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1007章:冰境

第1007章:冰境

    四爷呆呆的立在原地,一双眼睛圆溜溜的盯着郭义。

    活了一辈子,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打自己。

    况且,打人不打脸。郭义这一巴掌实实在在的打在了四爷的脸上,虽然四爷用内劲挡下了郭义这一巴掌的力道。但是,这一巴掌打在四爷的脸上,顿时让他火冒三丈。

    “天啊,这小子疯了。”

    “他竟然打了四爷的脸?”

    “完了,完了,这小子活不过今天了。”

    身后齐家之人纷纷摇头。

    噌!

    郭义突然站了起来。

    哗啦啦!

    一帮人吓得连连往后退。四爷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了,他的左脸一片通红,这打得不仅仅是脸,更是关系到自己的尊严。四爷岂能咽下这一口恶气?他望着郭义,道:“好小子,老夫活了六十多岁,你是第一个敢打我脸的人。”

    “打你脸算什么?”郭义轻蔑一笑,道:“杀了你又何妨?”

    “好大的口气。”四爷大怒。

    右手猛然一拍。

    一股强大的内劲猛然席卷而去,气势滔天。这气势之中不仅蕴含着郭义的巨大能量,同样也蕴含着强大的霸道之气。气量如山,气势如虹。

    一掌下来,四爷再次抬手又是一掌。

    一掌接着一掌,连绵不绝,宛若那惊涛骇浪一般,一层连着一层,一道卷着一道。这气势直接把两人中间那一个钢制的玻璃茶几拍碎了,碎裂的玻璃卷杂在其中,混成了一堆。

    “此子必死!”

    “触怒了四爷,有几个人能活着的?”

    众人纷纷开口说道。

    “仙尊?”紫星吓得不轻。

    “仙尊小心!”紫月捂着粉唇。

    郭义轻蔑一笑,嘴角扬起了一抹冷冷的笑容,然后说道:“萤虫之火,岂敢与皓月争辉!”

    对方纵然强势。那又如何?

    在郭义面前,这种所谓的强势在郭义的眼里根本就不足为惧。

    郭义祭出镇天尺。

    那一尺余长的镇天尺握在郭义的手中,却有些不够分量。

    “他拿的什么?”

    “小仙女的魔棒吗?”

    一群人顿时嘲讽了起来。

    郭义在紧要关头竟然握着一根玩具木头?这东西看起来十分的不起眼,黑漆漆的,也没人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郭义这般年轻,武道力量也不怎么样,拿出来的东西自然也不被大伙放在眼里。

    “找死!”四爷一跃而起,右手再一次铺天盖地而来。

    三股气浪,宛若滔天之力。

    郭义轻笑一声,不屑道:“看我一力破之!”

    手持镇天尺,猛然拍了下去。

    那一尺余长的镇天尺猛然从天儿落,瞬间变成三米多长。

    轰隆!

    一尺扫落,什么掌风,什么滔天之力……尽数被横扫。那镇天尺猛然砸在了四爷的胸口上。人顿时飞出了七八米,撞在了背后的墙壁之上。

    哗啦!

    墙壁上的玻璃墙顿时碎裂,碎裂的玻璃哗啦啦的从墙壁上脱落下来。

    噗哧……

    四爷吐了一口鲜血。

    “四爷竟然败了?”

    “我去,这也太夸张了吧?四爷竟然败在这个小子手中?”

    众人一阵惊叹。

    郭义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而四爷却已经六十多岁的武道者,在武道一途之上四爷的造诣肯定超越了郭义。可是偏偏结局让所有人出乎预料。

    “四爷!”齐明山快步走去。

    “我……”四爷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圆睁,道:“怎么……怎么可能?区区一个武道大师,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绝对不可能!”

    四爷怎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呢?他宁愿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郭义悠然站直了身体,紫星和紫月分别立于郭义背后,两人看到郭义大展神威,顿时内心也跟着自信满满了。紫星大喊道:“仙尊,你好厉害。”

    “是啊是啊,简直太厉害了。”紫月也惊呼。

    被人吹捧,还是这等漂亮的女孩子,郭义也忍不住有些虚浮。

    郭义挥了挥手,道:“这不算什么,不是我实力厉害,而是因为这小子实力不济,根本就是一块木头。”

    哗!

    众人诧异。

    四爷奈斯南宗派的大高手,足有推山填海之力,曾几何时,有人见过四爷一掌切了一座山头。那力量何人能及?却不想这小子竟然敢扬言四爷不过是一块木头?

    什么是木头?

    立着被人打,横着被火烧。

    这就是木头。四爷乃是大高手,在辽东地区多少人对他敬仰?

    “这小子好嚣张啊。”

    “太狂了,狂得都特么没边儿了。”

    众人齐声说道。

    四爷脸色难看至极,刚刚那一尺落下,四爷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在关键时刻,他以强大的内劲之力挡下了郭义的那一击,护住了内脏,护住了经脉,虽说现场有些惨烈,但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危。

    “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四爷往前傲然问道。

    纵然败下阵来,他依然不把郭义放在眼里。四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郭义手中的镇天尺。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败下阵来,全然是因为对方手持镇天尺,这镇天尺必然是灵器级别的好东西,若非拥有这等好东西,自己也绝对不可能败得这般惨烈。

    “你算什么东西?”郭义背负双手,双眸淡然的看着对方,道:“手下败将,何以言勇?”

    “你!”四爷被郭义的一句话气的堵回去了。

    郭义轻笑,然后说道:“你打赢了我,你才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和来历,否则,你在我眼里跟他们一样,都是一条狗而已。既然是狗,人自然不与狗语。”

    “不识好歹的东西。”四爷怒吼,道:“你以为只有你拥有灵器吗,看招!”

    随即,四爷立刻掏出了一面冰境。

    身形陡然提升。

    唰!

    无数冰晶从天儿落,所落之处,无不被冰雪所封,桌子,椅子……瞬间被冰雪冻住。冰晶落在郭义身上,郭义立刻就被冰雪所封,被寒冰所冻。宛若一块冰雕一般立于原地。

    “好家伙。”

    “厉害了,这镜子就是南宗派的传宗之宝吧?”

    众人纷纷惊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