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陈瑾宁陈靖廷 > 第597章 求太后去

第597章 求太后去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u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谁都不知道,她对这个孙女婿是有多满意。

雪球儿命苦,出生就没了爹娘在身边,他们这些个做长辈的,在她需要人的时候,都没能守着她。

这年幼到年少,她都吃尽了苦头,亲缘淡薄。

但是幸好,嫁了一个如意夫婿。

一个叫她很满意的男子。

“婆儿!”靖廷轻声喊道。

老太太收回心神,冲他笑了笑,拍着身边的位子,“靖廷,坐过来婆儿身边。”

靖廷应道:“是!”

他走过去坐下来,伸手为老太太搭好披风,这屋中虽然生了炉子,但是方才他进来的时候灌了风,还是有些冷。

婆儿看着他温柔的动作,笑了笑,“靖廷,真是个体贴的孩子。”

靖廷微笑,“孝顺婆儿是应该的。”

“没有应该,对瑾宁好,才是应该的。”老太太拉住他的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凝望着靖廷的脸,道:“如今瑾宁怀了的孩子,按说往后们俩的日子会越过越好,可那些,都是婆儿瞧不见的。”

靖廷皱起眉头,“可不能乱说,您肯定都能看见,瑾宁毛手毛脚的不会带娃娃,还得您教导她呢,这不都早说好了吗?”

老太太慈眉善目地笑了起来,“是啊,我也是这样跟老天爷说的,若能我多活一年两年的,哪怕叫我是躺在这床上,不能动弹,我也心满意足,但求就能多看们几眼,看到孙子成亲的成亲,生孩子的生孩子,那才完满啊。”

靖廷道:“一定可以的。”

老太太笑着叹了一口气,“也罢,这到底还是福分的,若老天爷要我提前走,我在天上也是能看着们,但是靖廷,别怪婆儿啰嗦,有些话,我若不跟说,只怕就没机会说。”

靖廷连忙道:“婆儿快别这样说,这话叫瑾宁听见了,又得难过。”

“她方才哭过了,是么?”老太太心疼又无奈,“她应该难受的,身边就没一个人是留得长久,靖廷,听我说,我知道对瑾宁很好,可如果有一天,和她都有生命威胁的时候,是否愿意拼死护她周?”

靖廷想也不想,道:“愿意,我也一定会这么做。”

老太太一怔,定定地看着他,“可是真心话?”

“真心话,”靖廷握住老太太的手,紧紧地握住,认真地道:“对我来说,如今没什么比得上她重要,莫说是牺牲我的性命,哪怕是一切一切,我都在所不惜。”

老太太泪花闪动。

这话若是旁人说出来,她未必相信,太过轻易了。

但是出自靖廷的口,她相信。

深深地相信。

她放心了,本来准备了一大堆的话,要千叮万嘱,但是如今有了他这句话,她就安心了,其余的都不必再说。

靖廷出去之后,瑾宁就在外头守着,拉住他到了回廊里头问道:“婆儿跟说什么了?”

靖廷双手捧着她的脸,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道:“她要我保证,这辈子都会对好。”

“她不放心我。”瑾宁眼圈发红,“她这样说,是不是知道自己身子不好了?”

“她肯定知道的,”靖廷轻声叹气,“她说,如果能多活一两年,哪怕是叫她在床上躺着不能动弹,她也愿意。”

瑾宁哭了,心头悲伤得要紧,“靖廷,可有什么法子吗?”

靖廷道:“其实老太太的愿望,是想看到我们的孩子出生,不知道郡主或者是太后可有法子。”

她叹了一口气,“别伤心了,生老病死,原本就是寻常事。”

瑞清郡主看到她伤心哀求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摇头,可她也真是没有办法。

想了想,她道:“我实在是可以用的药都用了,帮不了外婆,或许,去找找太后吧,原先我不赞成去找太后,毕竟婆儿的情况已经这样了,逆天改命太难,不过,说是太后有没有法子。”

郡主看着她悲痛的脸,轻轻地拍着她的手安抚,“别难过,如今她的情况是什么时候走都不定的,让她高兴地过,过一天开心日子便多赚一天,得空的话,便多些回去陪她,我日前去过,听大舅妈说,已经去信叫甄大将军回来了,身边多些人,热闹一些的话,她兴许也会好一些的。”

“我知道是寻常事,”瑾宁泪盈盈地看着郡主,“可谁能坦然接受亲人的离世?”

瑾宁觉得也行,反正如果郡主说没办法,便把郡主一块拉进宫去一起求太后。

“她到底是什么病?您就不能直接说吗?”瑾宁焦灼地道。

她觉得,太后能叫她重生一次,也一定有办法救婆儿。

靖廷道:“或者,我们先去找找郡主,问问郡主可还有其他办法吗?”

两人于是告别了老太太,回了国公府。

“外婆还没死呢。”瑞清郡主白了她一眼。

瑾宁道:“那陪我入宫一趟,陪我一块求求太后,太后那么疼爱,若帮我,太后也会松口的。”

至少,至少等她的孩子出生啊。

如今,看着老太太这样,她真的难受死了。

瑾宁听了这话,心下顿时绝望一大半,却也不甘心地问道:“就没别的办法吗?再贵的药都可以,嫂子,给我想个办法,哪怕就是延迟到我生孩子,我叫她抱抱,叫她看一眼我的孩子也成。”

瑞清郡主看到瑾宁红肿着眼睛来,便知道是为了老太太的事情。

其实她早就想再求太后一次了,但是之前听大舅妈说,郡主也断定老太太是油尽灯枯,药石无效,加上郡主也说过,许多事情,太后也是无能为力的,她才没去。

瑾宁拉住她的衣袖,“告诉我,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给我一句实话。”

瑾宁擦了一把眼泪,“我进宫去求太后。”

郡主道:“瑾宁,外婆的身体,其实从母亲死后,就一直不好,这些年撑着过来,也多亏了用各种名贵的药,可多名贵的药,到底也有三分的毒性啊,她五脏六腑皆有损伤,已经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