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三国之武魂通天 > 第七十一章白马寺来人

第七十一章白马寺来人

    (新书拜求收藏!拜求推荐票。)

    秦不疑和众人离开弓弩的制造坊,朝着城外的一处空旷之地走去。

    无数匠人正在这里赶制攻城器械,尤其是一架架巨大的投石车。

    这种投石车是后世的回回炮,威力更大,远胜于这个时代的投石车。

    在投石车旁边是一桶桶猛火油,也就是后世的石油。

    石油的大规模运用是在宋朝,如今投射用的火球大都是用烈酒来点燃,极为损耗粮食。

    “主公思路精巧,许多器械都是前所未见,相信可以打晋阳守军一个措手不及。”沮授笑了下道。

    秦不疑微微敛色道:“攻城器械虽精良,可是晋阳城高且坚,四周又有雄关扼守,不能小觑。”

    说道这里,秦不疑的目光望向了远处的晋阳城,眼神内满是炙热之色。

    只要自己夺取晋阳城,就可以得到一块真正的根据地,有了窥伺天下的根基。

    晋阳城位于晋中盆地。

    其东依太行山,西接吕梁山,北起黄寨的石岭关,南至介休的绵山镇。

    东西两侧以断层崖与山地相接,加上汾河,是三面环山的险要之地,自古有锦绣之城的美誉。

    只要固守住石岭关和绵山镇,晋阳就固若金汤。

    秦不疑收回了目光,对着沮授道:“沮授先生,匈奴人如今在做什么?我们进攻晋阳的时候,会不会出兵?张扬如今又在做什么?”

    秦不疑扫了下这些攻城的器械后,转身对着沮授问道起来。

    他必须夺下晋阳,但是也不能轻视匈奴人。

    这于夫罗南下,几乎带走了草原所有的青壮和精锐骑兵,如今又劫掠了大量的物资,其兵锋越发强盛。

    历史上董卓迁都长安,一面是被关东诸侯逼迫,另一面也是忌惮匈奴人和白波军。

    秦不疑可以在战略上蔑视匈奴人,但是不能在战术上轻视他们,狮子搏兔尚且用尽全力,何况自己要面对的还是一头饿狼。

    沮授立刻道:“匈奴人和白波军劫掠河内郡,威逼洛阳,天下士人大怒,董卓也感觉到了威胁。

    于是派遣了其女婿牛辅率领十万大军讨伐他们。

    如今匈奴人和白波军被逼联合起来,在河内敖仓一带抵挡牛辅,一时间无法回顾晋阳。”

    沮授说道这里,思忖了下道:“张扬蜷缩在晋阳城不出。

    他忌惮匈奴人的兵马,所以固守的时候,也不断加固城墙,派遣兵马固守石岭关和绵山镇。

    我们若是强攻,必然不利。

    不过张扬此人虽有勇武,但是为人跋扈刚愎,对下属极为苛刻,使得麾下士卒怨声载道。

    我打听过其部下左校尉杨丑和其素有恩怨,被其打发到了石岭关,我们或许可以用重金贿赂杨丑,打开石岭关,只要石岭关打开,我们就可以直指晋阳城,甚至可以调动汾水和晋水灌城。”

    沮授最后的话语变得极为阴冷。

    秦不疑看了下沮授,眼眸内泛着一丝异色道:“嗯,先用计。我要以晋阳为根本,不可灌水毁城。”

    徐庶在一旁也淡淡道:“沮授先生这个法子也是不得已用之,不过日后我们夺了晋阳,必须再梳理出一个河渠,用来防备他人使用。”

    就在这个时候,典韦大踏步走了过来。

    “主公,白马寺来了两个雷劫高手和十八个九品高手。”

    秦不疑眼神一喜,对着徐庶和沮授笑道:“来的倒是快,我们去看看赤霄剑是何物?”

    此时城主府外,数百蛮人将这十八个月牙僧看守着。

    府邸内,陌刀营冷冷的望着两个雷劫高手。

    这两个雷劫高手,一个是穿着大红衣衫,身材扭动如蛇的女子。

    这女子手臂上一头青色的小蛇轻轻扭动,吞吐蛇信,冷冷的扫着四周。

    在这女子旁边是一个身形巨大的和尚,双臂抱着一个剑盒冷冷的站着。

    秦不疑走进来的时候,望着两人,忍不住好奇。

    这女子千娇百媚,媚眼如丝,一眼就可以摄魂夺魄,而那个和尚身形高大,比典韦还要高一个脑袋,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尊巨人。

    “我是八部天龙的迦楼罗,旁边的是莫呼洛迦。我们是来交换佛朔和佛调两位师兄的。”

    光头和尚说道起来,只是话语如雷,在大殿中响彻起来。

    他们的武魂都是佛门的八部天龙,也有自己的法号。

    不过他们八人最为出众,皆是度过雷劫的高手,所以用自身武魂命名,以示尊重。

    秦不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道:“赤霄剑呢!”

    迦楼罗将手中的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柄长剑,剑鞘龙形,一股威无形的龙气涌动起来。

    当剑鞘打开的时候,一柄赤色长剑显露,剑气涌动,那白色的剑气化作了一头白龙。

    这个时候,化作铠甲的金龙明显一颤,有些退缩,但是看着白色龙气又满是炙热之色。

    秦不疑知晓这是真正的赤霄剑。

    “赤霄剑原本是白龙精魄附体之所,不过白龙护持天子,此剑只残存了一些龙气。”

    迦楼罗冷冷道,眼神落在秦不疑的身上道:“我两位师兄呢?”

    秦不疑对着典韦示意了下,他立刻将赤霄剑抓在手中,随后秦不疑拍了下手,佛调和佛朔等人全都出现在大殿内。

    迦楼罗和莫呼洛迦见到佛调和佛朔安然无恙,便都松了一口气。

    “两位师兄受苦了!”迦楼罗上前道,他们身后的月牙僧将两人护持在内。

    佛朔面色祥和,佛调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但是刚起身,数十个陌刀卫将门口堵住了。

    这些陌刀卫浑身铠甲,面甲狰狞,浑身火焰煞气翻滚,如同魔神临身。

    “将军这是何意?”迦楼罗不善道,他身躯一震,仿佛有无穷火焰在周身涌动。

    秦不疑哈哈一笑道:“赤霄剑不错,但是佛朔和佛调两位大师答应授我大阿弥陀经,可不能否认?”

    这个时候大黑天也出现在空中,其双手捧着金刚杵,周身翻动暗金色光辉,显露大威猛之态。

    背后四个手臂各自捏着一个印诀,分别是不动明王印、金刚轮印、智拳印、宝瓶印。

    见到大黑天如此模样,佛朔的面色一惊,眼中顿时露出了浓浓的惊喜,又仿佛做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