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 223、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二更】

223、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二更】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u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本站0zw,最快更新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最新章节!

“我们还有事,要不你……”

墨上筠笑眯眯地出声,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阎天邢光是站在那里,对时项来说就是打击。

现在时项非要往阎天邢这里撞,撞得个头破血流,不把自己打击死就誓不罢休。但,时项不识趣地要比较,他们可没什么时间奉陪。

打击成这样,差不多了。

墨上筠心善。

“我先走了。”

脸色青了下来,时项丢下这么句话,转身匆匆走了。

一离开凉亭,额角就滑下豆大的汗珠,他抬手一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便出了一身的冷汗。

冷到让他都不觉得这鬼天气有多热。

他步伐很急,若不是怕被误认为落荒而逃,估计已经开跑了。

看了眼他的背影,墨上筠心满意足地收回视线。

只是,一回过头,就见到阎天邢靠近,来到她的右侧,只手撑在了石桌桌面,同时微微弯下腰,低头看向墨上筠。

属于阎天邢的气息,就这么扑面而来。

“就这么算了?”

手肘搭在墨上筠肩膀上,阎天邢低声问着,似笑非笑地看着墨上筠。

“不然?”墨上筠挑眉反问。

阎天邢眯了眯眼。

不是她的情敌,她倒是爽快。

顿了顿,阎天邢看在刚交往的份上,没有深究下去,而是问:“跟他一样的,还有多少个?”

“就他一个。”墨上筠淡淡道。

“一个?”阎天邢眯眼。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你是有多相信我的人格魅力?”

视线紧紧盯着她,眼底淡出几许邪魅笑意,阎天邢一字一顿道:“我只是相信我的眼光。”

“老实说,”墨上筠一顿,将杂志给合了起来,然后抬眼看他,视线撞入了他漆黑幽深的眼睛里,在黑暗中见到自己的身影,她倏地勾了下唇,问,“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

一怔,阎天邢唇角轻勾,反问:“你呢?”

眼睑一掀,墨上筠手一抬,将他放到肩上的手推开,尔后将一瓶矿泉水丢过去,同时站起身。

阎天邢将矿泉水捞到手里。

“走了,带你去我的地盘转一圈。”

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一偏头,不紧不慢地说道。

有点慵懒,有点酷拽。

却在刻意回避问题。

正常女生该有的脸红羞涩,在她坦荡从容的表情里,看不到一丝一毫。

见此,阎天邢唇畔笑意加深,跟上她的步伐。

两人的答案,不言而喻。

都不是逮到好看的就死拽着不放的人。

他们俩在未曾遇见之前,在各自的人生轨迹上,遇见过不少长得好看的人。

怎么偏偏遇上对方,就一个主动撩、一个甘愿被撩了?

还不是……对上眼了呗。

*

墨上筠真的带阎天邢在训练场逛了一圈。

下午五点,阳光没有那么强烈,气温也适时地下降了些许。

墨上筠穿着千篇一律的作训服,戴上作训帽,遮住了额头,隔得远一些,就算气质再突出,也很难引入注目。

以前的墨上筠,这么走一遭,基本不会受到多少关注。

然而,今天有那么点儿不同。

墨上筠身边跟这个引人注目的阎天邢。

并非随时可见的军装,而是一套便装,白衬衫配黑长裤,身姿挺拔,背影颀长,气质高贵,隔得老远,都能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力。

一走近,那俊朗的脸庞,铁血的男人味,差点儿没把人眼珠子给吸走。

擦!

极品男人!

这里一群才在成年年龄线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是颜控,对这等无可挑剔的美颜完全没有抵抗力,惹得诸多女学员都无心训练,恨不能将眼珠子都长在阎天邢身上。

不止如此。

就算是男学员,都忍不住打量阎天邢的身影。

年轻的他们,向往这样冷静沉稳的气质,同时对他那身强大气场蠢蠢欲动。

妈的,这男人就是他们的目标啊!

不过走上一圈,就造成这种骚动,按理来说,多少会有教官过来说几句,偏偏这些教官都认识墨上筠,偏偏这些教官在阎天邢跟前都不够瞧,于是一个个都认怂,没一个敢上去招惹的。

尤其是那些个一起参加过集训营,知道阎天邢是何方神圣的人,险些将眼珠子给瞪出来。

擦嘞!

竟然还会再见到这位阎王!

妈诶!

活阎王竟然会有如此温情的一面?

还跟墨上筠有说有笑的?!

搁在集训营的时候,他们想都不敢想。

“向永明!”

趁自己所带的排休息的时间,秦莲大步流星地来到向永明跟前。

“干啥?”

一直偷偷观察墨上筠跟阎天邢的向永明,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一声。

“墨上筠跟阎教官什么关系?”秦莲倒是一点都不遮掩,直截了当地问道。

“不知道。”向永明斜了她一眼,然后抬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在交往。”

紧紧皱眉,秦莲没好气道:“不知道乱猜什么!”

“呵!”向永明将衣袖往上一拉,摆足了架势,斜了眼自己排那些个被美色所惑的学员,然后压低声音朝秦莲道,“去年年底,阎教官来我们连的时候,有一次以‘墨副连家属’的身份跟我们打过球。以前不觉得,现在……”

说到这儿,向永明朝秦莲递了个“自己意会”的眼神。

家属?!

秦莲一咬牙,气呼呼地走了。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