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七十年代学霸 > 283.后续番外六

283.后续番外六

    此为防盗章, 请到晋江文学城支持正版,谢谢!

    后面,一个看着不足十岁的小男娃从田里爬上田埂,红着脸跟了上去。

    身后一群老弱妇孺也跟着上了田埂, 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

    林晚听到那些嘀嘀咕咕的声音,迈着小腿的速度更加快了。

    这整个上林村里,好意思跟着一群老弱妇孺们干清闲工作的, 也就他便宜老爸林国安了。

    即便要赶着回家,林晚还是忍受不了自己手脚上的污泥, 找了个路边的小水塘, 就蹲在水边上清洗干净。

    看着水里的倒影,一张黑黑瘦瘦男娃的脸。

    这些年,林晚已经习惯了自己变成男娃的事实了。但是每次看到自己的时候,她就想起自己上辈子过的好日子, 就忍不住想哭。

    早知道当初流星许愿那么灵, 她就不该瞎许愿的,说啥下辈子再也不变成女人, 忍受大姨妈的疼痛。还要做独生子。

    结果一睁开眼睛, 都完成了,她确实变成了一个男娃, 而且还是爹妈的独生子。可这和她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

    林晚有上辈子记忆的时候,是三岁的时候。那时候知道自己是男娃, 而且还是家里的独生子, 当时心里虽然对自己变成男娃的事情很别扭, 但是觉得至少老天爷还是很关心她的,连她胡乱许愿都能当真了。而且就算时代不大好,可是好歹有爹妈全心全意的疼爱,长辈打心眼里的关心,她觉得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

    然而很快林晚就发现自己完全不是那回事。

    她这辈子的爷奶很符合这个时代的生育标准,一口气生了四个男娃,老大林国栋,老二林国强,老三林国安,老四林国华。

    林晚爸就是排行老三的林国安。

    要说起她爸林国安,那简直就是整个上林村的名人。因为林奶生三儿子的时候,就和林爷爷决定不再生了,所以把林国安当老小疼的。小儿子嘛,总是要娇惯点儿。

    这一娇惯不得了,林国安打小就被养的毫无劳动人民吃苦耐劳的精神。可惜林国安命又不是很好,他十岁的时候,老老太太又不小心生了个儿子,也就是老四林国华。

    这下子就尴尬了。有了更小的孩子,十岁的林国安就要肩负起作为一个男娃的责任了,林家的规矩,十岁的孩子还是可以干农活挣工分的,虽然少挣点儿,但是至少能保证自己多吃一口饭。不拖累别人。

    可惜林国安已经被养成这样了,让他去干农活,简直要他的命一样,于是一直偷懒耍滑,让他干活,他就直接装病,在地上打滚,林家两口子没办法,愣是拖到了林国安十五岁了,才终于让他下地干活了。

    当然,这个干活也不是和别的小子一样去干重货,而是跟着村里的女人们一起做一些轻松活,比如割猪草,除草之类的……

    等林国安到了十八岁娶媳妇的年纪,竟然连个对象都说不上了。

    林家人也没办法,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就是个混不吝,管不了了。林奶奶准备给他说个能干的寡妇给他做媳妇,结果他死活不乐意,看不上人家年纪比他大。

    林奶奶气的直接让他打光棍。

    结果林国安二十岁的时候,竟然自己找了个对象了。这个对象就是林晚这辈子的妈。

    说起她妈,这也是个……林晚不知道如何形容了。

    她妈刘胜男是个知青,而且还是六六年以前,带着一腔热情,主动来农村支援建设的知青。这可是头一批的老知青了。

    刚来的时候,小姑娘十分的有冲劲。按着林晚平时听墙角听到的消息,当时她妈是下了狠心要做出一番成绩的。

    可惜,农村这片土地的任务似乎有些艰巨,刘胜男同志很快就缴械投降。哭爹喊娘的要回家,回家是不可能了,响应号召来农村,自然是要在这里扎根搞建设的。

    于是刘胜男同志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准备在上林村找个对象了。于是平时好吃懒做,经常和女知青们混在一起的林国安就捡了个大便宜了,两人一来二去的,就处上了。然后很快结婚。

    当然,对于林家人来说,这不是大便宜,这是捡了个大麻烦回家了。原本只需要养一个废物的,现在又加了一个。特别是刘胜男同志进门第一年就怀孕了,和别人家不一样,怀孕的刘胜男同志身体就开始不好了,经常头晕呕吐,于是在家里休息一直到生了林晚这个儿子。生完娃之后,她就经常以身体不适为由,只干一些轻松的活。两口子挣的工分也刚刚够他们自己糊口。顺带给林晚剩下一口米汤。

    林晚虽然是个男娃,可是她出生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两个堂哥了,所以她并没有得到什么优待。三岁恢复记忆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处境之后,就准备表现的聪明一点,这样让家里人能够更喜欢她,没准能够改变一下境况。毕竟爹妈靠不住,也只能靠靠别人的大腿了。

    可惜晚上她就听到这两口子嘀嘀咕咕的说私房话了。

    林国安道,“胜男啊,放心吧,等娃懂事了,就让他自己下地挣自己的口粮了。”

    刘胜男对此很是怀疑,“那要等多久啊?”

    林国安摆手,“要不了多久的,人家村西头刘寡妇的儿子,才四岁就帮着捡猪粪呢。”

    当时才三岁的林晚:“……”

    林晚觉得这要是自己真的是个三岁的娃,估摸着被这一对爹妈培养,还真是要变成勤劳的孩子。毕竟没指望的时候,人总是会想着靠自己。然而她不是。

    为了保证自己的正常发育,于是她放弃了表现聪明的想法,而且变得比一般的孩子还要笨点儿。

    这日子一直持续到七岁的时候,林晚想去上学了。毕竟她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的思想,去上学还是很轻松的。可惜上林村是个交通不便的地方,村里根本就没小学。要上学还要去公社小学那边上,要翻阅一座山。再徒步走两公里。加上林奶奶觉得读书是一件挺不安生的事情,坚决反对去念书。并且以三儿媳妇刘胜男同志作为反面典型进行教育,“瞧瞧老三媳妇,还是个中学生了,还不是下地干活,有个屁用?!”

    原本就是为了偷懒才去上学的,面对艰难险阻,林晚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于是从七岁开始,林晚就开始为家里劳动了,比如捡柴火,喂鸡,在自留地里面去挖蚯蚓之类的。

    林晚试图讨好爷奶,然后分配一些比较轻松的工作。然而爷奶不吃这一套。对于他们来说,任何的马屁都比不上一口粮食来得珍贵。

    朴实的劳动人民心里没那么多弯弯道道,除非有好处,否则一切免谈。

    于是十岁这年,林晚就开始下地干活了。

    今天就是林晚正式开始下地挣工分的第一天。在这个炎炎夏日里面顶着大太阳抱稻子。

    才干了这么半天,林晚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能再干下去了。

    此刻,他无比的想念记忆中的雪糕,冰淇淋,空调……

    “晚生,快点,吃饭啦!再晚就没啦。”刚到家门口就看到他爸林国安端着大瓷碗坐在小板凳上坐着吃饭。看到儿子回来,他还含糊的喊了一声。

    难为他还记得有个儿子没回来呢。

    “嚷嚷啥呢,这不是还没开饭吗,就你吃的快。”林奶奶叉着腰在门口吼道。看到三孙子回来了,她也没有多高兴,只是看了一眼就进了屋里。

    刚进了厨房里,就看到灶台下的三媳妇鼓着腮帮子正在吃啥,顿时火不打一处来,“咋都一个样儿呢?”

    刘胜男道,“妈,我身体不好,万一饿出毛病来了不是拖累大家吗?”

    林奶奶:“……”气的扭头就对着灶台旁边的大儿媳妇李春菊嚷嚷,“还愣着干啥,开饭啦!下午还上不上工啦?真是一个个的吃啥啥能,干啥啥不行。我这是做了啥孽啊?”

    李春菊脸上笑了笑,她知道婆婆这是指桑骂槐呢,骂的再难听,那也是骂的老三媳妇。

    再看看老三媳妇,正低着头又往嘴里塞了啥。一副完全没听到,丝毫不在意的样子,顿时心里一哽。

    这脸皮真是比城墙还厚了。

    很快,饭菜上了桌子,防止刘胜男偷吃,老太太是盯着大媳妇和二媳妇上的饭菜,没让三媳妇沾手。

    结果刘胜男等老太太走了,就将林晚给招到身边,往他嘴里塞了几粒黄豆。又偷偷放了一把在他口袋里。

    林晚赶紧咀嚼了几下,然后一脸佩服的看着刘胜男。家里的粮食都被老太太给锁在房间里,他妈还能弄到黄豆,本事大啊。

    “儿子啊,你可要好好坚持,妈就靠着你了。这几天辛苦过了,就没那么忙了。妈这腰还没好,下午妈还在家里休息一下。你放心,晚上还是妈做饭,回头我给你偷个鸡蛋。我和你说,你一天挣的工分,还不够换个鸡蛋呢。你赚了。”

    林晚:“……”就知道不该有什么指望的。

    饭菜上了桌子,一大家子围着一张四方桌吃饭。林家人口众多,林爷爷和林奶奶也才五十多岁,也是家里的劳动力。在家里拥有绝对的权利。

    林大伯林国栋是个很老实耿直的汉子,也是家里最勤劳的。当然,他媳妇李春菊也是个勤快人,所以两口子很得林奶奶喜欢。林二伯林国强有些聪明,喜欢计较,他媳妇张秋燕看起来老实。但是林晚三岁的时候曾经私下里被张秋燕给警告过,所以知道这个二伯娘也不是个简单的。

    他爸妈林国安两口子就不用另外说了,四叔林国华倒是斯斯文文的,因为他头些年赶上好时候,生产队还有小学。念了几年书,混了个小学毕业,所以现在在队里当记分员。是家里说话第二有分量的人。

    除此之外,林家第三代里面,林晚有了两个堂姐和两个堂哥,一个堂弟。

    大堂姐和大堂哥都是大伯林国栋的孩子,堂姐林晓春已经十五岁了,是家里干活的一把手。大堂哥林秋生十三岁,也已经下地干活,不过因为是家里的长孙,所以很晚才下地干活,也养的有些娇气。二堂姐林晓夏十三岁,表面脾气很温和,但是林晚觉得她很圆滑。二堂哥林冬生十一岁,性子有些暴躁。至于小堂弟林夏生,现在才五岁,也是二叔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