不肯大大方方地从大门进去呢?

我有一次问了他,他跟我说:“这家的老鸨子的名字太挫了,叫什么老魔猴子!唉,所以我不想跟他说话,还是爬窗户比较好。”

于是,每次我跟少爷逛青楼,他都是从窗户爬进去,我在窗户底下给他放哨——守一夜可以得一根冰糖葫芦。

我不知道少爷爬了窗户进去要做什么,或者要跟谁说话,也不知道他进去了还是不是写点诗。我只能偶尔听到窗户里,传来萌萌姑娘的娇笑声。

少爷在说什么逗萌萌姑娘呢?为什么萌萌姑娘笑得那么开心?

我就这样长大了,到了十六岁。

我似乎一夜之间发现了,我其实是女的。

也发觉,少爷更好看了。

于是有一次少爷让我帮他买纸的时候,我悄悄省下了点钱,买了一盒胭脂——少爷说过,萌萌姑娘脸上的胭脂是世上最好的。

那一天我很忐忑,把半盒胭脂都涂上了,也不知道够不够。但我想,胭脂这么贵,一盒怎么也得用两次才够本吧?

我像往常那样,帮少爷读经商的书,一开始少爷并没有注意到我。

于是,我故意在他前面晃了两次——少爷终于发现了我,他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去!

那一次他的腿瘸了四五天,我很内疚,把剩下的半盒胭脂也扔了,发誓再也不往脸上涂什么。

少爷和老爷的关系越来越不好,因为老爷总想让少爷不要读书了,早些继承家业。但少爷是打死也不愿意去经商的。

他鄙视经商这一行——其实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他给萌萌姑娘买的哪件衣服,哪件首饰不是他那个经商的父亲挣的钱买的?

知道少爷的心意,我也给他在旁边帮腔:“老爷,其实少爷读书是对的,将来万一考上个状元呢?您可知道,京城流行放榜捉婿。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们会在放榜的时候选婿呢!少爷读书这么厉害,肯定能当上状元。要是被京里的大官们看中了,那不是美事一件?”

老爷一直反对少爷偷偷去青楼找萌萌姑娘,为此少爷也没少挨过打。我这个点子对他来说简直是一举两得。

果然,老爷也动心了,他那个绿豆眼眯得成了一条缝:这样说的话,还是读书好!当了官,将来不干了,还可以再回来经商!

少爷很高兴,为了表示谢我,又带我去了一次青楼。

那天却没有听到萌萌姑娘的笑声。

少爷很早就出来了,一脸的不高兴。

我追上去问:“少爷,怎么了?萌萌姑娘今天不方便?”

我也不知道不方便是什么,有时候少爷会这么跟我说。

但少爷今天却摇了摇头,咬牙切齿地说道:“大荒客那厮,仗着他是疯子,持有精神病证明,硬要大闹青楼,他说三天后,要强娶了萌萌姑娘。”

啊?这么严重?

我听少爷说过,持有精神病证明,是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这东西这么管用,不知道他是怎么搞到手的——老爷这么有钱,还搞不到呢!

想来真是世态炎凉,大荒客跟少爷一起长大,小时候经常一起在河里洗澡呢,现在为了这个萌萌姑娘,竟然做这样的事情!

有时候我真好奇这个萌萌姑娘到底长什么样,能让我家少爷和大荒客这两位名满群里的才子变成这样。

少爷回来就病了。

比上次从椅子上掉下来还严重——他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只瞪着一双眼睛,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老爷急得不得了,守在床边哭着说:“孩子,爹不逼你了,你以后爱读书就读书,爱娶谁娶谁,只要你活过来……”

但是少爷只瞪着眼睛,完全没有听到。

眼看少爷气若游丝,我哭着给老爷建议:“听说群里的猫耳朵是神医,老爷何不去请她来呢?”

老爷一愣:请猫耳朵?那得多少钱?

这个老爷,抠了一辈子了,这时候还算这个帐!真急死我了。

于是我又哭着求老爷,再犹豫,拖得更久,价格就更贵了。

老爷一狠心,便赶紧打发那个被少爷取名为不远不近的小厮去请神医。

神医猫耳朵很快就来了——老爷流着泪告诉我,这猫耳朵的出场费太贵,一千两黄金才肯出门,看病另收。

我心里鄙视老爷——他就这么一个孩子,要是死了他那么多钱给谁?

神医就是神医,给少爷诊病也与众不同,她来了既不把脉,也不看舌头,就在那里唱起来了,唱的什么?哦哈哟,米娜桑,阿里戛多,阿里戛多……

不管怎么样,到底是诊出毛病来了——她说,少爷的心碎了,碎成了九九八十一块了,补都补不好,得换,不然再躺几天就死了!

这药方一开出来,老爷就愣住了:天下间这么多丹药,这么多人参,你都不开,偏偏开个换心,去哪里换?谁肯换?得多少钱别人才肯换?

猫耳朵一听,也不啰嗦,耳朵上塞个什么,就要出去,口里还哼着刚刚诊病时的那歌,阿里戛多,阿里戛多……

可老爷并没有想到要留住神医,我急得追了上去,问神医到底怎么办。

终于,少爷救活了,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萌萌姑娘——老爷说过,只要他能活过来,爱读书就读书,爱娶谁就娶谁。

他要去争取。

这次他是一个人去的。

而且,这次是走的正门。

那个叫老魔猴子的老鸨子被他的气势吓住了,连钱都忘记收了,直接就放了他过去。

持有精神病证明的大荒客也在那里。

他都在那里耗了四五天了——因为萌萌姑娘不肯跟他走。

萌萌姑娘听说徐少爷为了她,都病得快要死了,她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嫁给大荒客?

少爷大步冲了上去,先是给了大荒客一耳光,不待他解释,便拉着萌萌姑娘跑了出来。

老爷是很有钱的,帮萌萌姑娘赎了身,还帮他们张罗婚宴。

本来老爷是看不上萌萌姑娘的,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一次请猫耳朵治病花了这么多钱,要是再有个什么,这钱不是白花了?

少爷就要当新郎倌了,他很高兴。只是意外的,他竟然看起了那些他从来不碰的经商的书——其实也不是看,因为他没翻开,他只是拿着,看着而已。

到了婚期,萌萌姑娘的花娇抬来了,少爷穿着喜服,将她背进了新房。

我看到少爷脸上的笑,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好看。

我第一次见到少爷,就觉得他好看。

少爷掀起了萌萌的盖头。

我一直就好奇,萌萌姑娘长的到底是什么样,让少爷喜欢了这么久?

从揭起的盖头下面,我看到了萌萌那张绝世的脸,真的是美得让女人都喜欢的那种美。

我怎么就没有那么好看呢?

少爷忽然变得很痛苦,痛得弯了腰下去,几乎要趴在地上。

萌萌姑娘急忙问道:“你怎么了?”

“我……我……心痛……心痛……”

“你的心不是换了吗?怎么还会痛?”萌萌姑娘很着急。

“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这时候痛了起来。”少爷疼得直喘气。

我立即泪流满面,因为只有我明白。

那天我追上神医猫耳朵,问她:“我的心可不可以换给少爷?”

我的命本来就是少爷救的,现在我的心已经换给了少爷,我成了鬼,我不会痛,想不到却会痛在少爷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