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极品小厨工 > 第六百零四章 张野的算计

第六百零四章 张野的算计

    第六百零四章  张野的算计

    “飞剑!是飞剑!”

    “我的天啊,为什么会有飞剑这种东西。”

    “这太可怕了,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飞剑。”

    炼尸宗的血袍人纷纷惊呼出来,声音中带着惊恐的颤抖,下意识的就要逃跑。

    哼!

    炼尸宗主却冷酷的哼了一声,把血袍人顿时吓得都哆嗦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这个宗主手段是何等毒辣。

    而且他可是先天二品巅峰的存在,对方就算有飞剑又能怎样。

    想到这些,血袍人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要是宗主能得到这把飞剑,到时候他们的实力就又能成倍的增长,那么自己这些人肯定也会得到不少好处的。

    “小子,你果然让我很惊讶,手里居然还有飞剑,而且还是极品飞剑。”

    炼尸宗主阴冷的说着,语气中带着浓浓的震怒,眼睛里更是透着无比的贪婪,死死的盯着流光剑。

    “哦?看样子你又把主意打到我的飞剑上了?”

    张野丝毫不怕炼尸宗主的威胁,只是淡淡的笑着,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会怎么办呢,威胁?杀人越火?又或者威逼利诱?”

    “小子,看来你是个明白人。那我就给你一条活路,只要你把这把飞剑献上了,再发誓效忠我,我可以留你一命。”

    炼尸宗主的眼睛里闪烁着阴冷的光。

    哼!

    小子,你杀了我这么多人,今日还想善了?

    等我把飞剑骗到手,就是你的死期。

    “啧啧,条件不错嘛,你现在一定在想,只要把飞剑骗到手,立刻就杀了我们?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别人就算寻仇都找不到你?”张野笑着,一语道破炼尸宗主的心思。

    “你……找死。”

    炼尸宗主被人点穿了心思,顿时恼羞成怒,猛地一掌直奔张野的脑袋拍了过来。

    凄厉的掌风阴冷刺骨,巨大的力量就算拍在石头上都能瞬间爆炸,更何况是人的脑袋。

    唰!

    张野瞬间倒退两步,飞剑直奔炼尸宗的前胸刺了过去。

    “哈哈,小子你上当了。”

    炼尸宗主的脸上却透出无比的喜色,滔天法力猛地从掌心中狂涌出来,瞬间就困住了流光剑,无论它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血袍人见状更是大喜,这小子没了飞剑作为倚仗,立刻就变成了他们眼中的羔羊。

    安雪依和苏媚却是脸色大变,心中顿时大急。

    本来她们以为张野仗着流光剑可以抵挡住炼尸宗主,却没想到一个照面,炼尸宗主就把流光剑握在了手中。

    安雪依虽然也是先天二品的修为,对和炼尸宗主相比起来,却是羸弱的不行。

    如果真的生死相拼,她甚至连张野都打不过。

    “这,这可怎么办,张野,你有什么办法吗?”安雪依焦急的问道。

    张野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完了!

    安雪依和苏媚顿时花容失色,显然是明白了自己的结局,心里暗自忐忑。

    言北倒是板着稚嫩的小脸,凶狠的盯着周围的血袍人,大有出手拼生死的气势,心理素质比安雪依和苏媚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

    不过他们暂时还是安全的,因为炼尸宗主根本没有时间搭理他们,而是飞快的把心神沉进流光剑,瞬息之间就抹掉了张野在里面的神识,然后迅速炼化完成。

    噗!

    张野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了几分,恨恨的盯着炼尸宗主,仿佛要把拖进地狱一般。

    哈哈!

    炼尸宗主却不由的猖狂大笑起来,得意洋洋的让流光剑在自己的掌心上微微的旋转着,轻蔑的看着张野一行人,道:

    “小子,你的飞剑现在已经是我的了,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他的眼睛泛着更加贪婪的神色,显然是觉得张野能够轻易的拿出飞剑出来,肯定还有压箱底的宝贝,他要把张野全部榨干后再生生的虐杀掉。

    “哼,告诉你,我们不但是五大隐族的成员,而且还是特勤九局的人。你最好还是赶紧束手就擒,否则上天入地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

    张野仇恨的看着炼尸宗主,语气威胁的说道。

    “哈哈,笑话,简直太可笑了。”

    炼尸宗主根本不在意张野的威胁,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冷冷的说道:

    “看样子你真的没有办法了,那你就没有价值了,我……”

    正说着,陡然间他就看到张野的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然后从他嘴里陡然轻声喝出一个字。

    “爆!”

    他什么意思?

    炼尸宗主的神情微微一愣,旋即脸色大变,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轰!

    三滴碧蓝色的水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飞到了他的面前,就在张野刚才那一声的催动之下,轰然爆炸,阴冷无比的气息瞬间席卷了炼尸宗主,眨眼之间就把他冻成了冰块。

    什么!

    血袍人顿时脸色大变,谁都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看向张野的眼神瞬间无比惊恐起来。

    安雪依和苏媚都怔怔的看着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言北更是瞪大了眼珠子,嘴巴长得都能塞进去一个鸭蛋了。

    呼!

    张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吐了吐嘴里的血沫子,笑着说道:

    “妈的,这个老货还真不好骗,要不是他对飞剑起了贪心,这次咱们可就真的折在这里了。嘿嘿,三滴月之精华同时在身边爆炸,别说是你一个先天二品,就算是先天三品也一样得跪。”

    这……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血袍人和安雪依他们。

    谁都没想到张野从一开始拿出飞剑的时候就已经布置了这个局,他知道炼尸宗主一定会对自己的飞剑产生贪念,然后故意让他把飞剑夺取,然后自己借着一股喷出的鲜血,把三滴经过他特殊处理的月之精华悄然无声的送到了炼尸宗主的身边。

    最后一举轰杀了炼尸宗主,逆风翻盘!

    “我说你们别光看着了,把这些白痴都宰了,咱们好回家啊。”

    张野苦笑一声,自己还是受了一点伤的。

    唰!

    安雪依和苏媚的眸子里顿时燃起了滔天的愤怒,显然想起了刚才的羞辱,言北更是狂吼一声,已经冲向了最近的血袍人。

    只是谁都没看到,张野就在他们开始厮杀的时候,却悄然的收回了流光剑,然后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