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其他小说 > 道门生 > 第547章 强夺

第547章 强夺

    东方墨心中啧啧称奇,他在筑基期大圆满时,若是灵根没有变异的话,必然不是这少年的对手。

    这时他同样举起了右手,五指平伸,毫无花哨的一掌对着前方拍了过去。

    就见一只晶莹的巴掌,和那只殷红色的拳头瞬间对轰在了一起。

    “噗!”

    下一刻,少年的身躯翻飞了出去,并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

    此时他体内法力紊乱,好一阵难受。若非他皮肤上的罡气抵挡了那一掌大半的力量,这一击足以将他伤的更重。

    他身形在半空几个翻转后,就落在了地上,蹬蹬后退中不断的将脚下枯骨踩碎。

    然而东方墨一击将少年震退后,随着波的一声轻响,之前少年施展的那只殷红色拳头,忽然爆开成一片血色的烟雾,猝不及防之下将他罩在了其中。

    仅此一瞬东方墨就感觉到行动受阻,而且随着呼吸,那种眩晕之感,使他身躯都晃了晃。他没想到周身这股烟雾,竟然如此厉害。

    于是他虎躯一震,一股排斥之力将那股烟雾挤开在三尺之外。

    落在远处的少年见此眼中喜色一闪,深知机不可失,他双腿对着大地一蹬。

    在他这一踩之下,他脚下方圆三丈的枯骨,直接化作了粉末。其身形借力冲天而起,高举手中长棍,向着笼罩东方墨的那团烟雾怒斩而下。【零↑九△小↓說△網】

    “噗噗!”

    关键时刻又是两声轻响传来,两根手臂粗细的藤蔓钻出,快若闪电的将他双腿脚踝缠绕,并往下一拽。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两根藤蔓的颜色,竟然呈现一种坚固的墨色,给人一种犹如钢条一般的坚固感。

    少年在半空的身形顿时一个趔趄,被向下拽了下去。

    “嗡!”

    当他踏在地上后,双腿猛地一震。但紧接着他就骇然的发现,那两根藤蔓纹丝不动。

    他眼中露出诧异,与此同时,他脚踝上的殷红色罡气蠕动起来,将缠绕的藤蔓包裹。

    “呲呲呲!”就听一阵腐蚀的声响传出。

    可被东方墨注入了生机的墨色藤蔓,在这股腐蚀下根本没有损伤到分毫。

    少年自然不可能死心,他将手中长棍一抡,对着身下挥去。

    “梆!”

    一声干硬的声音落入他的耳中,在长棍一砸下,那两根藤蔓依旧毫发无损。

    至此,少年神色终于大变。

    “咔咔咔!”

    然而不等他反应,他脚下一根根藤蔓钻出,在一阵扭动下,编织成了一座遍布木刺的枯牢,将他禁锢其中。

    成百上千的尖锐木刺从藤蔓上冒出来,抵在了他催发的那层殷红色罡气上才停下。

    仅此一瞬,少年蓦然感觉到殷红色的罡气,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随时都会破开一般。那时,想必那些木刺就会将他扎成马蜂窝。

    看着前方从血色烟雾中闲庭散步一般走出来的东方墨,他终于明白,他和这道士的实力有多么的悬殊。东方墨甚至没有怎么大神通,就将自己给禁锢了下来。

    念及此处,少年心中不知不觉生出了一种挫败感。这些年来,他自从能斩杀凝丹境修士,就开始渐渐地目中无人起来。看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太过于自大了。

    就在他体内法力鼓动,支撑着皮肤上颤抖的罡气不会立马破碎时。在他背后,一根细小的藤蔓钻出,灵蛇一般将他背上那只包裹卷了起来,而后藤蔓生长,主动送到了东方墨的面前。

    东方墨如今对木灵力的掌握,已经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做到这一点,自然是小菜一碟。

    将面前的黄布包裹拿在手中后,他清楚的感觉到此物震颤的越发厉害。其中不断发出哗啦哗啦的流水声。

    与此同时,在他储物袋中的温神玉,像是回应一般,不时会抖动一下。

    少年神色难看,但却不敢妄动,只是阴沉的注视着东方墨。

    东方墨并未多看此人一眼,如今他眉头紧皱,全神贯注的观察着手中的黄布包裹。

    最终他还是伸出手来,将那层黄布拿下。

    就见一只造型奇特的圆壶,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圆壶呈现灰色,在上端还有一个小小的圆形孔口,孔口上塞了一只木塞。

    看到这只圆壶,东方墨沉吟片刻后,将此物摇晃了一下。

    “哗啦哗啦!”

    随即他就感觉到,其中的确有一股液体在动荡。

    东方墨不知其中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并未妄动,而是看向他花费了好一番手脚,才抓住的少年道:“此物是什么!”

    “哼!”

    面对他的问题,少年一声冷哼。

    见此,东方墨眼中凌厉一闪。

    “扑哧!”

    一声振翅的声音响起后,少年肩头突然多出了一只外形神俊,形似鹰隼的灵兽。

    而当正视这只灵兽管状的瞳孔时,少年脸色没由来一白,此时他感觉到神魂都在颤栗。刹那间他就明白,在无法动弹的情况下,肩头这只灵兽要杀了他易如反掌。

    “说吧!”东方墨淡淡开口。

    闻言,少年摇头苦笑起来,知道在劫难逃了,于是终于出声。

    “我也不知道其中是什么。”

    “嗯?”东方墨眼中凌意更甚,显然不信他所说的。

    “贾某得意思是,我并不认识其中的东西。”少年补充道。

    听到他的话,东方墨眼睛一眯,好似在思量着其中的真假。

    他本来可以直接将这少年吸入镇魔图,而后从他神魂口中知道答案。但此事是他夺宝在先,这少年至始至终都从未招惹与他,虽然他性格狠辣,可该有的原则还是有的。

    沉吟一会儿后,他最终还是伸出手来,捏住了圆壶孔口的木塞。

    “波!”

    一声轻响后,他将木塞轻而易举的拔了下来。

    几乎是刹那间,一股乳白色灵气,从圆壶的孔口喷了出来。

    这些乳白色的灵气,粘稠的都成了丝状。当东方墨不经意吸了一口后,顿时觉得奇经八脉四通八达,惬意的都快要闭上了双眼。

    他此生从未见到过如此浓郁的灵气。就连当初万灵山脉那条地底灵脉,灵气也没有粘稠到这种程度。

    但他立马回过神,而后透过圆壶的孔口,看向其中。

    “这是什么东西!”

    当他看清壶中之物后,惊诧的语气顿时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