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危险啊孩子 > 二十三、虚怀若谷,广交朋友

二十三、虚怀若谷,广交朋友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夏天,我们对你是充满期待的,我个人不存在较心较劲的问题。我既然重用你,你就应该坚决地、最快地与梅林金融服务社脱出来。横下一条心和我们一起筹备开业。”庄宇总经理在办公室与夏天等人聊天时,很诚恳地对夏天说。

    停了一会儿,庄宇又说:“你不要担心我们开不了业。你看,营业执照不就办下来了吗?”说完,他指着墙上挂着的《企业营业执照》和《经营金融业务许可证》,继续说道:“事实上,我现在没有正式开业,已经贷款4000多万了。”

    夏天听后吃了一惊,问道:“那是怎样操作的?”

    在旁边的陈士清经理微笑着没有说话,秦现虹副总经理则操着SH口音的普通话说:“怎样操作的,你来了就知道了。现在,你还是要按庄总说的,以自己人的身份,切入到我们这里来。小夏,你说我们的要求不高吧?”

    夏天说:“老总的要求,我一定办到。现在我去梅林金融服务社,也就是处理一些在梅林金融服务社附近的客户的一些遗留问题,一搞完,就过来了。事实上,我总是感觉与庄总、秦总大家有缘,这半个多月发动的客户,已经往湖贝服务社方面拉的了。我敢说,只等湖贝金融服务社一挂牌,不下20个客户当天就来捧场。”

    “那就好!”庄宇满意地说。

    1994年4月10日,星期天,夏天早早来到设在振华路的市考试中心。接受全国首次中级职称统一考试。夏天报考的是经济金融专业。由于是全国第一次考试,报名的人很多,相对的成功率就更低了。

    开始考试的铃声响过,夏天接过监考员发来的综合科考卷,详细地看了一遍,很高兴,觉得可以过关。于是,认认真真的在姓名栏写上“夏天”两字。接着,十分流畅地答完了试题。下午,夏天考专业科的时候,也是这个感觉。

    夏天走出考试室,心里想:今年的任务,第一件应该完成得不错,现在可以专心致志地在湖贝开展工作了。

    第二天,夏天吃过早饭,心里很愉快,骑上自行车到了湖贝金融服务社。与筹备开业的庄宇、秦现虹、陈士清、王抗日等人打过招呼,向庄宇介绍了昨天经济师考试的情况。然后对庄宇说:“从今天起,我就正式在湖贝工作了。请您多关照。”

    庄宇说:“应该专下心来了!你就在我这里放开手脚干吧!职务先定为信贷二部经理,看发展再定。”

    夏天说:“谢谢你关心。”

    于是,夏天自己来到信贷经理的办公室。这是一间20平方米的房子,三个信贷部共有三个经理,都在这个办公室办公。在三个经理上面,还有一个股东推荐的信贷总经理叫叶佬,是从个体劳动协会退休的老同志。从理论上讲,他领导着这三人。

    叶佬的办公室在三个信贷经理办公室的隔壁,与叶佬同室办公的还有董事会秘书伍梨园。

    伍梨园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算是董事长杨或然安插在金融服务社的眼线,在服务社领一份工资,工作上直接对杨或然负责。

    庄宇和秦现虹都对三个信贷经理说:“业务工作直接对经营班子负责,你们不承担对董事会汇报的义务。”

    夏天在心里想,到了湖贝金融服务社仍然要牢记“朋友就是财富”的道理。离开了梅林金融服务社,那么梅林服务社本身的同事们也是朋友,说不定也能帮上忙的,因此也不能人走茶凉,更不能与他们结怨。原来在梅林金融服务社开拓的客户,像白金灯饰、华侨城等,给梅林服务社留着,只是靠近罗湖的客户才要求他们在湖贝金融服务社开业的时候,全部要在湖贝结算。另外,在深圳各银行的老乡、老部下争取集中聚一个晚上,只要他们每人成功推荐两个客户,就是二十几个,这就不简单了。还有,金融服务社的公共关系户,要主动去做,争取成为新的朋友群。只要真的做到这三点,局面就打开了,这比在梅林金融服务社应聘的时候容易多了。从这点看,在梅林金融服务社最大的收获是历练了自己,懂得了在深圳的银行,尤其是深圳的金融服务社是如何运作的。这点很重要,成了自己在湖贝金融服务社的资本之一。

    夏天正准备出去,拉一点服务社旁边的个体商户,罗湖工商银行姚中平的电话响了,姚中平在电话里说:“喂!夏大哥、夏总,上午有没有空?我带一个地方让你走走?”

    夏天笑着说:“你别这样称呼,老板听到了不知道有多恨我呢——刚来就抢班夺权!”转而问:“找哪个老乡聊天呢?”

    姚中平笑着说:“我带你开拓业务,哪有闲功夫聊天!哎,陈宇你有印象吗?他住在黄贝岭,我们今天到他家去。”

    “好,听你的。”

    下午,夏天从陈宇家里回来,又拜访了同在湖贝路的工商银行东门支行工作的沈存瑞,因为他介绍了余森让夏天认识,闹出一场风波,两人见面少不了内心的尴尬,沈存瑞也没有想到介绍一个客户会带来老同学的大麻烦。但双方都只字未提这件事,反而夏天还要求沈存瑞多介绍一些客户给他。

    沈存瑞说:“你那两个老总请过我吃饭,原因是湖贝金融服务社的数据线借用工商银行的。”

    从工商银行回来,已经是四点多了,建材集团的刘宝儿呆在金融服务社有半个多钟头。见到夏天回来,刘宝儿起身迎上来,说:“夏大哥,您真不够朋友!要高就了也不给我电话,好让我跑跑腿!”

    夏天问:“你现在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

    “还不是听了柯少基说的。”刘宝儿说。然后,他问道:“你这里还没有开业吧?”

    夏天答道:“28日正式对外开业,现在是内部开业,做一些股东的存、贷款。”

    刘宝儿说:“你开业那天,我没有什么祝贺的,首先开三个户,你现在就把开户卡给我。日后兄弟我做得到的,上刀山、下火海,只要大哥一句话,宝儿都去。但是,今天晚上,是我朋友的开元大酒楼开张,我与柯经理说好了,我们大家一起去捧捧场,算给我面子,也给我朋友面子。大哥,好吗?”

    夏天是性情中人,最怕听这种话,另一方面,工作上打开局面还少不了这种人。于是,他们一起来到笋岗路上的华凯大厦一楼,见证了开元酒楼的开业晚会。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