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阿诺斯的悲伤 > 第七章 聚拢来吧,英雄们

第七章 聚拢来吧,英雄们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u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shuyuewu.net书阅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一个瘦弱的少年,眉目清秀,安静文雅,坐在一块岩石之上。

一块尚未随天地一起凋零的岩石。又或许是因为他坐上去,岩石才没有凋零。

他手握一杖,一根插于脚边的权杖,邪灵权杖。

此杖诡异奇特,充满黑暗、力量与邪恶。杖上有一个可怖的骷髅头,杖身漆黑,盘刻一蛇。

蛇缠杖身,绕过骷髅,昂首吐信,火红。

闪耀着火焰和骷髅的黑色法师长袍,严肃、神秘。

那人见众人过去,起身相迎。

丹·安泽西说,他就是我东瀛的朋友。

我叫岗末·山本次郎,大家可叫我山本次郎、岗末次郎或全名,很高兴能与各位相识。那人说。

画虎嘻笑,可以叫小次郎吗?

当然可以。那人优雅的笑,直若清风,拂过无痕。

众女孩子不禁失笑。

山本次郎拄着拐杖,当先开路。

众人满怀信心,大步而行。

天地,开始昏暗,乌云滚滚,阴风阵阵。

众人并不理会,谈笑风生。

狂风,开始怒吼、呼啸,将众人的衣衬扯得猎猎作响。

众人似乎忘却身怀通天彻地之能,即不抗拒,也不着慌。

画虎见前面山本次郎的长袍亮光闪闪,眯眼干笑,哟,小次郎,你这衣服质量不错嘛。

山本次郎摇头,这与质量无光,只与魔法有关。

哦,是这样吗?

那当然,就跟她们不穿鞋的脚一样。

占尘啊了一声,是说我们吗?我是穷,没钱买靴子,从小就没穷过。

山本次郎摇头,女法师和男法师不一样,她们是不用靴子的。

怎么?鹿仙儿淡淡的说,女法师就不如男法师?连鞋都不能穿?还是连魔法界也在歧视女性?

山本次郎认真的说,鹿姐姐取笑了,你知道的,男法师的脚不如女法师管用,需要借助各种魔法靴来互补。而女法师的脚就是全部,可以决定一切,甚至有脚美的程度决定魔法高低的说法。

其实众人皆知关于神魔两界足形显示魔法高下之说,只是不太确定而已。毕竟,只是听说。

女法师的足之美,本来就胜于任何靴子,无论是做出来的,还是所能想像出来的,乃至超越神魔的界线。

再精致再漂亮的靴子,都无法匹配她们的脚,穿上反而累赘并掩盖本身珠圆玉润的光泽,是以弃之。

至于男女法师有靴无靴之说,众人亦曾听闻,借助魔法靴加强自身,也确有其事。而女法师穿上靴子施展至高魔法时,总是要么与自身相冲,要么存在极大束缚,大为受制。唯有抛开靴子,或直接不穿,方能著显神力,甚至发出超越本身的力量。

四位少年一起回头,去瞧三位少女的脚,但见每一双天足都是纤美秀气,雪白晶莹,美轮美奂。

鹿仙儿神色平静,不予理睬。

星晰却有些难为情,想藏起自己的脚,又找不到地方。

占尘抿嘴说,别这样嘛,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四位少年先后移开目光,安泽西长发飘飞,静静的说,没错,我们的脚虽然不似她们那般管用,可以在将魔法推到无限时,惊动天地,拥有一切神通,但在加持各种魔法靴之后,却可以获得并加强各种不同的、想要的力量。

泥鳅说,是的,我们还需要各种靴子。

安泽西说,会有的。

画虎挠头,狮子头,这个……我呢?好像是穿不上啊。

占尘回眸一笑,放心吧,你也会有的。

画虎咧嘴,是么?太好啦,那你呢?

我?占尘失笑,我又不用靴子……

英雄们在闲聊中,已走过数百里。

风声愈紧,开始前后左右,乱七八糟的怪刮,真是无法无天。

古往今来,从未有在同一时间内刮尽东西南北风的。

天地间,风声鹤唳。

在如此疯狂恶劣的天地间,七位勇士仿佛只是落叶偏舟,那么渺小,那么微弱。

高空乌云里光芒吞吐闪烁,仿佛乌云的眼睛,雷声隐隐,昏天暗地。

山本次郎抬头,仍是那么安静优雅。

闪电,从邪灵权杖的骷髅头中透出,直冲天空,射向乌云闪光处。

这是和鹿仙儿的闪电分裂完全不同的攻击,却强劲可怕。

英雄们的热血登时沸腾。

乌云的亮光隐没,翻翻滚滚,依稀受创。更可怕的黑暗却风起云涌,狰狞变幻,层层叠叠,作势欲扑。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响起音乐之声。

音乐声穿越了时间,穿越了空间,穿越了距离,直动荡天地。

音乐声中,英雄们恍惚见到一个热烈舞蹈的绝世身影。

音乐声激扬奋进,冲击着英雄们的每一根神经,感染了每一个灵魂,影响了每一颗心。

接着一声吆喝,有人大声念动咒语,天地为之变色,群魔惊悚,顿显混乱。

乌云受这一声喝,这一声咒,开始破碎,七零八落,被反吸、倒卷,纷纷缩往远方。

是他们出手了!山本次郎含笑说,双目中竟然泪光隐隐。

众人心情激动,异口同声:是谁?

为我们带来古老魔法的撒尔·罗布特和世上最完美的舞者旦妮·莎莉娜。

他们是什么人?很厉害吗?

那当然,他们分别来自北美和欧洲,都是最优秀的魔法师。

英雄们好奇心起,跟着山本次郎向前疾行。

山本次郎一马当先,所向披靡,凡有小妖小怪靠近,立死。

星晰注意到,这些小怪大多身负重伤,有些甚至已在垂死边缘,再触到山本次郎奇异的力量,哪能抵挡?不死才怪!

她突然想起,在路上,鹿仙儿也曾让近身的怪物自动死亡,而且是未受创的怪物。

那时只有她们两人,鹿仙儿是出于自卫才摧动力量,现在有许多高手和魔法师在,她显然已悄悄收起并隐藏了力量。

可是,那段孤独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吗?

星晰不禁回头去瞧鹿仙儿,始终,她还是相信鹿仙儿的力量。

鹿仙儿微笑,朝她轻轻点头。

星晰心中温暖,欢喜无限。忽然发现,有无数的影像从身前飘过,甚至穿过自己的身体,每个影像千变万化,都在舞蹈,是最激烈的劲舞。每个影像依稀袅娜多姿,风情万种。

星晰伸出手,却无法挽住那些影像,她们和手臂互相穿透,不由惊奇万分。

这是什么?英雄们也都发觉。

这是让所有怪物受创的原因。山本次郎说。

那是……魔法?

嗯,一定是莎莉娜的魔法,大范围的魔法,作用只怕广达方圆八百里。山本次郎若有所思。

方圆八百里?英雄们一惊。

我看不止八百里。鹿仙儿说。

山本次郎点头。

画虎一笑,可以打她试试吗?说着攻出一拳,朝一个美丽的幻影出拳。

山本次郎刚要阻止,已然不及。

扑----

影像破碎,画虎大叫,飞出十余丈外。

啊?这些幻影会攻击我们?占尘一惊出手,然后她也飞出,吐了一口鲜血。

山本次郎疾呼,大家别动!这些魔法是对付怪物的,不是对付我们,只要我们不向她攻击就会没事。

真的么?画虎苦笑。

山本次郎点头,是的,施放魔法的人一定受到极大威胁,才会使出如此大功力、大范围的魔法。我们攻击,不但自身受损,也会影响她专心迎敌,所以大家别干扰她。

星晰看着铺天盖地、漫天飞舞的幻像,欣赏之极,她从未见过这般强烈、神妙和绚丽的魔法。

鹿仙儿一脸愕然,亦满是惊奇和诧异。

山本次郎说,还好这里是魔法的边缘,魔法已经极弱,要是靠近中心,你们的胡乱攻击,恐怕早就没命。

星晰又惊又喜,你说再靠近,会更强?

山本次郎点头,那当然,而且强得可怕。

鹿仙儿淡淡的说,如此说来,果然不愧是最优秀的魔法师。

山本次郎说,她一定知道我们的到来,大家除了可以攻击怪物之外,不要盲目出手,看看能否帮到她什么。

英雄们一起答应,在激扬奋进的音乐中昂然前行。

每一颗心,每一个灵魂都激动起来,热血强烈沸腾,随着音乐舞蹈而沸腾。

星晰问,音乐声也是魔法?

山本次郎说,是的,音乐和她的舞姿一同响起。

那是什么舞姿?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可以感天动地,荡尽群魔的舞姿。

英雄们越行越快,开始如风一般飘行。

路上很难见到怪物,偶尔有一两只,而且是比较大的,也是没能看清,便幻灭消失。

好厉害的魔法,好厉害的攻击!

那些热烈舞蹈的身影,愈接近愈感到强劲灵动,仪态万千,音乐则愈加激越震撼,动人心魄。

突然间,一切消散,云淡风轻,晴空万里。

因为怪物已尽,千里之内。

然后,英雄们见到一个美丽的女子,那么明朗、那么灿烂、那么耀眼,仿佛巨星的风彩。

大家好,我终于等到你们。旦妮·莎莉娜爽朗的笑,多么明艳动人。

鹿仙儿盯着她,惊奇的眼神带着欣赏和诧异,她同样惊于莎莉娜的美。

她们的美是截然不同的,她的美在于安静和清冷,莎莉娜的美却是热烈和阳光的。

哟,美女,你是那国的?画虎狮子脸上的表情大伙虽然不太弄得明白,但他眼里的惊奇却是人人瞧得清清楚楚。

我来自欧洲,是东方和西方的混血儿。旦妮·莎莉娜神采飞扬,波浪般的柔丝轻轻飘动。

原来是混血儿,难怪这么漂亮。画虎呵呵的笑。

大伙儿一起失笑。

山本次郎说,她是最优秀的魔法师,当世最完美的舞者。

是么?画虎啧啧称奇。

是的。山本次郎说,她不是明星却是明星,不是舞者却是舞者,本来可以轰动全世界,但她不喜作秀和哗众取宠,而且常自躲开虚华者对她美的追求,所以世人大多不认识她,只是她拥有的魔法,使她名扬魔法界。

鹿仙儿淡淡的说,一个优秀的人,一个优秀的魔法师,本来就应该这样,不去哗众取宠和矫揉造作。

莎莉娜回头,两人相视一笑。

山本次郎点头说,的确应该如此,只是这个世界优秀的人太少,优秀的魔法师更少。

鹿仙儿不以为然,画虎却哈哈大笑说,好像有点道理啊……

占尘吐吐舌头。

星晰莞尔轻笑。

安泽西摇头。

泥鳅只看着自己的剑,若有所思。

陡然间,万里晴空显出一张巨脸,挣扎撕咬,仿佛竭力想从某种束缚中挣脱,随即隐没不见。

天地间,陡现一个浩瀚广大的场面,无数魔怪正在混战,昏天暗地,乱成一团。还好声音不是太吵,仿佛经过消声处理。

欢迎回来!莎莉娜微笑,朝群魔中间一位蓝眼棕发、学生模样的少年招呼。

那少年含笑点头。

画虎惊奇,这咋回事?哪儿冒出来的?

莎莉娜爽朗的笑,他把自己和群魔封在别的空间里交战,现在才回来。

占尘好奇的瞅着那位蓝眼少年,咬着嘴唇,低声问,他拿根筷子做什么?

画虎哈的一笑,大姐,有点专业水准可好?那不叫筷子,叫魔棒。

占尘粉脸通红,娇嗔,人家不知道才问嘛,干嘛这样?

众人哈哈大笑,也实在有点想不通,这小女巫竟然不知道魔棒?

那少年往众人走过来,笑着说,我特意来找你们。

数个怪物向他聚拢,但见魔棒上光芒一闪,两只大灰熊在他脚边浮起,迎上怪物。

少年走到大伙面前,闪烁的魔棒往后一指,筑起一道水晶高墙,拦住群怪。

水晶高墙流光溢彩,宛若活的,绝美剔透,但对魔法界来说,实不足为奇,众人只是惊于它的功效。

画虎眼睛发直,兄弟,哈利·波特是吧?

那少年一呆,不是,撒尔·罗布特。

需要帮忙吗?莎莉娜甜美的笑。

撒尔·罗布特摇头,不用,谢谢。原来你比我快很多,我们同一时间对战的妖魔鬼怪。

莎莉娜轻笑,可你省事啊,自己不用出力,召唤灵兽为你战斗就好,多潇洒。

谢谢!撒尔·罗布特一笑,然后转过身来,你是星晰吗?你好!

星晰一怔,你认识我?

我见到你与魔王的战争,你不屈服!你的精神和意志感动了我,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已见到你的战争和坚强。

星晰轻轻的说,是吗?谢谢你。

我为你而来。罗布特说。有人指引我来找你。

星晰呆得一下,有好多事情她并不明白,但她也不多问,只点了点头,温柔的笑。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