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流年小说 > 第11章

第11章

作者:方婷小峰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u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小锋,不、不要……”

方婷满脸的痛苦,但红润欲滴的脸蛋儿却又洋溢出的迷离。

我能感受到她娇媚的在不停颤抖着,火热地摩擦着我的双唇。

于是,我愈发兴奋,急不可耐的探出了舌头,窥探觊觎的奥妙神秘之地……

足足十几分钟的细细品尝,直把方婷尝的娇声迷离。

她更是含着哭腔,不停挥手拍着我的手背,对我展开断断续续的央求。

“小、小锋,阿姨……好难受,你别……弄了,阿姨想、想……阿姨想死啊,阿姨真的想死,小锋……”

我侧着头,眼角余光看到了她精致媚然的脸蛋儿。

这时候她额头已经伸出香汗,几丝乱发紧紧贴合在上面。

原本鲜亮红润的双唇此刻已经干裂的发白,甚至连握住方向盘的手都死死的用足了力气,看起来就像是要把方向盘给生生薅下来似的。s3;

她真的忍耐到极致了,她不行了。

我稍微想了想,然后冲着她身下喊道:“知了龟,你快出来,我是小锋!”

话刚喊完,方婷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如握救星。

“小锋,它喊不出来的,把它……抠出来。”

方婷显然是被我折磨到不行了,真皮座椅上积攒的那些东西就是最好证明。

甚至她那只握住我手指的温润小手,都已经主动牵引着我往她身下。

这个时候我特别兴奋,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拿手指去感受下那种湿热的温度。

而且我知道,方婷肯定也特别的需要!

可就在我的手掌即将触碰到那里时,‘砰’的一下子响起。

在惯性的作用下我身体都不由得前冲,后脑勺刚才怼方向盘上。

疼死我了,这怎么个意思?

捂着后脑勺抬起头,然后我就看到方向盘上爆出的气囊蔫了。

再透过前挡玻璃,我看到前面那辆三厢小夏利已经撞成了两厢小qq。

出车祸了……

倒也还好,我跟方婷都没什么事,前车上也只有一个司机,后排没坐人。

不过方婷好像认识那个司机,那司机30啷当岁,穿着双拖鞋,胡子拉碴的,走路还晃晃悠悠像是喝多了酒,口中斜叼着烟卷,说话都不带吐出来的。

方婷原本嘱咐我坐在车上,但见到她跟那司机相熟,我下车准备过去。

可就在这时候,我见到她迅速从包内抽出张银行卡忿忿丢了过去,然后就满脸寒霜的回来,示意我上车走人。

气囊鼓了,车祸也不走保险,对方还疑似酒驾,方婷竟然什么都不说就丢卡?

“阿姨,那个人是谁呀,看起来好凶。”

“没什么,小锋,我们今天先不去康复中心了。”

她什么也不肯透露,发动车子就带着去了4s店……

打出租车回去的时候,跟方婷坐在后排的我也不敢说话,装足了犯错后的小孩子。

她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抚弄着我的脑袋,嘱咐我以后坐车不能再影响她。

回到家后我安分了许多,毕竟下午刚把方婷弄成那样还搞出车祸,心有小愧疚。

可晚上的时候我就熬不住了,方婷和阿芸两个漂亮女人在我眼前走来晃去的,我心里痒痒的很。尤其是对阿芸,上午给她那一口,可是让我回味到现在。

也是巧了,十点多的时候,方婷抱着小聪准备回屋睡觉。

客房还没收拾出来,里面有些杂乱的东西,于是方婷就招呼阿芸,“阿芸,你今晚先暂时跟小锋睡一张床吧,明天再找人来搬走那些大件杂物。”

阿芸看了我一眼,有些尴尬,她,“这不太合适吧,小锋也这么大了……”

方婷微笑着解释说,“小锋智商跟小聪差不多,你害什么羞啊!”

看起来阿芸张着些什么,可小聪饿的嗷嗷直哭,于是方婷赶紧哄抱着他回到了自己卧室,‘咯噔’一声把闷给关上了。

显然阿芸原本是想和她们娘俩一个屋子,但现在……

s3;

不过不要紧,我比较热情好客,拉着她的手就往我卧室走。

“阿芸,今晚我抱着你睡,我保护你,不用怕,我是男子汉!”

在我英勇的表态过后,阿芸哭笑不得,“我怕的就是你好不好。”

话说完她就轻轻挣脱我的手掌,然后示意自己要去洗漱一下。

这个可以有,早就冲完澡的我赶紧回到卧室内,兴冲冲的把自己脱了个光溜溜。

空调开到18度,然后我就钻进了被窝里,静静等候着。

不多会儿,阿芸洗漱完开门进来了。

刚进屋的,她就冻得打了个哆嗦,然后望向了缩在被窝中的我。

“小锋,你傻呀,大夏天的空调开到18度躲被窝里睡?”

你才傻呢!

她进屋后就摸遥控器,准备调温度,我阻止了她。

“不要,我就喜欢盖着被子睡,温度调高了我盖着被子热。”

阿芸都郁闷坏了,只好随我心思,闷闷的躺在了床上。

可是身穿睡裙的她,没多会儿就被18度的冷风给吹的直打颤。

床上又只有一条被子,于是……她主动钻进了我的被窝。

钻进被窝后,阿芸滋润的嘟哝着,“现在暖和多了。”

在她嘟哝的时候,我悄悄侧转过身面对她,然后凑了上去。

当我感受到她那只温暖小手的时候,她同样也感觉到了我的靠近。

她那张可人的脸蛋儿上写满了诧异,被窝里的小手更是试探着在我身上摸弄着。

摸了小会儿,她那张脸蛋儿唰的一下子就红了,几乎要滴血。

显然她已经明白手中摸到的是什么,所以她特别的羞愤。

&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