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我真是大富豪 > 第27章咱妹子没福气

第27章咱妹子没福气

    对于女人,赵权是可以宠的,女人也确实需要宠的。

    可是宠得分在什么方面,在情感方面在生活方面,宠她是理所当然的。

    至于在工作方面,在大是大非面前,他眼里可没有男女美丑。

    今天拍不死黄政德,明天黄政德就会给他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尽管他不怕麻烦,但凭什么要无端端的去承受,就因为他需要去宠爱韩璐?

    说白了,要不是韩璐养出这么条大蛀虫来,他今天也没必要走这一步。

    既然选择了往公司投钱,那这笔钱就应该是被用来生钱的。

    打小家里老狐狸就给他讲了一个道理:钱可以挥霍,但必须挥霍的有价值,有意义。

    什么是价值什么是意义,钱能生钱,这就是最大的价值,最大的意义!

    在韩璐忿忿下车后,赵权直接踩油门走人。

    有空去哄韩璐开心,他还不如去车管所上牌,顺便看看那些美女公务员来的惬意。

    开车来到车管所后,赵权直接找了个‘拉子’,也就是黄牛。

    他才不费劲去自己跑呢,有那工夫在黑市上看看生意,赚个信息差都比花的那两毛钱多。

    正扒拉着手机呢,陈六福就拉着老婆凑到了近前,“赵总,赵总您也过来了?!”

    赵权听到招呼声抬起头来,呦喝,还真是巧了,竟然是陈六福。

    赵权赶紧从台阶上站起身来,非常有礼貌的跟陈六福他老婆打着招呼,“嫂子吧?”

    陈六福和他老婆很是不好意思,“不敢不敢,你是老板,怎么还喊她嫂子呢,不合适。”

    赵权乐了,“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在公司是老板,在外面不就是朋友嘛!”

    这话说的,让陈六福两口子听着特别的舒服,心里美滋滋的。

    这可比以前他们碰到的所有领导都要好,一个个牛气哼哼爱搭不理的。

    人赵总就没有那种态度,显得非常平易近人,这让他们对赵权的印象更好了。

    而陈六福的老婆更是直接,客套几句后直接搭上正题。

    “赵总,我看你年纪也不大,跟我妹妹差不多年纪。我妹妹这个女孩……怎么说呢,反正我们挺愁人的,也不着急搞对象,大本毕业后就待在单位里老老实实的工作。”

    “我们全家人都挺这事儿的,你要是方便的话,替我们开导开导她?”

    我去,这红娘拉的,真是厉害的,不知不觉就把妹妹给推销完了,还不落身份。

    人都没说你俩处个对象吧,人就说‘替我们开导开导她’。

    一个男青年一个女青年,俩人咋开导?把‘开’字拿掉就是结果。

    不过这事终究也就是想想而已,赵权可对陈六福的小姨子没什么兴趣。

    恰好黄牛也过来了,满脸的喜气洋洋,“今天办的特顺利,都没费什么工夫,这就是贵人办事多顺利呀,来,这是您的车牌这是您的行驶本。”

    这黄牛是省心,办事利索不说,临末了还帮忙把车牌给挂上了。

    车牌倒是赵权没特殊要求,只说随便,但人还是给尽量帮忙选了个带‘8’的。

    他懂,老板嘛,都图个吉利。

    赵权拍了拍那黄牛肩膀,然后又多给了他300块钱,“顺便帮我嫂子这车给上牌吧!”

    三百块钱就是跑腿钱了,手续费购置税之类的自然得陈六福自己交。

    不过就是这他也显得很不好意思,“赵总,这不合适,我自己办就行。”

    赵权摆摆手,“你可拉倒吧,嫂子挺着个大肚子,万一有个闪失你懊悔都来不及。”

    嘱咐过陈六福,赵权又对她老婆说道:“嫂子,那我先走了啊,公司还有点事要处理。”

    客套的打过招呼,赵权就上车离开了。

    望着远去的Q7车影,陈六福忍不住的赞叹赵总真是个好人。

    但在赞叹过后,他又望向了身旁的老婆,“怎么样,你觉得赵总对咱妹子有想法没?”

    话刚问完他就收到个白眼,“你耳聋还是脑子不转弯呀,人家都喊我嫂子了,你自己不会想?”

    陈六福想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

    要是想见的话,那不就喊姐了嘛,得随着人妹子叫啊!

    “唉,可惜这么个大好人了,咱妹子没福气啊,真是太可惜了……”

    这时候,大好人赵权正开车往公司赶。

    路上接到了妹妹赵曦的电话,“哥,晚上大局我弄好了啊,没外人,就咱俩还有粟子姐。粟子姐刚好在这边办事,刚才跟我打电话问你生日在哪过,所以就赶过来了。”

    听到‘粟子姐’这个称呼,赵权头就一阵大。

    这可是个会咬人的大虫子,这些年他谁都有办法,就是拿粟子没办法。

    那姑娘名就叫粟子,是之前他跟赵曦在外面胡混的时候认识的。

    粟子这姑娘特别仗义,典型的社会人,如果当成哥们儿处那绝对是不二人选。

    可要是当成女人处……

    这么说吧,赵权觉得她和男人的区别,就差一把豪爽的胡子。

    倒不是说她长的丑身材壮,正相反,粟子可是一顶一的大美人,追她的男人编个加强连都富裕,有钱的没钱的、长得帅的长得丑的、年纪大的年纪小的,各色男人无一不缺。

    有俩男人为她互捅过刀子,有一个男人为她吞过安眠药自杀……

    反正是追她的男人花样多了去了,但能上手的一个没有。

    原因也很简单,就像是粟子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号那样——

    “我粟子长成这模样这身段,就是为了给我们家赵权耍的,别的男人休想!”

    有人急眼了问一句,“被白耍了怎么办?”

    粟子的回答也痛快,“老娘乐意,最起码被耍的时候老娘很嗨屁,值了!”

    就这么一个女人,赵权怎么能不头疼。

    他很对电话那头的赵曦很是无语,“是你给她打的电话,通知她过来的吧?”

    电话那头的赵曦吱吱唔唔,最后惊奇的喊道:“卧槽,哥你猜我看到什么了,飞碟!哎呀我去,我不跟你说了,我追飞碟去了啊,拜~!”

    飞碟,你飞个屁的碟,你咋不说飞碟来了影响你手机信号了呢?

    赵权无奈的把手机给丢到了副驾驶上,想起晚上要见到粟子,就觉得脑袋一个顶俩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