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专属诡异游戏 > 第14章 禁咒轮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刚才轻车熟路地回到花神庙,神台上的戏服已经不见了,想来是被那老板拿走了。

不过,他的目标本就不是戏服。

他原本就觉得古怪,如果他从工作室里抱出的那件戏服是花神凭借,那么骷髅身上披的那一件又是什么呢?

那名女艺人对氏神的一番科普给了他确信。

那件红色戏服,只是障眼法。

最终,他拿走了没被吹灭的红烛,点燃了那具骷髅,等到骸骨上的黑色污浊尽被烧毁,才用角落的经幡把火扑灭。

随后去了院子的角落,又点着了那截近乎枯萎崩裂的树墩。

他就瞧着树墩在火中破裂,腐朽的树根蜷成焦炭,又在火中诡异地燃烧殆尽。

这个过程中,楼小姐始终没有出来。

而他把火扑灭后,装模作样地一路狂奔,大声呼喊救火。

倒也不是缺德,而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他和那女艺人刚去了花神庙,晚上神像和树墩就被烧毁了,无论如何掩饰,老板也会猜到是他们搞的鬼,倒不如把事情闹大,引起有关群体的注意。他有预感,那老板身上有见不得光的秘密,一旦引人注意,他疲于遮掩,便没有精力找他的麻烦了。

只是苦了那个小卖铺的老板了,不知道要应付多少人……

如果下次再去城隍古镇,他一定会记得多买瓶水的!

谢承回到家,已经凌晨二点多了。

家里很平静,一如他走前那样。

他掏出了藏在裤袋里的红烛,随手放到了桌上,然后把手机充上电,从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坐到床上,慢慢喝了起来。

大概是放松了下来,他感到了疲惫,也有点恍惚。

之前做任务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想想,今天遇到的事……还真是像做梦一样。

氏神……这世上还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啊。

缓了片刻,谢承放下矿泉水,拿起充电的手机,上网查了一下城隍古镇的花神庙。

网上关于这座花神庙的信息量很少,他换着关键字,查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篇相关记录。

原来,城隍古镇的那座花神庙,曾经花团锦簇,香火旺盛,前去祈福的人不少。但几十年前,花神庙遭逢战火,入侵军将花神庙掳劫一空,还砍掉了院子里最大的桂花树,那棵桂花树据说已有千年光景,遭到砍伐后,花神庙整个烧了起来,不仅入侵军无一活口,前去阻拦入侵军的义士也全都烧死在里面。这场悲剧过后,有人说庙中花神已恨极了人类,遂无人敢再去朝拜,当地人更是请来了德高望重的佛门圣僧,那些贴在花神庙墙上的符纸,正是用来化解花神仇怨的渡化符。

看完这篇文章,谢承的心情有些复杂。

他想起了那截树墩。

还有紧紧缠绕在树墩上,仿佛不甘放手,执拗把它救活的黑铁丝。

生命,有时候就藏在这些盘根错节的树根里面啊……

冷不丁的,谢承的心里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当当!

忽然,手机响了,又是彼岸众服发来的讯息——

【恭喜[用户c8612]成功取回样品[摇曳的红烛],经任务调动,你的主播账号将在十八小时后自动开启直播,届时直播间购物车中将上架三支[摇曳的红烛],卖出一支便可升级会员权限,开启惊喜大转盘。为方便主播带货,现已将[摇曳的红烛]详情发出,可点击链接查看。】

【同时,彼岸众服对未能及时检测到区域异常感到诚挚的歉意,特送上《天地古史》一本,作为补偿。】

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谁会来敲他的门?

谢承神色一肃,放下手机,谨慎地走到门前,问了句,“谁啊?”

门外没有回应。

想着自己有护身符傍身,谢承打开了门。

然而,门外没人,地上却放着一个纸箱。

没贴单子,但箱子上画着一株曼珠沙华。

谢承不由探出头,左右看了一眼,走廊里静悄悄的,一片幽然昏暗。

没看到人,他只好把箱子抱进了屋。

还挺沉!

谢承后脚跟踢上门,把箱子放到了桌上,拆开一看,居然是一本厚厚的烫金书,封皮上写着四个大字:《天地古史》。

不是吧?这么快就到了?

谢承有点疑惑。

先是什么“检测到区域异常”,再是秒送到家的快递箱子,这公司该不会……

不是人开的吧?!

唉,上了贼船啊。

谢承默默吐槽着,心里却也没太多意外,翻了几页《天地古史》,发现里面收录的不仅有阴灵妖兽等天地万物,还有从古至今的灵能教派,包括易洲之外的资料,也条分缕析,详细在册。

简直是一本巨细无遗的“世界背面”百科大全。

谢承有了兴趣,翻着翻着,忘了时间。

这本《天地古史》里收录的事物,不是零星的信息碎片,而有着非常清晰的时间脉络。

譬如氏神。氏神不是氏族凭空想出来的,而是最古老的一种灵能之士——禁咒师将流言散播到氏族之中,氏族奉为神的旨意,这才出现的。并且书中说,禁咒师乃灵能众教中最可怕的存在,禁咒道以咒语控制一切事物,更能驱使鬼神,神使役法。

让谢承惊讶的是,这些插图中,禁咒师所画字符,竟与他护身符上的符文非常相像!

然后等他继续往后翻,这种惊讶就变成了震惊。

书中出现了这块护身符的样子,并称它为“禁咒轮”。

原来,灵能众教,必先择道而入,方能成为灵能之士。但这“道”,却有难易之分。

要想成为禁咒师,必先入禁咒道,可入这禁咒道,说难不难,说容易,却也绝对不容易。

因为入禁咒道,需要一个凭借,相当于“通行证”。

这个通行证,就是禁咒轮。

禁咒轮的由来,书中没有写,只是说,它蕴含无尽知识与永恒神法,这是禁咒师成为灵能众教中最可怕存在的原因。

可惜,禁咒轮是认主的,几乎无法传承,被它认可的禁咒师一旦死亡,它也会随之自毁殉葬。而世间禁咒轮的数量是有限的,因此禁咒师的传说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历史所知的最后一任禁咒师曾经将所习禁术、神法传承下去,可惜后学之人缺少禁咒轮,修习不得要领,只得另辟蹊径,遂衍生出了阴阳道、法道、奇门道……等百道,其中以修习阴阳道的阴阳师最负盛名,只是直至今日,阴阳道也半入了土……

这么看,禁咒师说是后世这些灵能师的祖师爷也不为过啊。

谢承默默地搓了搓手,心情有些激荡。

时间过得很快,等谢承津津有味地把《天地古史》翻完,带着全新的世界观抬起头,才发现天色已然大亮。

而他,早上还有两节课。

……

谢承毫无负担地睡了两节课。

这一觉,大抵是昨夜乱七八糟经历了太多,他睡得不太安稳。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似乎刚刚得知爸妈卷款潜逃,心中充满了愤怒不甘,他恶毒地诅咒他们不得好死,然后去法院大闹了一场,被强行塞进铁窗冷静。他出来后,内心依然痛苦不平,却在这时,一张模糊的面容突然闪到了他面前,光影失了真,声音也像模糊在遥远的影子里。

只听到她说,“我在波旬等你。”

然后谢承就醒了。

下课铃声响了。

看到周围晃动的身影,他有一瞬的茫然。

直到涌入耳朵的嘈杂、笑闹声落了实,谢承的意识才回了炉。

是了,他在学校里。

刚才做的那个梦……

谢承揉了揉眉心,觉得实在太离谱了,他怎么可能诅咒爸妈去死呢?虽然他的心里是有些怨言,但他更希望他们回来,一家团圆。

他现在拥有逆天的禁咒轮,还有打钱大方的彼岸公司,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谢承暗暗攥紧了手。

他很快就能还清家里欠下的债务,到那时……等爸妈回来,他一定会挺起胸脯,对他们说,瞧,你们不务正业了十八年的儿子也可以替你们分担,也可以做得很好!

一定!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