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道门生 > 第1011章 木系宝物

第1011章 木系宝物

    盘坐在密室中的东方墨,这一刻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他率先拿起了赢良的储物袋。

    虽然此人只有神游境修为,可他乃是血蝠族天音殿殿主之子,想来跟伏灵在炼尸宗的地位差不多,因此他对此人储物袋中都有些什么东西,还是比较期待的。

    让东方墨意外的是,赢良的储物袋上并没有布置任何禁制手段,他法力注入其中后,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

    见此他先是一愣,接着就抓住储物袋猛然一挥,顿时一大片东西,哗啦啦的洒了出来。

    这一刻,东方墨目光如鹰的扫视着。

    然而半响之后,他神色不禁抽动起来。

    只因赢良的家当,只能寒酸两个字来形容。除了几套衣袍之后,就是几块炼器材料,一只小小的木匣,还有几只玉简了。

    东方墨率先将那木匣拿了起来,打开之后发现其中是几块指甲盖大小的银极之铁,见此他倒是有些意外,而后毫不客气的据为己有了。

    接着他又拿起了那几只玉简,逐一贴在额头查看起来。

    而当他将每一只玉简都查看过后,就发现玉简中所述的全都是地图,而且是火河秘境中的地图。东方墨猜测应该是此人在焱罗星域上不同地方购买的。

    至于那几块炼器材料,除了一块玄武钢让他侧目三分之外,其余的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大的价值,就算炼化到本命三石当中,他甚至都觉得麻烦。

    最后他还不死心,将此人的那几套衣物也细致的检查了一番,不过这些衣物都是凡俗的布料,甚至连法器都称不上。

    得到这个结果之后,东方墨更加郁闷了。他不禁猜测起赢良此子,到底有没有骗他。堂堂天音殿殿主之子,莫非才这点东西。

    不过之前他曾炼化了一小部分禹九的记忆,从此女的记忆中他得知,禹九还有赢良,以及一个血蝠族的归一境长老,是一同来到焱罗星域的,而且就算赢良修为最低,但禹九却对他颇为尊重,因此东方墨猜测此子应该没有骗他才是。

    撇了撇嘴之后,他将这些东西归纳收拾了一番。

    思量片刻,他又拿起了禹九的两只储物袋,并用了半日的时间,施法将其全部打开。

    让他欣喜的是,禹九的储物袋中,东西着实不少。

    其中一只储物袋似乎是专门用来盛装法器、灵石、各种材料,以及此女的贴身衣物的。

    “咦!”

    某一刻,当东方墨正仔细查看此女储物袋之际,只听他诧异出声。

    接着他伸手一抓,从此女储物袋中取出了两块晶黑色的菱形石头。

    “魔元石!”

    看到这两颗石头之后,东方墨大喜过望。

    万万没想到,他还能从此女手中找到这种东西,如此的话,他就能借助这两块魔元石,恢复体内些许魔元了。当初在煞气之湖的湖底,他在苦智的唆使之下,将体内的魔元尽数散尽,才走出了那座菩提金刚阵,而仅仅是靠七妙树的气息,他恢复起来极为缓慢。

    片刻后东方墨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激动,继续将此女的储物袋仔细查看起来。

    接下来,除了数百颗极品灵石之外,他还找到了足足有两斤之多的银极之铁,这让他又惊又喜。

    至于储物袋中的一柄长剑法器,还有一枚鳞片炼制的小盾,他仅仅是多看了一眼,便将这些东西全部收了起来。

    接着将注意力投向了此女的另外一只储物袋。

    拿起此物后,他毫不犹豫的法力鼓动,探入了其中。

    可随即东方墨就发现这只储物袋中的东西并不多,只有寥寥几样。

    两捆血色竹简,两只玉简,以及几只散发出淡淡波动的玉瓶,便是这些了。

    东方墨先将那几只最吸引人注意的玉瓶拿起,逐一打开,只见其中是散发出不同气味的各种丹药。

    因为尚不明确这些丹药的用途跟效用,他可没有丝毫想要品尝一番的打算。

    而其中最让东方墨侧目的,就是一粒呈现碧蓝色,表面还有着三只恶鬼图案的丹药。就算是如今的他,也能从此物上感受到一种淡淡的危险之感。

    摇了摇头后,他又将目光投向了那两捆血色的竹简,还有那两只玉简上。接着他先拿起了一只玉简,贴在了额头。

    半天后,东方墨终于将两只玉简还有两捆竹简上的内容,全部查看完毕。

    这时的他,脸上古井无波,看不出是喜是忧。

    那两枚玉简中的一枚,讲述的应该是此女的师尊或者某个长辈,给她颁布的任务,让禹九此行在火河秘境中,务必要找到十斤银极之铁。

    另外一枚,则是火河秘境的地形图。

    而那两捆血色竹简就有点意思了。

    其中一只竹简上讲述的,乃是一种叫做血身的血道功法。不过这里所说的血身,跟他的血影分身却是有着大大不同的。

    竹简中描述的血身,乃是用法力还有精血凝练而成,外貌跟本尊可谓一般无二。不过这血身却有两大神通,一是可以瞒天过海,从而金蝉脱壳,跟灵身具有类似的作用。二是可以自爆,且威力奇大无比。

    东方墨这时立刻就想起了当初在他一阵狂轰当中,禹九六颗生罗珠的防御终于被破开了,可是面对其中的禹九,此女的身躯突然爆开,让他吃了一个不小的亏。不用说当初的禹九,就是施展的这种秘术了。

    另外,要炼制出血身并不算困难,只要有足够的精血跟浑厚的法力支持就行。唯独过程颇为费时费力,就算禹九此女,也要花费数十年时间,才能炼制出一具来。

    东方墨对此术极为感兴趣,而且他肉身前强悍,精血充沛,说不定炼制血身的效率,比禹九还要更高。

    而最让他在意的,其实还是最后一捆竹简上所称述的东西。

    跟他想象中的一样,竹简中讲述的,正是如何炼制生罗珠。

    但让东方墨失望的是,禹九之前并没有说谎,生罗珠这种类似于法器的东西,只能最开始就用自身的精血温养,才能炼制而成。而且此物除了原主人之外,任何人都无法操控,落在别人手中,也发挥不出任何作用来。

    得到这个结论他自然有些不甘,因为他手中的那颗,乃是真正的十二生罗珠。

    要知道禹九的仿制品都能发挥出阻挡他狂风骤雨攻击的效果,若是他能够将手中的这颗生罗珠利用起来,威力就难以想象了。

    东方墨估计,若能能发挥出效用的话,此物抵挡破道境修士的攻击,想来不是问题。说不定就算归一境修士对他出手,也能抵挡一二。

    可是事与愿违,对此他即使再不甘心,也没有任何办法。

    于是他将禹九的东西整理收纳,最终又看向了严钧的储物袋。

    这一刻东方墨就像早有目标一样,目光瞬间就落在了其中一只上,只因他感受到散发出浓郁木灵力的,正是这一只。

    让他心中隐隐跳动的是,他虽然搜了严钧的魂,可是就算此人也不知道那件木系宝物到底是什么。因为那是火皇族高阶修士交给他,让他还有韩灵等人享用完火乳离开之际,必须将此物留在须弥空间,只为温养三千年以后那一池火乳的精纯程度之用的。

    当他轻易打开严钧的储物袋,虽然早就知道此人储物袋中都有些什么东西,不过当看到那足足十斤左右的银极之铁后,东方墨依然呼吸都显得急促起来。

    如此的话,加上他自己之前在熔岩之湖中采集到的,要炼制那件法器的银极之铁数量,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东方墨法力鼓动,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只就像是翡翠打造的碧绿色玉匣。

    看着此物,他陷入了沉思。正是这只玉匣,封印着那件连严钧都没有见过的木系宝物。

    而今在玉匣上,贴着一张表面刻着一只小锁图案的黄色符箓。

    东方墨沉吟片刻后便手指伸出,掐出一种古怪生涩的法决。片刻后,向着玉匣上的符箓屈指一弹。

    “咻!”

    一道淡淡的白光没入了符箓当中。

    接着奇异的一幕就出现了。

    只见黄色符箓上的小锁图案,就像活了过来,竟然在缓缓地开启。并且仅仅是数个呼吸的功夫,当小锁彻底开启之后,黄色符箓上的灵光骤然暗淡下去。

    不止如此,下一刻此符“砰”的一声忽然碎开,变成了一撮灰色的灰烬轻飘飘地洒落而下。

    “呲!”

    一股浓郁的青色烟雾,从玉匣的缝隙中喷涌而出,速度之快,让人防不胜防,并且正好喷在了东方墨的脸上。仅此一瞬,东方墨大惊失色。

    不过当他从青色烟雾上,感受到了一种浓郁的木灵力袭来,让他浑身说不出的舒爽后,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并且随即也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他压下心中的激动,再度屈指一弹,一股巧劲顿时将玉匣的盖子给弹开了,露出了其中一物来。

    当看清此物的瞬间,东方墨先是一愣,紧接着他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尖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