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第一狂妃 > 第1359章 血族神水

第1359章 血族神水

    第1359章 血族神水

    “你是认真的?”赤羽狐疑的看着焚缺。

    焚缺当初也在迦蓝待过一段时日,赤羽自然知道他。

    焚缺从空间袋里掏出一个蓝色药瓶,递给赤羽,道:“梅卿尘在饮血针内加了残毒,这是血族神水,能解毒,若不把毒素解了,就算大罗神仙来了,也回天无力。”

    闻言,赤羽双眼骤然一亮。

    赤羽接过焚缺递来的药瓶,将瓶塞打开,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赤羽闭上眼,闻着味道,分辨出里面的成分。

    “的确是血族神水,此物不好找,你哪里拿到的?”赤羽望着满头汗水的焚缺,渐渐放下了戒备。

    焚缺看起来,很担心轻歌。

    赤羽拿着药瓶的手微微颤抖着,这么一丁点的神水,却能救轻歌一命。

    换血之后,轻歌状态不好,很大原因是她体内留着残毒。

    血族残毒,无色无味,就算是赤羽,也很难发觉,若非焚缺来说,赤羽恐怕一直都察觉不了。

    如今焚缺这般提醒,赤羽走至榻子边沿,针对性的检查轻歌身体,果然发现了残余的毒素,便是这些毒素,阻止东陵鳕的血液和夜轻歌身体融合,彼此间排斥时,让轻歌久久不能好转。

    若说换血能让轻歌有一半的希望活下去,可身体内含有残毒的轻歌,希望会再减半。

    赤羽伸出手,长指捏着轻歌的下巴,而后将血族神水倒进去。

    血族神水虽是清香之味,颜彩却非常重,猩红粘稠,甚至还从轻歌嘴角流出,将唇色染红,远远望去,竟是有种妖冶的美。

    其余人,皆是迫不及待,可又必须得遏制自己的情绪,焦急等待,目不转睛的盯着轻歌看。

    轻纱妖朝赤羽递了一方帕子,赤羽拿着帕子,擦拭掉轻歌嘴角的血。

    赤羽皱了皱眉,道:“解毒需要点时间,解毒之后,血和身体还不能融合,我去炼制一枚具有灵融丹,这里就麻烦你们了。”

    赤羽走至屋子一角,盘腿坐在炼丹炉前,将精神之火召唤出来,炼制灵融丹。

    灵融丹,顾名思义,丹药内具有融合之力,能够减少排斥,不过,这种丹药,非常难炼制,且会伤害炼丹师的身子,故此,灵融丹,有价无市。

    焚缺站在一侧,还在喘着气儿,他转眸看向轻歌,在上坐下。

    婚礼前夕,他打探到成亲这天,梅卿尘会将饮血针放在轻歌体内,焚缺以为这已经够狠了,若是破坏掉锁龙链内的小火龙,轻歌就危在旦夕,不过,还是会有一线生机,譬如赤羽所说的,换血,能够就轻歌一命,哪怕希望渺茫。

    可之后,焚缺无意中发现残毒的事。

    故此,一整天,焚缺都消失不见,只因他在费尽心思的找残毒解药,血族神水。

    等他找到血族神水,便十万火急的赶来,好在,没有错过,轻歌坚持到了此时。

    服下血族神水之后,轻歌状态明显好了些,呼吸开始平稳,脸色也不再那么惨白,只是,一双黛眉,狠狠蹙着,似乎,还有点痛苦。

    血液和身体的排斥,让她一时间无法接受。

    可短时间内,赤羽也无法立马炼制出灵融丹,只能慢慢耗着。

    日上中天。

    正午。

    此时,轻歌状态又可以变差,身体瑟瑟发抖,肌肤上还凝结着一层冰霜。

    轻纱妖连忙拿帕子,将轻歌脸颊、脖子以及锁骨处的冰霜抹掉,抹掉之后,冰霜又会迅速凝结,源源不断,根本终止不了。

    轻纱妖万分焦急,扭头看了眼专心炼丹的赤羽,欲言又止。

    眼见着轻歌肌肤上的冰霜越来越多,赤羽终于将灵融丹炼制弯成,轻纱妖等人立即给赤羽让了个位置。

    赤羽坐在榻子上,将方才炼制的灵融丹喂给轻歌。

    灵融丹入口即化,药效顿时蔓延至轻歌的四肢百骸。

    “这是怎么回事?”轻纱妖指着轻歌脸上凝结的厚厚冰霜,担忧的问。

    无忧等人,全都望着赤羽,等着他的回答。

    赤羽摇摇头,道:“不要担心,这都是小问题,只要轻歌的身体不排斥血液即可。”

    闻言,众人紧绷的神经,似乎,全都松弛了下来。

    “什么时候能醒来?”无忧问。

    赤羽皱眉:“这个不好说,轻歌体内还有残毒,血族神水虽能解毒,但一时半会儿,无法全部解掉,轻歌体内的残毒消失,应该就能醒来。”

    赤羽拿出银针,在轻歌的各个穴位上扎了扎,“轻歌现在很好,只是残毒在阻止她苏醒,至于这些冰霜,是血液的变化。”

    东陵鳕曾炼化过无数冰魄,他的出现,能让一座城池由夏转冬,他的血液融入轻歌体内,自然会凝结出冰霜。

    而且,轻歌的身体,必须得慢慢适应这样的鲜血。

    得到赤羽肯定的回答,其他人,都彻底放松。

    赤羽看了眼无忧受伤流血的手,从药箱里拿出包扎伤口的软布,以及止血药粉,走到无忧面前,为无忧上药。

    无忧颇为别扭的将手抽回。

    赤羽笑了声,“都是男人,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无忧嘴角抽搐了几下,“你想多了。”

    而后,无忧坦荡荡的伸出手,赤羽为其包扎。

    这般言谈,屋内的气氛倒是好了起来。

    为无忧包扎完伤口后,赤羽拿出了几枚丹药,喂给东陵鳕。

    东陵鳕身子虚弱,意识却清醒,他乖乖服下丹药,朝赤羽淡淡一笑。

    时间,如白驹过隙,流逝的很快。

    一天一夜的不眨眼,再加上精神高度集中,屋内诸人,基本都有些吃不消。

    大家伙儿,东倒西斜的睡着,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形象可言了。

    东陵鳕意识昏沉,也休眠了。

    安静的可怕。

    冰谷一处,那间破屋子里,梅卿尘站在门前,脸上浮现诡谲的笑。

    他低声念着:“去死吧,都去死吧,谁也别想好过。”

    蓝芜站在门后,扶着门,听到梅卿尘的声音,颇为惊恐的瞪大眼。

    她本就生病,此番脸色更是惨白。

    她不可置信,曾经深爱的男子,竟能说出如此恶毒之言。

    是他变了,还是她看不懂他了。

    与此同时,冰谷客栈,二楼屋内。

    月光洒落,众人都睡得香甜。

    榻子上,女子面容如琉璃,脸色苍白,睫翼浓密轻颤。

    忽然,她睁开了那一双星光熠熠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