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林羽江颜 > 第206章 来自京城的礼物

第206章 来自京城的礼物

    “皮泽,这件事你一定要给我查清楚!是谁的责任,一定要追究到底,!”韦誉恒沉声道,“但是你记住一点,一定要依法办事,公事公办,不得出现冤假错案!”

    “是!您放心,我肯定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皮泽身子一挺,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行,去吧。”

    韦誉恒把档案交还给他,但是皮泽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怎么了,还有事儿?”韦誉恒纳闷道。

    皮泽赶紧弯下腰,低声道:“韦书记,有个情况我得跟您汇报一下,这个何家荣吧,跟卫功勋关系很不一般,卫功勋爱人的病就是他给治好的,所以我担心我调查过程中,卫功勋会从中作梗……”

    “这个你放心,我这就批示下去,这个案子不许卫功勋插手!”韦誉恒冷冷道。

    “那实在太好不过了!”皮泽兴冲冲道。

    京城那边的大人物跟他许诺过了,这件差事要是办好了,等卫功勋调任之后,局长的位子就是他的,他觊觎这个局长的位子可是许久了。

    这时市公安局里,姜队急匆匆的走到了卫功勋的办公室前,门都顾不上敲便开门冲了进去,急切道:“卫局,不好了,那个马猛突然间一口咬定是受了何家荣的指使才撞死的在藏狄安!”

    “放屁!”

    卫功勋一听顿时勃然大怒,啪的将手中的笔拍到桌子上。

    “那小子咬死了何医生不放,而且不知道让谁伪造了一份何医生给他转账的记录,何医生这下恐怕脱不了干系了,估计事情一时半会儿也查不清楚,而且这个案子已经交由皮泽主办,我听皮泽的手下说韦书记已经做了批示,不让你插手,看这架势,显然是针对何医生啊。”姜队有些担心道。

    “不让我插手?”卫功勋微微一怔,他知道韦誉恒对林羽不待见,也知道皮泽的手段,这要不让他插手,林羽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卫局,要不您给何医生打个电话,让他先出去躲一阵子吧,等我们查清楚了他再回来。”姜队劝道。

    “电话里哪能说清楚,而且小何那孩子又固执,我得亲自去一趟回生堂。”卫功勋一边说一边穿上衣服快步往外走去。

    “卫局,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啊?”

    卫功勋刚出门口,便碰上了皮泽和他的几个亲信,皮泽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笑眯眯的望着卫功勋,“怎么,是打算去给何家荣通风报信吗?”

    “皮副局,你什么态度!跟卫局说话也敢用这种口气?”

    姜队冷冷的冲皮泽喊了一声,特地加重了“副局”两个字的语气。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害怕卫局犯什么原则性错误。”

    说着皮泽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卫功勋,颇有些得意道:“卫局,韦书记亲自做的批示,这次案件全权交由我来处理,您不得插手。”

    卫功勋没说话,沉着脸接了过来。

    “卫局,要是何家荣得了什么风声跑了,我可就算在你头上了啊。”皮泽嘿嘿一笑,大手一挥,“走,我们这就去抓何家荣!”

    “您这是属于湿热之症,我给您开一个藿香白蔻仁汤方,清利湿热,芳化湿浊,两剂量便能痊愈。”

    回生堂内,林羽一边跟病人解释着,一边低头快速的写着方子。

    今天医馆里病人很少,只有他自己在,孙芊芊和厉振生出去置办器械去了,上次白宗伟带人那一闹,很多东西都砸坏了。

    这时门外突然停下一辆黑色的轿车,一个身着黑色皮衣的高挑女子从车上下来,快步朝回生堂内走来。

    “韩大上校?”

    林羽看到她后颇有些惊讶,“你不是回京城了吗?”

    “为了你又特地回来了。”

    韩冰意味深长的挑嘴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红皮本拍在了休息区的桌子上,接着往椅子上一座,两条大长腿一叠,淡淡道:“专程回来给你送个礼物。”

    “礼物?”

    林羽微微一怔,把方子交给眼前的病人后,便走到韩冰身旁坐下,看了眼桌上的红皮本,只见上面写着“中央军情处”和“军官证”之类的字样。

    “这是?”林羽纳闷道。

    “翻开看看。”韩冰冲他使了个眼色。

    林羽把红皮本拿起来一翻,只见上面印着自己的照片,清楚的写着自己的资料,头衔是少校,证件右下方带着军情处的钢印。

    “我什么时候答应要进你们军情处了?!”林羽微微一怔,没有感到任何的兴奋,而且还有些惊慌。

    “别不识好歹,知道这个证件的作用有多大吗,以后各种机关大院你都可以通行自如,而且就算杀了人,也没有人敢抓你。”韩冰瞥了林羽一眼,神情间颇有些嫌弃。

    不知道多少人拼了命的想要这个证件都不可得,这个傻蛋可好,白给都不要。

    “谢谢你们的美意,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不用进出什么机关大院,我也不杀人。”

    林羽说着把证件推了回去。

    “……”韩冰。

    “你放心,成为我们军情处的一员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而且我们首长说了,不会要求你去京城坐班,更不会给你频繁的增派什么任务,只要在我们需要你的时候你帮我们一把就行。”

    韩冰耐着性子极力解释了一番。

    “还是算了吧,我就是个小医生,做好我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林羽固执的摇了摇头,他可不上这帮人的洋当,他们所谓的“关键时刻”,多半都是九死一生。

    “我劝你先别急着拒绝,因为可能一会儿你就得用上它。”韩冰再次把证件推回到了林羽跟前,两只水灵的眼睛泛着精光,别有深意的望着他。

    “一会儿就得用上?什么意思?”林羽十分的纳闷。

    他话音刚落,门外便停下了三辆警车,接着皮泽带着一帮警察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冷冷扫了一眼整个屋子,目光落到何家荣身上,沉声道:“何家荣,我们怀疑你与一起命案有关,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命案?什么命案?”

    林羽眉头一皱,自己什么时候跟命案扯上关系了。

    “别装蒜了,藏狄安怎么死的你心里最清楚吧。”皮泽背着手冷声道。

    “藏狄安?他不是被那个马爷撞死了吗,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林羽无比疑惑道。

    “马猛都承认了,说是你指使的他!我劝你最好尽早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皮泽一边说一边冲手下使了个眼色,“铐上!”

    他身后的手下立马冲上来给林羽铐上了手铐,拽着他就要往外走。

    “等等!”

    韩冰突然开口喊了一声,接着眯起眼望着林羽说道,“怎么样,现在想不想接受这份礼物啊,实话告诉你,你这一进去,再想出来就难了,据我所知,人家证据都伪造好了,到时候恐怕你有口难辩。”

    “你是什么人?乱说些什么!我们是依法办案!”

    皮泽皱着眉头扫了韩冰一眼,内心颇有些惊诧,不知道韩冰怎么知道证据都伪造好了。

    “我是什么人轮不着你过问。”韩冰淡淡的说了一声,眼皮都没抬。

    “呦呵,是吗,好大的口气,我现在怀疑你是何家荣的帮凶,来人,把她也铐上,带回局里一起拷问!”皮泽冷哼一声,吩咐道。

    他两个手下立马朝着韩冰冲了过来,韩冰一脚踹到当前一人的膝盖上,那人惨叫一声,立马跪到了地上。

    另外一人伸手过来抓韩冰,韩冰身子微微一偏,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拽,一脚蹬在了他屁股上,那人立马扑出去摔了个狗啃泥。

    “就这么点本事,还当警察呢。”韩冰眼神有些蔑视的说道。

    皮泽等人愣在原地,满脸震惊,没想到这个女人身手竟然这么好,坐在椅子上动都没动,就放倒了两人。

    “算了,既然你不收那我就走了。”

    韩冰懒得跟皮泽等人纠缠,欲擒故纵的抓起桌上的证书快步往外走去。

    “等等!”

    林羽突然开口喊住了她,皱着眉头问道:“是不是我接受了这个证件,他们就不能带走我了?”

    虽然林羽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也不知道谁要整他,但是如果真如韩冰所说,对方把证据都伪造好了,那自己想脱身恐怕就难了。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接受韩冰给的证件。

    韩冰猛地站住,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微笑,转身点头道:“当然,我说过了,除了军情处,谁都动不了你。”

    “你们俩一唱一和哄小孩呢?!”

    皮泽这时才回过神来,怒视着韩冰说道:“我告诉你!杀人偿命,什么狗屁证件也救不了他!老子今天不只要抓他,连你也要抓!”

    “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

    韩冰将手中的军官证狠狠的摔在了皮泽身上,一脸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