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有点坏江盛北戚锦年 > 第2080章 低调而体面的葬礼

第2080章 低调而体面的葬礼

    葡萄糖差不多结束的时候,慕慎容来了。

    明明是大中午,外头的日光很刺眼,可傅冉还是觉得冷,很冷,她抱着双膝蜷缩在床上,就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可怜小猫,无声的啜泣着。

    慕慎容心情也很沉重,但还是将手上的粥打开,递给了傅冉:“别哭了,先喝点粥吧,你都快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来,先喝点粥。”

    傅冉摇头:“我不饿。”

    “好了,”慕慎容自己端起那碗粥,从中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凉后,递到傅冉唇边,“我知道你没心情,不饿,但下面林老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你总不能倒下了吧,听话,先把粥喝了。”

    傅冉吸了吸鼻子,沉默了一下,还是将碗和勺子接了过来:“谢谢,我自己就行了,你呢,吃过了吗?”

    “恩,刚在下面吃了。”

    “哦。”

    傅冉缄默喝粥,再不愿面对也得面对:“林老的后事都安排好了吗?”

    “好了。”慕慎容回答,“林老连抢救住院这个事情也不让保姆通知任何人,只让保姆通知了你一个人,可见林老心里也是十分挂念你的。为了林老,你也应该让自己快点好起来。”

    傅冉吸了吸鼻子,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差点又要哭了。慕慎容拿了纸巾在她脸上擦了擦:“林老喜欢清静,走前就交代了身后事不要大操大办,他要安安静静的走,但上面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还是专门来了不少人,所以我在殡仪馆给林老安排了一个告别仪式

    ,林老这一生,戎马倥偬,功勋卓著,缅怀他的人很多,我想仪式要办的安安静静的,但也不能让他少了体面,你觉得呢。”慕慎容说的是有道理的,虽然林老想走的安静低调,可他一生桃李满天下,他的弟子都有权利知道他离开的消息,那么前来吊唁的人肯定不少,给林老办一个安静而体面的丧礼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所以听

    了慕慎容吗那个的安排后,傅冉说:“你安排吧,我没意见。”

    “好,那你再休息下。”

    傅冉摇了摇头:“不了,我还是想去看看林老。”

    林老的灵堂设在他自己的小院里,落叶归根,这里是他的家,是他生前最留恋的地方,让他回到这里,也许是他最好的归宿。

    消息也传了开去,逐渐有赶回来奔丧的人,但守在这里的是傅冉,主持大局的是慕慎容。

    第二天,无数的鲜花便如潮水般涌来,可大家都知道林老的性格,所以都没有什么声音,只是默默的到林老的遗像前鞠躬,然后走到林老的遗体旁边,默默的瞻仰,做最后的道别。

    最让人没想到的是慕老爷子,八十八的高龄,可自从林老被送回来之后,一直坐在旁边,没有离开。

    慕慎容几次上前劝他回去休息,都被他拒绝了:“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以后真的见不到我这个老伙计了,我怎么能走了呢,你们不用管我,让我在这里坐着就好。”

    上级领导也纷纷来慰问了,一茬又一茬,可见林老受人尊重的程度,赵部长和赵庭也都来了。

    赵部长神情悲痛,见了林老的遗体后,就到外面无人的角落里痛哭了一场,赵庭则看着傅冉泛青的面容道:“你是多久没休息了,知道你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吗?你去休息,这里我来帮你看着。”

    赵庭要脱傅冉身上的衣服,傅冉说:“不用,我可以。”

    “可以什么,你没看到自己比死人好不了多少的脸色吗?”话一出口,赵庭就有些后悔,傅冉看着他的目光则充满了敌视。

    “对不起,算我说错话,不过你真的应该休息了,你不可能不眠不休到葬礼结束吧,你去吧,我帮你看着。”

    慕慎容从外面进来,看到傅冉和赵庭两人的拉扯,便上前将傅冉拉到了自己身边,把她身下的衣服脱下来给了赵庭:“他是徒子徒孙,让他守也是应该的,走,去睡觉。”

    傅冉整个人都是飘的,被慕慎容拉着完全就像个木偶一般。

    赵庭撇了撇嘴,到底没说什么。

    慕慎容带着傅冉去了客房,强行将她按在床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睡觉。”

    傅冉累到极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闭上眼睛没多久,就感觉世界一片黑暗了。

    ————

    不知过了多久,傅冉被一阵心慌惊醒,猛然睁开眼,看到一片漆黑。

    敲了敲脑袋,她让自己清醒一些,只不过腰间那一支铁臂,也无法忽略,让她动弹不得。

    他们就像两个婴儿般抱在一起,她的耳畔还有他粗重的呼吸,她惊醒的动静那么大,他的呼吸却仍是很平稳,没有收到丝毫影响,可见他睡得有多沉。

    如果说这几天她累的话,那么他更累,忙前忙后,里里外外,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手包办,他也做到了自己的承诺,将林老的丧礼办的低调而体面,所以他比她更累。

    傅冉看了下手机,也不过过了两小时罢了,见他睡得这么沉,她不忍心叫醒他,所以也不敢再乱动,又闭上了眼睛。

    等再次醒来时,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傅冉飞快从床上坐起,但床上只有她一人了,慕慎容已经没了身影。

    傅冉穿好衣服出门去,就见傅冉和赵庭坐在一边吃早饭,赵部长和林老的另一个弟子跪在地上替林老守灵。

    赵庭冲着傅冉挥手:“傅冉,过来吃早饭,坐我旁边。”

    慕慎容瞪了她一眼:“坐我旁边。”

    看他们两人的举动,傅冉挑了个离两人都比较有距离的位置坐下,给自己盛了点粥。

    慕慎容看了下傅冉的脸色,点头:“今天的气色看起来不错,看来昨晚睡得挺好。”

    傅冉闻言,面色稍红:“额,还行。”

    赵庭目光深深看了慕慎容一眼,昨晚慕慎容睡在哪里他可是清楚的很,现在说这话,分明是故意的,但现在这个场合,不适合说这个话题。休息好了,心情也松快一些,没多久,傅仲谦和沈欢竟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