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小说 > 铁骑之虎啸狼骑 > 第九十六章 别京师

第九十六章 别京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u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shuyuewu.net书阅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大燕肃正二十年春,肃正帝旨意颁布天下。令远东大督护司马炎固守梅琳楚河,阻止东戎南下。调镇北军进驻红石山,修筑防线做为司马炎后盾和战略支撑。征调冀州流民修筑边墙,所需粮食物资由当地供应。在这些旨意明发天下之后,接着的是一道太子侍读牛天赐代太子殿下巡视远东、熟悉军略的旨意。这道旨意一发出,群臣尽皆哑然。有些人猜测这个牛侍读怕是得罪了陛下吧,咋给踹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巡视远东熟悉军略,听着气派不小,仔细一琢磨,感情啥职务都没有。也就是说,到了那人家让你当官你就当官,让你当兵你就当兵,让干啥就得干啥。这不是被贬出京城还能是啥?很多人暗暗叹息,可惜了牛天赐这个少年才俊了,好好在东宫忍几年,等熬到太子登基,那最次也是一部侍郎吧。这牛天赐也不知触了啥霉头,一下子被踢出权力中心,看来今后想要有出头之日还真是难了。

李克一伙人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也就罢了。黄埔松等人居然也是如此状态,仿佛牛天赐这个人是可有可无的。牛天赐领旨谢恩之后,看着众臣的表情心中哭笑不得。难道哥的存在感就这么差吗?行,你们一个两个擦亮双眼都给我看着,哥一定亮瞎你们的双眼,让你们提前患上老年白内障。

看着走出大殿的牛天赐,特意上朝来的赵振,盯着李克不眨眼。那意思是在问:“怎么和你说的不一样啊?”

李克隐晦的指了指肃正帝,那意思是说:“陛下安排的,我也没招。”

赵振看着龙椅上夸夸其谈的肃正帝,还有大殿中千姿百态的众臣很想大喝一声:“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把老夫当傻子吗?”

牛天赐的家门前如今都能养鸟了,对这些牛天赐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大哥是这样,王猛就更没啥舍不得的。这家伙现在可高兴了,成天喊着:“打仗啦。杀蛮族啦。”战争狂人的本性暴露得淋漓尽致。

哥俩收拾收拾带好一切用品,只赶着一辆马车走出家门。其实哥俩带的东西不少,要是用车拉的话,怕是百十辆也拉不完。只不过因为牛天赐的原因。根本用不着而已。管家牛卧槽亲手套好马车,把缰绳交给自己的儿子牛忠。这小子要死要活的非得跟着天赐哥俩走,卧槽两口子一商量也就同意了。牛忠能跟着家主没准将来还能混出个摸样来,好过在这京城里瞎混。

温柔儿送出家门,哭的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天赐把一只玉簪插在温柔儿的发髻上,又轻轻拭去柔儿脸上的泪滴。温柔儿双手捧着天赐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脸上。那依依不舍的样子,让天赐心里又是甜又是疼。

“柔儿,今后要多加小心,家中的事多和卧槽商议,他是可以信任的。师尊那里你替我多照顾,你每天去看看他。你代我尽孝,这份情等我回来再好好报答你。”

“郎君放心,柔儿定会每天探望师尊师母。柔儿会照顾好他们的。这本是柔儿的本分,郎君不要说报答的话。柔儿只求郎君平安,早日得偿所愿。柔儿希望郎君不要忘记,你在奉天还有个家,还有柔儿在等你。郎君~~~~。”

天赐把柔儿拥进怀中,温柔的亲吻着柔儿的脸。柔儿乖乖的依偎在天赐怀中,两只手紧紧环住天赐的腰不愿松开。

“大哥、嫂子,时候不早了。”

王猛语调少有的温和,他也不忍心打断这对有情人。

“郎君去吧,柔儿祝郎君、祝三叔一帆风顺。马到功成。”

柔儿跪倒在地施以大礼,这是大燕的规矩。将士出征,妻子需在家门前行大礼饯行。表示夫君为国征战,妻子在家中担起敬老爱小。维持家业的责任。也代表着妻子对丈夫的承诺,承诺在家中恪守妇道,等待丈夫的归来。牛天赐扶起温柔儿,庄重的拱手一礼。

“柔儿,多多保重,等我回来娶你。”

温柔儿站在家门前看着渐渐远去的心上人。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但是她心里却充满甜蜜,因为天赐已经答应要娶她了,有天赐这个承诺就足够了。

十里长亭外高辟疆、司马长风领着几个和天赐要好的将门子弟,孙不悔带着十几个国子监的监生等候天赐哥俩。除了他们之外,龙兴荣和燕承宇一家也在。

龙兴荣和燕承宇正在等着牛天赐。一杯水酒递到牛天赐手中。

“大哥,小弟祝你此去一战成名,早日得胜还朝。到那时你我兄弟再把酒临风,笑傲天下。大哥请满饮此杯。”

牛天赐一口喝干杯中酒,用力抱了抱龙兴荣。他们俩都不知道,这个拥抱是这一世兄弟俩之间的最后一个拥抱。

高辟疆、司马长风和孙不悔等人齐齐躬身施礼。

“我等祝天赐兄此去大展宏图,早日建功。”

高辟疆、司马长风抽出长刀,引吭高歌。

“秦时明月燕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狼城飞将在,不教虏马度红山。”

歌声激昂,催人奋进,少年壮志,喷薄而出。牛天赐和王猛也拔出佩刀高声相和,歌声回荡在长亭外的官道上,久久不散。

天赐和王猛跪在燕承宇面前。

“恩师,弟子此去定不忘恩师教诲,定会让恩师以弟子为荣。”

燕承宇虎目含泪,只摆了摆手便转过身去。龙弄月把一大包换洗衣物和干粮水袋交给牛天赐。

“天赐,早去早回,多多保重。实在不行就给师母来信,师母必会求皇兄召你回来的。”

“弄月,不可胡说。”燕承宇低声的说了句。龙弄月流着泪抱住牛天赐,她是真的舍不得牛天赐走。

“师母保重,天赐还会回来的。”

“哥哥,抱抱。”燕娇娆扑进牛天赐怀里。

天赐抱着燕娇娆,不停的在她的小脸蛋上亲吻,燕娇娆咯咯咯的笑着,搂着牛天赐的脖子不撒开。这番情景让龙弄月很是高兴,这说明牛天赐是喜欢燕娇娆的。这就好,这就好。龙弄月打算回去以后就找皇兄去。

即便再不舍也终究要分开,牛天赐跨上赤炎催马奔出去。他怕再不走自己会哭出来,身后娆儿那稚嫩的声音还在不停的叫着:“哥哥。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娆儿想你怎么办呀?”

这一声声呼唤就像在天赐心上拴上了一根绳子,让他从此对奉天城有了牵挂,而且让他牵挂的还不止一个。天赐不再多言,翻身上马拱手作别。走出没多远,只听身后传来监生们整齐激昂的声音。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苍山府的城门前热闹非凡,城门内外人山人海,因为今天是一个好日子,特别特别好的日子。苍山府从上到下都在热切的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何尚不时的抬头看看太阳,掐算着时辰。而风狂早就领着一帮弟子跑到十里以外的地方去了。

“怎么还不到哇?是今天吗?不会记错了吧?”春娘焦急的问着。

“娘,不会错的你今天肯定到,不信您问我大嫂。”

周孝贤从春娘手中抽出袖子。唉,娘也真是的,刚换的衣服又给弄皱了。你看人家就不着急,周孝贤瞟了一眼坐在路边亭子里悠闲地品茶的周如海、袁崇和范进那几个人。要说还是袁媛镇静。当家媳妇的威仪的确不是盖的。你看家里的那些仆人,都被她支使得扫了十多遍官道了,孝贤都觉得这青石板铺就的官道薄了一层都。

一声尖厉的啼叫从空中转来,唰的一声一只半黑半金的大鸟从空中俯冲下来,扑闪着翅膀落到周孝贤身上。

“回来了,你们看。”

官道上隆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当先两匹快马跑到近前,正是牛天赐和王猛。城门内外一片欢呼,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跳下马来的牛天赐。

“大哥~~~~。”周孝贤一个箭步冲过去扑进牛天赐怀里,兄弟俩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王猛看着涌过来的人群。看着一张张笑脸,家的感觉从心底里升起来。他猛地擦了一把眼泪,一把将牛天赐和周孝贤拢进怀里,抱的紧紧地。

“我说老三。你能不能小点劲呀,你想勒死你二哥吗?”

周孝贤一下下的捶着王猛的前胸,哥仨笑成一团。牛天赐紧走两步噗通一声跪倒在牛大壮和春娘面前。

“爹、娘。天赐回来了。”

牛大壮两口子连忙掺起天赐,春娘搂着比自己高出不少的儿子哭成了泪人。牛大壮在一边劝着春娘,这么多人在等着呢,一会回家再哭不迟。春娘这才放开天赐。不想转过头来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半截黑铁塔一样的王猛。听着王猛管自己叫娘,春娘一把抱住王猛儿呀肉呀的又开始抹眼泪。王猛长这么大第一次叫娘,压在心中的苦楚瞬间爆发出来,裂开大嘴痛哭失声。这娘俩哭的是震天动地,也让周围的人感动的落泪。

天赐转身来到楚如玉面前低声说到:“我回来了。”

楚如玉将天赐搂进怀里,儿子长的这么高了,已经成了男子汉。再也不像当年那个襁褓中的小肉团了。

“唉”。一声叹息传来,慌得楚如玉连忙放开天赐。娘俩转头一看,只见范进站在身边,满脸的怜惜。

“天赐拜见师伯。”

“起来吧,随我去拜见你师祖。如玉,打扰了。”

天赐逐一拜见了周如海、袁崇和苗有道以及那些熟悉的叔伯们,又向他们介绍了王猛,众人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周如海大手一挥。

“我们回家。天赐,回去后师祖有件事要和你说。”

牛天赐牵着袁媛的手,走进城门。

“立正!敬礼。”

一声嘹亮的口令传来,五百府兵齐刷刷抽出长刀,整齐的击打在盾牌上。天赐松开袁媛的手,右拳击胸还礼。如今的卧牛镇团练已成为一支精锐部队,五百人的队列如同刀裁斧削一般整齐。站在队列前一股彪悍之气扑面而来。这五百人是苍山府府兵中的精锐,其中九成以上是参加过剿匪和卧牛镇保卫战的老兵。尽管这五百人的平均年龄比牛天赐大不了多少,但把他们称为老兵是当之无愧的。

“兄弟们,我回来了。我将带领你们奔赴远东,平灭蛮族。你们将和我一起。在祖先的战旗指引下英勇奋战,扬我大燕国威军威。你们的英名将永载史册,大燕的荣耀将由你们来继承。兄弟们,从此以后我们将风雨同舟。生死与共,不离不弃。一切胆敢阻挡我们的敌人,必将会在我们的刀下颤抖。龙旗所指,山崩地裂,长刀所向。敌酋披靡。我的兄弟们,我的战友们,让我们为这即将到来的一刻欢呼吧。大燕万胜,燕军威武!”

“大燕万胜!燕军威武!牛天赐!牛天赐!牛天赐!”

袁媛崇拜的看着天赐,一双小手紧紧抱在胸前。

“天赐哥哥越来越帅了,媛儿好喜欢~~~~。”

书房里天赐一把拉住围着自己嗅来嗅去的袁媛,在她的****上轻轻打了一下。

“闻啥呢?一身的汗味很好闻吗?”

“嘻嘻,好闻。再让我闻一下。”

“呵呵,你那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告诉你吧,给你留着呢。别勾引我啊。火大着呢,当心引火烧身。”

“烧吧烧吧,师祖都说了要我俩定亲呢。反正早晚也得烧,不如现在就烧吧。我就是要抢个先,以后不管是谁,都是吃我的剩汤面,想想就霸气。哈哈哈哈。”

这还了得,这必须家法伺候。天赐虎躯一振一把抱过袁媛横在腿上正要施行家法。不想门口有个声音传进来。

“天赐兄长在吗?小弟苟翔飞拜见兄长。咳咳,若是大哥不方便,小弟改日再来也行。”

袁媛和天赐慌乱的站起身来互相整理衣衫。看着天赐慌乱的样子。袁媛笑得浑身直颤,天赐一愣旋即也被逗得哈哈大笑。

苟翔飞迈步走进书房。

“翔飞拜见兄长。哦,嫂子也在,拜见嫂子。”

“使君。咱俩你是兄长,为何变成了我?”

“这个嘛,嗨,别管那么多了,反正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哥。大哥~~~~~~。”

袁媛笑着跑出书房,话说她还真没见过管比自己小的人叫大哥的呢。袁媛一出门就看见周孝贤撅着屁股。趴在王猛房间的窗边。袁媛蹑手蹑脚走过去,孝贤赶紧回头示意她小点声。姐俩侧耳细听只听屋里田翠在磨叨。

“猛子哥,咱们家有地了上百亩呢,还有好多的牛羊,以后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猛子哥~~~~,你咋不说话呀。”

“翠儿,你这身衣服又露胳膊又露腿的,和京城中霓虹楼的姑娘们一样好看呢。”

“猛子哥~~~~~,霓虹楼是什么地方呀?”

“呃,这个。哦,大哥说那是一家戏园子,每天都演戏,回头带你去看哈。”

“哦,猛子哥~~~~,我这么打扮是不是比那个红蕊好看呀?”

“嗯,比她好看多了。呃,你咋知道滴?”

“哼,今后不准去那里,想看跳舞回家我跳给你看。你敢再去,我就,我就,我就不---理----你。记住没?”

田翠的小手在王猛的大光头上戳呀戳呀戳,王猛低着头不敢反抗,任凭田翠施暴居然还咧着嘴傻笑。这一幕看得周孝贤之嘬牙花子。

“姐,老婆这玩意儿实在太可怕了,我可不可以不娶老婆呀?”

“不行,就你这祸水样儿不娶老婆哪行?为了将来你少祸害小闺女,姐姐决定给你找个厉害的。哼哼。”

周孝贤一屁股坐在地上不住地踢腾腿。

“要死了要死了。大哥,这回我无论如何也要跟你一起出去。你敢不带着我,我就把自己吊在门前松树上,我保证这回是大头朝上。”

姐姐加嫂子的尊严岂能触犯,袁媛拎着周孝贤的耳朵就是一顿骂。这热闹的场景被春娘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这家总算是热闹喽,想想将来满地跑着胖小子胖丫头的情景,春娘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