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极品神医混花都 > 第208章毒王疯子刘

第208章毒王疯子刘

    第208章毒王疯子刘

    “万里路,千丈山,都在脚下。”虚无子说得很轻,却很有力,“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我有这个能力。”贾儒嘴角浮现一丝微扬的笑容,自嘲道:“我自己都不知道能走多远。”

    “好了,你休息一下,我就不打扰你了。”说着,虚无子缓缓的站起来,略微有些踉跄的站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我还有个问题。”看着步履蹒跚的虚无子,贾儒张口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内幕了,接下来的比试是否可以点到为止?”

    “不可以。”虚无子摇了摇头,并没有转身,只是如实道:“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内幕,师兄也并没有告诉我们,为了就是借助仇恨的力量,让我们倾尽全力,以验证你的真实实力,看看你是否具备领导九幽一脉的能力。”

    说完,虚无子迈着愈发坚定的步伐,缓缓的离开了房间。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贾儒苦笑一声,轻轻的闭上眼睛,努力聚集着经脉中生起的,游荡的真气,努力让自己尽快的恢复。

    “你的头发……”老宅的另一间屋子,微胖之人眼睛瞪大了,兀自不敢相信的盯着虚无子的如雪的头发,一瞬间,仿佛石化了一样。

    “你的头发白了。”凌风虚弱的说道,声音中充满着惊讶。

    “白了。”虚无子无力的坐下,胸脯急促的起伏着,感叹着道:“他比咱们想象中的要强大,我败了,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我已经不在了。”

    “怎么可能?”微胖之人兀自不敢相信。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确实在天纵奇材,天赋尤在小师弟之上,最重要的是,我能感觉到,他远远没有达到巅峰状态……”凌风无力的说道。

    这时,虚无子的眼睛逐渐变得湿润了,一双明亮的眼睛变得昏花了,泪眼婆娑道:“咱们两人已败,大师兄的仇,就看最后一把了。”

    “就看你的了。”凌风咬紧后槽牙,狠狠的说道。

    看着两个人,一个功力几尽耗尽,一个差点被杀死,甚至透支了本命真元,微胖之人怒火中烧,却愈发的冷静道:“到我这里就是终点了。”

    “你……”听到微胖之人的话,凌风微微一怔,“你要干什么?”

    “不可鲁莽。”虚无子皱了皱眉头,警告道。

    “医者救命也。”微胖之人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道:“救之杀之,一念之隔。”

    成佛成魔,对于一位医者而言,只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事情。

    特别是对于微胖之人,凌风和虚无子对他甚是了解,此人精于针石汤药之术,用药之精准,已经趋于大成,用量的细微到了每一天了,五十岁之前,他都在钻研正常用药,五十岁之后,他开始钻研于各中毒物在医疗中的应用,例如,附子和石膏,通常只有经方中药才会用的有毒药物,到他这里也只是最普通的毒物了,在他的药方中,经常会记载着七步断肠散,鹤顶红之类的巨毒之物,他可以用这些东西治病,自然可以用来杀人。

    凌风和虚无子知道,最后一战,他将会用毒物与贾儒一战,而结果不言而喻,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听到两个人的话,微胖之人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道:“生有轻如鸿毛,死有重如泰山,为师兄报仇,我愿意一试。”

    “可是……”虚无子略微犹豫,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说道:“你的生命会受到威胁。”

    “不是威胁,是死亡。”微胖之人说得很简单,简单到很释然,道:“这些年我沉迷于药性的研究,身体已经七零八落的,本身就成了一个毒物,只是每天用药减轻一些痛楚罢了,而且最近,药量越用越大,我愈发的感觉到自己已经不久于人世,临终前能为九幽一脉做点正经事,我也死而无憾了。”

    “真的要这样?”凌风咬了咬牙,凝视着微胖之人。

    “没有商量的余地。”轻轻握拳,微胖之人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又摆了摆手,道:“生死由命,到了咱们这把年纪,够本了。”

    说完,微胖之人迈着坚定的步伐出了屋子。

    “把他追回来。”停顿了五秒钟,凌风坚定的看着虚无子。

    此时,虚无子不动如山,静静的站在屋子里,轻轻的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道:“对他来说,这是一个解脱。”

    “糊涂……”听到虚无子的话,凌风身子微微一颤,两眼一热,眼泪差点掉下来,作为同门师兄弟,他清楚的知道微胖之人的身体确实如他所说,已经残破不堪了,甚至于不久于人世,但是,真个要面对死亡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不存在恐惧,旁人又有谁能够不惋惜,特别是他们相处了几十年,终日为伴,又怎么可能不伤神。

    “你的身体也有问题了吧。”虚无子转移话题,幽幽的说道:“我感觉到你的精神在快速的衰弱……”

    听到虚无子的话,凌风一愣,然后嘴角微勾,露出一抹苦笑,吃力道:“你都觉察到了。”

    虚无子点点头,平静道:“你也没有几天活头了。”说到这里,他轻轻一顿,道:“现在我告诉你,大师兄不是贾儒害死的,而大师兄的一身功力也都灌到了贾儒的体内,这是要成全于他。”

    “我猜到了。”凌风嘴角的笑容变得圆润了,有气无力道:“一个年轻人,纵是天资再高,时间对于人来说也是公平的,以他一个人的力量,断然不会是你我的对手,我从他那贯通的经脉中,就知道事情远不是咱们看到的那样。”

    “那你为什么不给老三说?”听到凌风的话,虚无子目光如水,含笑问道。

    “既然师兄没有告诉咱们,就是要咱们测试贾儒,让他光明正大的走出这间屋子,化解小师弟与师门之间的恩怨,而贾儒又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奇材,也就说,借着咱们的失败,衬托出贾儒的厉害,由此来奠定贾儒的地位。”说到这里,凌风的嘴角愈发的圆润了,“师兄临了还计划的如此周详,佩服,佩服……”

    “既然你明白,为何还要不惜损耗真元与贾儒硬碰硬?”虚无子淡淡的问道,声音中存在着不解。

    “贾儒很厉害,单论真气的话,他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凌风肯定了贾儒的能力,同时,他又有些担忧道:“年轻人恃才傲物,他很厉害不假,但是,江湖险恶,我要让他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

    “老三也知道了吗?”虚无子点了点头,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没有想到向来冲动的凌风居然粗中有细,表面上是与贾儒不供戴天,实际上,是在用言行告诉贾儒,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

    凌风轻轻的摇了摇头,恬淡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他过不了老三这一关,他就不配统治九幽一脉。”

    “老三的毒……”轻轻的皱了皱眉头,虚无子有些担心。

    “我更担心我和老三走了之后,门外的那些后生晚辈会不会将贾儒碎尸万断了。”说着,凌风的嘴角露出一抹和熙的笑容,随后,他缓缓的闭上眼睛。

    “师兄走好。”说完,虚无子眼角含泪,席地而坐,嘴里念着梵语……

    “知道我是谁吧?”来到隔壁的屋子,微胖之人俯视着坐在地上的贾儒,冷酷道。

    “九幽一脉的毒王——疯子刘。”

    对于疯子刘,贾儒有详细的了解,以前,他被中医界的朋友们称之为疯子的原因是他用药过细,药方是一天一变,一剂一变,对病情的控制达到了极致,这是他的前半生,而他的后半生则是实实在在的疯子了,这家伙竟然对毒物产生了感情,并将之在医药领域的应用亲身验证,大有神农尝百草的气势,所以,对于他以身试毒的这种精神,人们将他和真正的疯子联系在一起,至于文刀刘,却是他的姓氏了。

    “他们两个人都败了,只要你能战胜我的毒物,就算是通过了文武三道的终极测验。”疯子刘冷冷的说道。

    “划条道吧。”贾儒一摊手,缓缓的从地上坐起来,虽说他的精神与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但是,他还是感觉一阵晕玄冲击着大脑。

    “我这里有两瓶极品甘露,咱们一人一瓶喝掉,不死者,为胜。”说着,疯子的目光变得异常的坚定,甚至带着一丝的狰狞,他的手则伸进怀里摸索着……

    在疯子刘的手心中摆着两个白色的陶瓷小药瓶儿,瓶口则盖着艳红色的塞子,虽然平淡无奇,无形中却给人一种森寒的感觉。

    掏出这两个小瓶儿,疯子刘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阴冷道:“这里面装的是十五种巨毒之物的精华,服用之人必于两秒钟之内死亡……”

    “这么厉害。”贾儒目光如水,由衷的赞叹着,道:“我想,我有必要解释一下……”

    “不用解释了。”疯子刘打断贾儒的话,顺手将一个白色的药瓶儿扔给贾儒,道:“喝下这瓶药,一切都结束了。”

    “还是解释一下吧。”贾儒不想疯子刘白白死去,主动道:“其实,咱们之间没有仇恨只有误会,完全没有必要刀兵相见,还要搭上你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