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其他小说 > 道门生 > 第1192章 阴灵夺舍

第1192章 阴灵夺舍

    虽然此地的阴雾极为浓郁,并且梁天琼还修炼了某种隐匿身形的神通,当消失在阴雾中后,身形瞬间就不见了踪影。就连东方墨神识探开,也没有察觉到此女的任何踪迹。

    不过他却仗着惊人的耳力神通,紧跟在前方那道若有若无的破风声后,犹如牛皮糖一样将此女死死黏住,而且两人之间的距离还越来越近。

    某一刻,东方墨看向前方阴冷一笑,只见他喉咙鼓动了一下,接着蓦然张嘴。

    “咻!”

    血透丝从他口中迸射而出。

    当血透丝就要没入前方阴雾当中的某处时,只见阴雾忽然翻滚了起来。

    梁天琼的身形乍现而出,此女手指飞快结印,手掌闪电般向着前方一掌拍了出去。

    “砰!”

    一只银色的巴掌结结实实的拍在了血透丝之上。

    随着一声爆响,血透丝顿时爆开成了一股血雾,徐绕在那只银色巴掌的周遭。

    不过遭此一击,银色巴掌亦是暗淡了下去,同时梁天琼的身形向后退了半步才堪堪站稳。

    这一刻此女脸色微变,不想这道血丝如此势大力沉。

    在挡下这一击的刹那,此女想也不想的霍然转身,“唰”的一下从东方墨眼前消失。

    “哼!”

    东方墨一声冷哼,将耳力神通施展开来,毫不犹豫跟上了此女的步伐。

    仅仅是追出了千丈左右,他便再度张嘴。

    “咻!”

    又是一根血透丝从他口中激射而出。

    前方梁天琼的身形再次被逼的显现了出来。此女转身之际一掌拍出,一只法力凝聚的银色巴掌,便拍在了血透丝之上。

    随着一声爆响,血透丝又一次被此女给拍成了血雾。而此女的娇躯亦是震了震。

    梁天琼方向一变,向着左侧激射了出去,刹那隐匿在了阴雾当中。

    东方墨脸上浮现了一抹戏谑,而后继续对着此女穷追不舍。

    当他再度追出了千丈左右后,蓦然张口。

    “咻!”

    第三根血透丝激射而出。

    不止如此,同时他右手手腕一转,一道细若发丝之物,紧随在血透丝之后迸射了出去。

    梁天琼背后仿佛长了一双眼睛,当感受第三条血透丝激射而至后,此女转身的刹那,又是毫无花哨的一掌拍了过来。

    “砰!”

    这一条血透丝顿时爆开。

    不过此女脚步也向后一个趔趄。

    “噗!”

    就在此女还来不及站稳之际,忽然只听一声轻响传出。

    仔细一看,那一只由法力凝聚的银色巴掌,掌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不仔细都难以看清的小孔。

    仅此一瞬,梁天琼脸色大变。

    这一刻的此女感受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危机迎面袭来。

    关键时刻,此女的一双瞳孔化作了重瞳,跟她灵宠的重瞳看起来颇为相似。

    与此同时她终于看到了就在她近在咫尺的地方,一根淡淡的银线,就要一闪即逝的没入了她的眉心。

    梁天琼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千钧一发之际,她只来得及将脸颊一偏。

    只听淡淡的“呲”的一声,那条银线从她眼前激射而过,被她险而又险的避了过去。

    但是在东方墨的操控下,这条银线突然一个折返,再度向着她的眉心迸射而来。

    好在这一次此梁天琼有了准备,其玉足一踩,身形向后一个空翻,落在了数丈之外。

    东方墨见此只是心神一动,一击落空的碧游丝激射而回,重新缠绕在了他的食指指尖上。至此,他才再度抬头看向了梁天琼此女。

    此女落在数丈之外后,脸上满是惊怒之色。

    可紧接着,她就脸色再变。

    只见在她额头的位置,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血痕。

    虽然此女躲过了之前碧游丝刁钻无形的一击,但额头还是被擦破了些许皮毛。

    只是碧游丝上,被东方墨涂抹了一种尸毒,此女被擦破皮毛之后,霸道的尸毒顿时向着她身躯内钻去,即使她想要阻止都晚了一步,尸毒已经融入了她浑身的血液当中。

    这一刻她只觉得体内的法力变得异常迟缓,而且身躯逐渐开始麻木起来。

    梁天琼震怒的看着了东方墨一眼,接着她翻手取出了一张符箓,一把将此符给捏爆。

    随着符光将她淹没,其身形一动之下,速度比之刚才暴涨了数倍之多,眨眼就从东方墨面前消失不见了踪影。

    这时就算东方墨仗着耳力神通,也仅仅是数个呼吸的功夫,就失去了对此女的追踪。

    “想走!”

    不过他看着此女离去的方向,东方墨眼中杀机浮现。

    他身形一动,消失在了此女离去的方向。

    这一次他除了将耳力神通探开之际,更是将嗅觉神通施展了出来。顺着此女留下的那股淡淡气息追去。

    在东方墨看来,此女中了尸毒,行动会越来越迟缓,必然会先找一个地方将体内的尸毒压制。

    果不其然,此时在距离他数十里之外,梁天琼周身的灵光逐渐暗淡并消失,此女身形一个晃的显现了出来。

    惊惧的看了身后一眼,随即她便转过身来,四下一望。

    下一息,她就看到在前方百丈之外,阴雾竟然化作了墨色。

    见状此女先是一惊,随即她便银牙一咬,仿佛做出了某个决定,闪电般冲了过去,直接没入了墨色的阴气当中。

    在深入此地数百丈后,她盘坐在了半空,接着法力鼓动,试图将体内躁动的尸毒给压制下去。

    她也不知道体内中的是什么东西,但这一路走来,她身形越发麻木,照此下去最终她恐怕将动弹不得。

    而今她深处墨色阴气当中,说明此地有高阶阴灵出没,若是寻常情况下,此女自然会谨慎行事,不过现在说不定这反而是她的一个机会。

    “呼啦!”

    可是此女刚刚运转了法决小片刻,就只听一声破风声响起。

    “不好!”

    此女唰的抬头,随即想也不想的玉手一挥。

    “咻咻……”

    两颗精美的核桃再度旋转着激射而出。并且这一次,核桃上还爆发出了璀璨的金光,凡是靠近之物,都会被金光给直接洞穿。

    就在她祭出了此物向着身后某个方向袭去的刹那,一只小碗状的法器陡然迎了上来。

    接着这只小碗大涨到了丈许,从其底部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吸力。一罩之下,竟然将那两颗核桃法器给吸了进去。

    “嘭嘭嘭……”

    那两颗核桃仿佛有灵智一般,此时左冲右突的四处撞击,半空的小碗法器剧烈的震动了起来,表面灵光在明灭不定的闪烁。

    “嗡!”

    电光火石见,此女头顶一股威压,以及一大片阴影同时罩下。

    蓦然抬头,梁天琼就看到一颗足有百丈大小的浑圆巨石,从天而降。尚未落下,一股重力瞬间从此物上爆发。

    “轰”一声,此女身下方圆百丈之地,被这股重力下压的向下凹陷了十丈深度。

    “不!”

    这时的她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恐之色来。

    只是在头顶的重力,还有体内尸毒的侵蚀下,她根本就难以动弹。

    关键时刻,她只能手指掐动,周身顿时浮现了一层护体罡气来。接着她一翻手,一只白色的油纸伞亦是撑开,冉冉升起的挡在她的头顶。

    “轰隆!”

    下一刻百丈大小的巨石直接将此女给淹没,接着去势不减砸进了沼泽当中。

    一时间整片沼泽都剧烈地震动起来,浮现了一条条裂纹,浑浊的淤泥灌入了其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呼啦!”

    东方墨身形从半空显现,此时他伸手一招,本命石缓缓升起,一震之下,其上浑浊污水便轻易剥离而下。

    这时他低头向着下方望去,而后就看到了梁天琼此女正躺在了下方一颗巨坑的地步,此时娇躯残破,双目紧闭着,而那柄灵光暗淡的油纸伞,则落在此女的一旁。

    当感受到此女体内还有一丝淡淡的生机后,东方墨讥讽一笑。

    可他还来不及动作,忽然间周遭一股阴冷无比的气息,顿时笼罩而来,让他浑身汗毛竖起,浑身充斥着一种阴冷之意。

    “嗖……”

    一道黑影快若闪电的从某个方向,掠向了下方的深坑当中,一闪便某入了梁天琼的身躯。

    东方墨目光如鹰,他看到那道黑影似乎是一具阴灵,而周遭所有的阴冷之气,正是从这具阴灵身上爆发。

    “唰!”

    仅此一瞬,梁天琼紧闭的双目便陡然睁开。

    只是在此女的双瞳当中,竟然浮现了一抹阴冷的惨白之色来,让人视之不由一颤。

    “夺舍!”

    在看到这一幕的刹那,东方墨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