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亿万老公晚上见 > 第4章 咱们去把婚离一下

第4章 咱们去把婚离一下

    !--

    -->

    不过那副姿态分明就是个妻管严,只差没有跪下来了。

    难以想象雷厉风行的祈大总裁,竟然从口中说出“对不起”三个字。

    外界不是传闻,祈泽的字典里没有“错”这个字吗?就算真的犯错了,也会用他的手段将错的变成对的。

    “老婆,我们回家吧。”祈泽搂着身体僵硬的温映萱离开会所。

    “祈泽,你不能……”米苏正准备开口拦住祈泽,却被徐婧伸手一把拦住了。

    “还嫌我不够丢人吗?”徐婧双眸怒不可遏的蹬着米苏。

    “可是,他刚才喝的酒……”米苏话还没说完,便被徐婧伸手捂住了嘴巴,眼神充满警告的看着她,米苏终于安静下来,静静的看着祈泽离开。

    回到别墅,祈泽恢复了冷若冰霜的脸,手指用力的扯开领带,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冰水后走去阳台。

    温映萱站在窗边偷偷的瞄着,看祈泽似乎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难道,他心里其实还是喜欢着徐婧的吗?那我岂不是干坏事了?”她懊恼至极的咬着手指头,看着祈泽咕噜咕噜的喝下一整瓶冰水,难道是在降火?

    等会,他该不会是要大开杀戒吧?

    “那也不能怪我吧,谁叫你一开始没跟我讲清楚呢……”温映萱低着头,手指来回的揉着窗帘,心中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去问他关于那块地的事情。

    高大的身影忽地来到她面前,顺着笔直的裤管往上看,那人微醺的脸微红,眼神多了一丝迷幻。

    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他的眼神有一丝丝迷离,脚步渐渐走向她。

    温映萱错愕的看着他,忍不住还是开口问道,“祈少,我今晚上的表现,你可满意?那块地是不是……唔……”

    他忽然贴近她身边,宽大的手掌捂住她的双唇,将她没说完的话也堵在喉咙里了。

    皱着眉头,似乎十分难受的样子。

    “祈泽,你干嘛……不可以……”

    ……

    翌日。

    白云慵懒的飘荡在空中,暖暖的阳光透过云层洒向地面,温映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余光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一份文件,她伸手拿过来看了看。

    “土地转让合同”几个字映入眼帘,而此刻她却没法高兴起来。

    温映萱将合同放下,拖着酸痛的身体来到浴室,镜子里,除了那张脸之外,身上到处都是男人留下的印记。

    她皱着眉头迅速洗完澡后回到房间里穿好衣服,拿出一条丝巾缠绕在脖子上,挡住那紫红色的吻痕,随后拿着合同前往温家。

    温父拿着合同顿时喜笑颜开,对温映萱也客气了几分,一口一个好女儿的叫着。

    “爸爸,那个户口本可以给我了吗?”温映萱开口道,既然合同到手,而今天也是之前约定好的离婚日期,她现在想要快点结束这段“交易婚姻”。

    “是祈泽叫你来拿的吗?”温父问道,似乎还不想要女儿这么快结束这段婚姻。

    昨晚上祈泽犹如狂野的猛兽,没有给她一丝喘气的余地,而今天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也不知道,两人之间根本毫无交流,无论如何她都要尽快结束掉这段关系,温映萱害怕父亲会逼着她再去祈泽那要什么,那自己这辈子就耗在那了。

    她点点头撒谎,“对,他现在就在民政局等着我了,所以得快点,要是惹他不高兴了,我怕这合同……”

    “那我现在就去拿。”温父一听,立即便起身朝着房间里面走去。

    温映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拿到户口本后,便打车前往民政局,路上给祈泽发了个信息。

    “民政局见。”

    她拿着户口本,怀揣着马上就要解放了的喜悦,在民政局门口等了整整一个下午,祈泽的影子都见着,打他电话则一直都是忙碌状态,一直到民政局下班,她的心情一落千丈,愤然回到祈泽的别墅中。

    偌大的房子里,四处残留着两人纠缠过的痕迹,沙发、地毯、浴室、卧室……

    温映萱的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等待着男人回来,既然现在合同也到手了,她更加没有必要演下去了,每天面对这样一个冷情狂妄的祈少,迟早会折磨出神经病来,这个婚她一定要离!

    一直等到下半夜,温映萱的愤怒渐渐被时间消磨,疲倦的眼皮已经快睁不开了。

    门外,听到停车的声音,紧接着大门被打开,男人迈开修长的腿走进来,来到沙发边,低头看着像一只猫咪蜷缩在沙发里的女人。

    “祈泽,今天你为什么不去民政局?”温映萱打着哈欠问道,努力想要撑开眼睛,浓浓的困意却根本抵挡不住,让她一次次的闭上。

    “忙。”惜字如金的男人冷淡的回应了她一个字。

    “哦,那明天有空吗?咱们去把婚离一下吧。”温映萱揉了揉眼睛,抬头看着眼前的大冰山。

    男人没吭声,而是蹲下将她横抱起朝着房间里走去,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软绵绵的被子包围着她,瞬间眼睛就再也睁不开了,迅速进入梦乡。

    注意到放在床边的户口本,他的眉头顿时皱了皱,直接将户口本锁在了他的保险箱里。

    第二天温映萱醒来,翻遍了整个别墅,也没有找到户口本,而祈泽一大早便去公司了,温映萱急得快要疯掉了。

    “不对,我好好想想,昨晚上到底放哪里了?”温映萱脸色苍白的坐在沙发上,户口本没有了,她的婚怎么离啊?

    而且要是让温父知道她丢失户口本的事情,大发雷霆的避免不了的。

    忽然间,她注意到了房间角落里的监控器,之前发现每个房间都有监控器的时候,温映萱还嘲笑祈泽有被害妄想症,不过现在她顿时心中燃起希望了。

    她打开祈泽的私人电脑,想要查看昨晚上的监控器,却发现电脑上了密码,她连桌面都进入不了。

    无奈之下打电话给祈泽。

    “祈泽,你电脑密码是多少啊?”

    “做什么?”

    “我户口本找不着了,我想要看看监控器看我昨晚放哪里去了。”

    “密码我不记得了。”

    “什么?不记得了!你自己的电脑密码怎么不记得了?你是在耍我吗?还是说户口本是被你藏起来了?!”正着急的温映萱,气不打一处来,张口便质问他。

    “是又怎样?”电话那头,男人声音依旧平静淡漠。

    温映萱身体顿时僵住在那,“什么?你藏我户口本干什么啊,你还想不想离婚了啊?”

    她实在搞不懂,这个男人藏她户口本干嘛!

    “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