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桃运兵少秦毅 > 第23章 关键时刻!

第23章 关键时刻!

    武青和配合的拉着秦毅的手,想要摆脱最后的束缚,一场玉米地里的激战眼看就要展开。

    “哼哼。”

    就在这个时候,野猪的哼唧声忽然响起,秦毅和武青猛然惊醒,抬头看过去,那头巨型野猪和两个姘头又回来了。

    两人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野猪发现他们。

    人和野猪僵持了一会,那只巨型野猪又开始投身到伟大的造猪运动中去了。

    秦毅气得直咬牙,野猪没什么避讳的,当着人就可以办事,但是他没这么大的胆子啊,正办事的时候被野猪拱一下,下半辈子的性福还有没有不说,小命保不保得住都两说。

    武青虽然酥麻难耐,终究理性战胜了生理,压低声音说:“下次吧,弄出动静来咱们就麻烦了。”

    秦毅无奈的点头,说:“好吧,武青姐,我发誓,一定要把这只野猪弄死,他么的居然敢坏我的好事,我绝对饶不了它!”

    看着秦毅气急败坏又不敢出声的样子,武青一阵莞尔,她觉得秦毅太可爱了,情不自禁的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秦毅迎合着武青,忽然有些恶趣味的,手指在武青的大腿内侧划了一下。

    武青全身如过电一般,差点就没忍住叫出来,想到还有野猪在周围,连忙用秦毅的嘴唇堵住,一双杏眼幽怨的看着秦毅。

    秦毅抱紧武青,体会着美女在怀的美好,武青见他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也的静静地体会着这一刻。

    唯独那只巨型野猪,它不知道什么是情爱,只知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动作更快了……

    巨型野猪显然是猪中国足,足足一个半小时都不射,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泛白了,折腾一晚上的野猪似乎也累了,哼唧哼唧的带着两只姘头离开了。

    秦毅和武青一直没敢动,等野猪彻底消失在玉米地里了,秦毅才如释重负的说:“武青姐,野猪估计是滚回去睡觉了,应该不会再出来打扰咱们,要不咱们继续?”

    武青白了他一眼,她也忍了半天了,抱着秦毅刚要迎合,就听到一阵喊声:“秦毅!秦毅!”

    秦毅皱眉,这声音太熟悉了,分明是老爹,看着风情万种的武青,他无奈的摇头,这就是命啊,临门一脚的时候被两次破坏,但也没办法,他怕野猪会去而复返,不能假装没听到。

    给武青一个抱歉的眼神,扶着她起身,秦毅喊:“爹,我们在这!”

    人影闪动,几束手电光照射过来,秦父头一个冲过来,劈头盖脸的问:“小兔崽子,打野猪打了一晚上,怎么跑到这来了,害的大伙这通好找!”

    秦父见秦毅和武青样子很狼狈,也没多想,以为是他们被野猪撵到这里来的,跟着秦父来找他们的几个人,也是老实巴交的,自然也没往歪处想。

    秦毅给武青打了个眼色,说:“爹,你不知道,原来咱们村不只一只野猪,是三只,我准备不足,这才让野猪给撵到这来了。”

    秦父脸色当时就变了,三只野猪的战斗力有多惊人,他这个土生土长的山里人再清楚不过了,也顾不得埋怨儿子了,连忙问:“你们没事吧?”

    秦毅笑着摇头,说:“别的本事没有,这逃命的本事还是有的,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行了,下次不要一个人出来打野猪了,这也忒危险了,快点回去吧,咱们从长计议。”

    秦父见秦毅和武青没事,也就放下心来,招呼大家一起回去。

    回去的路上,秦毅没有提被绑架的事情,只是说被野猪追了很远,武青的腿受伤了,一路上背着武青回到后岗。

    这时候天也亮了,秦父谢过帮忙找秦毅的村民,家里等消息的秦母准备好了早饭,折腾一晚上,秦毅和武青都有点饿了,吃了饭以后,秦毅扶着武青上楼,关上房门研究对策。

    秦毅扶着武青上.床,她就问:“小毅,你没说被吴大可绑架咱们的事,是不是有打算了?”

    “武青姐,我有一点想法,你听听怎么样。”

    昨晚共同经历生死,秦毅对武青很信任,不介意把想法说给她听。

    “我现在是人微言轻,这事宣扬出去,不但没啥用,还会让赖发和吴大可都把我当成对头,这种蠢事我可不干,既然吴大可和赖发有矛盾,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狗咬狗。”

    武青想了想,说:“小毅和我想的差不多,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可问题在于剩下的那只也能吃了你,你打算怎么做呢?”

    秦毅展现一个自信的微笑,说:“武青姐,我也不是泥捏的,剩下的那个敢在我头上动土,那我就给他点颜色瞧瞧,这样,武青姐,你先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我这就去趟赖发家。”

    武青点头,她对秦毅是一万个放心,别看他年轻,心思却很缜密,做事也滴水不漏,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武青就感觉到了,要怪就怪吴大可有眼无珠,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把秦毅给惹到了,要是把他招致麾下,对付赖发还不简单?

    秦毅从房间里出来,准备去赖发家,无意间撇了一眼对面,看到窗帘拉起来,粉红的色调很有点少女风的意思,美女邻居正在给阳台上的盆栽浇花。

    武青已经算是十里八村拿得出手的美女了,和美女邻居比起来,却还是要差一个档次,美女邻居不但人长得绝美,气质上更是无与伦比。

    秦毅的脚挪不动了,看着美女邻居有些发呆,美女邻居似乎也感觉到有异样的目光,抬头看到傻愣愣的秦毅,小嘴一撇,放下喷壶就把窗帘拉起来了,秦毅还看到美女邻居在拉上窗帘的刹那嘴唇还在动,以他的唇语八级的水平,美女邻居是在说流氓两个字。

    “我靠,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就是欣赏一下美女没,怎么就成流氓了,再说了,有我这么英俊的流氓吗?”

    秦毅对美女邻居的评价很不慢,不过人家好像也没说错,他的本质带有流氓属性,当然,秦毅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下楼就遇到秦父,一把将准备出门的秦毅给拽了回来,语重心长的说:“小兔崽子,你这眼瞅着就要相亲的人了,能不能和武主任别走得那么近啊,你爹我了解你,知道你不会乱来,可咱村里嚼舌头根子的老娘们可不少,你得注意点影响啊,你现在也是个干部了,还想不想混仕途了?”

    秦毅一阵无语,村治保会主任,也就是个有编制的公务员,和仕途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再说了,老爹真是太不了解自己了,你儿子可不是不会乱来的人,乱来起来可以不是人!

    他当然不能和老爹说心里的想法了,要不依着老爹的脾气,这条腿死活是保不住的。

    “爹,你放心,武主任是妇联的主任,哪个老娘们敢传她的坏话啊,不怕被拉过去做结扎啊?”

    秦毅笑嘻嘻的说,要说武青虽然也是个主任,但人家手里的权利可真不小,确实有这种“生杀大权。”

    秦父点头,说:“你回来也十几天了,前两天你姑姑又催了,过两天你得给老子去相亲,老大不小的了,老子也想抱孙子了。”

    秦毅一阵头大,说:“我知道了,爹,我得去找村长汇报工作,回头咱们再说这事。”

    村长在后岗是最大的官,秦父最吃这一套了,放开拉着秦毅的手,说:“快去,快去,别耽误了正事。”

    秦毅走了以后,秦母忧心忡忡的说:“老头子,你说儿子要和你年轻时一样花花,那可咋整啊?”

    秦父老脸一红,嘟囔了一句:“还能咋整,可劲整呗!”美女小说"hongcha8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