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专属诡异游戏 > 第27章 泰莎的梳妆镜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不过,镜子女巫的依附之物……

“会是镜子吗?”岳紫夕迟疑了片刻,“镜子女巫应该会躲在镜子里吧,可世上镜子这么多……”她突然停住了。

看她的样子,似乎想起了些什么,谢承不由问道,“怎么了?”

“如果你的推测是正确的,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岳紫夕道,“你知道克兰斯蒂吗?”

“欧洲最出名的拍卖行?”

“嗯。”岳紫夕点点头,“今年的克兰斯蒂百年庆拍卖会上,卖出了一件天价西洋古董镜,据说它曾是黑女巫泰莎的梳妆镜,而且时间对得上。”

与易洲的灵能传说相似,魔法与巫术也在西方的众多古籍中留下了神秘的传奇色彩,这在《天地古史》中同样有记载。

而黑女巫泰莎可以说是中世纪最强大的女巫了,她死后的所有遗物都由巫法局保管,梳妆镜是其中之一。

只是半年前,巫法局遭窃,一众物品被盗,没多久“泰莎的梳妆镜”便被一神秘人委托给了拍卖行。由于逝者遗物的保护权百年后自动失效,拍卖行接下了这个委托,并决定大宰一笔。

这不,泰莎的梳妆镜最终以3亿6千美元的天价被一易洲富豪拍下,此事还连着三天上了互联网热点,引发了一段时间的巫法热潮。

所以此刻岳紫夕一提,谢承很快想起了这件事,道,“确实值得探究,但我们并不知道它被谁拍走了。”

“我知道。”岳紫夕深吸了一口气,“它被陈士枚拍去了。”

“……谁?”

陈世美?是他想的那个陈世美吗?

“我妈一同学。”岳紫夕却道,“他们家是专门做古董买卖的,他儿子……算了不提也罢,早些时候我们家佣人说,陈家送来了一面镜子,我还没往那方面想,可我现在想,他们送来的那面镜子,不会就是泰莎的梳妆镜吧?”

“如果是这样,那陈家出手够阔绰的。”谢承想了想,道,“眼见为实,我们最好回去一趟,看看陈家送来的那面镜子是不是就是泰莎的梳妆镜。”

一听这话,岳紫夕顿时迫不及待道,“好,我们现在就回去。”

谢承却顿了顿,“那你朋友……”

岳紫夕沉默了片刻,道,“只要把镜子女巫的源头解决了,一切的悲剧都会结束,她才能好好的。”

包括她自己,也才能好好的。

谢承点点头,明白了。

回到岳家,客厅内只有几个佣人在打扫,先前那个女佣见他们回来,很惊讶地迎了上去,“小姐,你们回来了?”

岳紫夕直入主题,“陈家送来的那面镜子放哪了?”

女佣回答道,“在阁楼。”

岳紫夕当即道,“带我们过去。”

“是。”女佣虽然心有不解,但还是带他们上了阁楼。

阁楼是典型的复古木屋风格,开了一面天窗,尖形的吊顶垂着一盏水晶灯,依墙而建的柜子上罩着一块块长白布,布上没有灰尘,显然也是经常打理。

女佣走进阁楼后,拉掉了最近的一块长布。

“哗”的一声。

一面看着就很复古的椭圆长镜呈现在了他们面前。

这面长镜斜靠在柜子边,大理石的基底,西洋式纯黄铜錾刻花式相框,镜面的质感很冷,又莫名透着一股子神秘的气息。

“是它吗?”

虽然岳紫夕对泰莎的梳妆镜有所耳闻,但也只是在网上见过它的素描照,拍卖行并未泄露有关它的消息,也未曾将它的照片放到过网上,所以她只能求助于谢承。

“是。”谢承却很肯定地点下了头。

与岳紫夕不同,他在《天地古史》中见过“泰莎的梳妆镜”的全方位照片,因此他一眼就认出来,眼前这面镜子的样式,与泰莎的梳妆镜一模一样。

就是它没错了。

“不安好心。”旁边,岳紫夕烦躁地捋了捋长发。

谢承看了她一眼,见她咬牙切齿,对陈家颇为不满的样子,不由道,“他们应该是不知情的。”

且不说会不会有人花大价钱买阴灵行凶,光是陈家把镜子送出去这一手,就绝不可能是幕后黑手。

否则他们应该将镜子秘密藏好,不被任何人发现才对。

岳紫夕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只是,她依然有些不忿,“没事给我们家送镜子,谁知道安的什么心。”

谢承心想,不是您老把家里的镜子砸了吗?人家听说后把天价古董镜送来,分明是讨好行为啊。

再结合她刚才那一席话,妈妈同学的儿子……不提也罢?

嚯,情感纠纷呐!

谢承的心中顿时有了猜测,却是走到长镜前,沉吟了片刻,对着镜中的自己叫道,“镜子女巫。”

一听他叫“镜子女巫”,岳紫夕顿时紧张了起来,“你在做什么?”

“不把她召唤出来,怎么解决?”谢承淡淡地回了一句,又继续叫道,“镜子女巫。”

第二声刚落,明亮的镜面忽然有点暗了下来,镜中的“自己”表情也变得有些木讷。

来了。

谢承心里有了数,继续叫了第三声,“镜子女巫。”

这一声话音落下,镜中的一切似乎凝滞了——“自己”直勾勾地盯着镜外的他,连旁边的岳紫夕和女佣都不动了。

岳紫夕离得近,发现这一异常后,顿时大骇,“这……这是怎么回事?”

她在说话,但是镜中的她木木站着,连嘴巴都没张一下。

一旁,女佣也震惊地捂住了嘴巴。

谢承看着镜中的“自己”,问她们,“知道《白雪公主》的故事吧?”

白雪公主?

话题跨度太大,眼前的景象又比想象的还要诡异,岳紫夕的大脑迟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

岳紫夕稍许冷静了一些,道,“知道,怎么了?”

谢承道,“你就把它想象成故事中的魔镜,最终把恶毒的皇后永远关起来了。”

岳紫夕不由地回想了一下《白雪公主》的剧情……魔镜把皇后关起来了?

她有些疑惑,“……有这回事吗?”

“没有。”谢承却是一笑,“我现编的。”

“……”

岳紫夕被噎了一下,不禁莫名其妙地看向他。

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谢承的侧脸,五官线条柔和,眼角稍翘,皮肤稍稍偏黑但很好……很奇怪,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她不觉得对方长得有多帅,只觉得是个气质偏冷的人,可现在却觉得对方的五官透着精致,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奇妙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