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宠妻无度总裁慢慢爱 > 第1241章【番外】夫妻那些事6

第1241章【番外】夫妻那些事6

作者:免费阅读/楚洛寒龙枭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u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初初抱着食盒,和YY一起走进了的一楼接待大厅。

两个蓝Se的小天使一出现就引起了来往员工的注目。

“妈呀!这是哪儿来的孩子,太可ai了!”

“不认识啊,是不是哪个领导家的孩子过来找家长的?”

“还抱着食盒呢,送饭的吧?天啊,真是太客气了,好想过去抱一下!”

初初和YY早就习惯大人们用夸张的语句形容他们了,两人淡定的迎着十J道热切的目光,不疾不徐走到前台。

小宝贝身高还不到前台桌子,仰起头看前台接待的美nv,初初甜甜的道,“阿姨,麻烦联系你们董事长。”

前台也被两个宝贝迷的心肝乱颤,可是听到他们居然要找董事上,脸Se还是稍微严肃了些,“小朋友,董事长不可以随便见的哦,你们认识他吗?”

倒是知道董事长有个nv儿,还有个儿子,但是谁也没见过本人,更不敢相信董事长的孩子会提食盒来送饭。

初初扬起粉N的小脸儿,“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你现在打给他办公室,我会说的。”

小小的丫头,气场倒是很足,一点不怯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丝毫不紊乱,眼睛坚定又认真。

前台不由认真的看了看,然后惊呆了!

小男孩的脸……简直跟董事长一样啊!真是董事长的儿子来了!!

天啊!出大事了!

前台吓得手抖,不敢耽误时间,紧急拨通了龙枭办公室的内线电话,“董事长,小少爷和小姐来了。”

龙枭蹙蹙眉头,“在大厅?”

“是的董事长,就在前台,现在送他们上去可以吗?”

龙枭摆手让做汇报的经理先离开,“好,带他们到我办公室。”

初初和YY怎么会来?

而且身边没有人跟着?

前台美nv心惊胆战的带着孩子上了董事长专用的电梯,直接到达顶层,全程不敢乱说一句话,想帮初初提食盒,但是被她微笑拒绝了。

送给爹地的午饭,怎么可以让别人提呢?

出电梯,初初和YY对前台阿姨低头道谢,后者惊讶的楞在当场。

这教养……也太好了吧?

&nbel,eo,可不可以给爹地解释一下?”

看着眼前两个心ai的宝贝,龙枭附身问道。

初初献宝似的把食盒递上去,“喏,这个就是解释。”

龙枭微怔,“这是?”

“给爹地的惊喜!我和eo来找爹地吃饭的,里面是我们给爹地准备的午餐!”

龙枭嘴角动了动,不敢相信,“你们给爹地准备的?”

据他所知,他的宝贝们从不涉足厨房境地,哪儿来的午饭?

初初捧着下巴,紫葡萄般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爹地,“打开看一下哦,爹地。”

eo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小小的心思逃不过龙枭的眼睛。

在宝贝们的注视下,龙枭慎重的打开了饭盒,虾仁饺子馅儿的香味瞬间弥漫在鼻尖,透明食盒里面白花花的水饺!

而且,看水饺的长相便知道不是商场的速冻食品,而是……手工的!

龙枭的惊讶溢于言表,“这是……”

“我们和妈咪一起包的!”初初举高小手儿,眼睛笑弯成月初的小月牙儿。

eo点点头,“嗯!”

龙枭如获至宝的扬起嘴角,皓白的牙齿锃亮,“我的宝贝好厉害!这是爹地收到的最好的礼物!爹地非常喜欢,不,是超级无敌喜欢!”

初初表达特别

喜欢的东西时,喜欢说“超级无敌”。

龙枭单手抱起初初,亲了亲nv儿的小脸颊,又抱起eo,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爹地太开心了,开心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初初笑嘿嘿的摸爹地的鼻子,“爹地快点尝一下嘛。”

龙枭把孩子放沙发上,“妈咪呢?我们等妈咪一起来。”

既然孩子在这里,送他们的不是司机,那就只能是洛寒了。

初初扁了扁小嘴巴,“妈咪到楼下就走了,说是很快回来。”

到楼下又离开?

龙枭不放心,拿出手机拨打洛寒的号M。

手机铃声在办公室门外响了,接着洛寒推开门进来,“等急了吗?我说的很快就回来。”

“妈咪!我们快点吃水饺啦!”初初跑过去拉住洛寒的手指,将亲ai的妈咪请到沙发的主位。

洛寒看了眼龙枭,传递了两人懂得的信号。

水饺的味道恰到好处,三种口味,绝对满足四个人不同的喜好,一家人在办公室享受了饺子宴,饭后初初和YY被安迪带着去参观大厦的展览中心,洛寒这才找到机会跟龙枭说话。

“我遇见曹婉清了。”洛寒的语气并不轻松。

“她怎么了?”龙枭把开水放好,又有手掌贴着外壁试了试温度,确定可以直接饮用。

“她现在不太好,大概是厌倦了目前的生活,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绝望……”洛寒想到跟曹婉清说话时她的表情,一G深深的无力感爬满了脊背。

“她希望给龙庭安乐死。”

顿了顿,洛寒说完了那句话。

龙枭面Se无波,黑眸微微眯了眯,“小泽知道吗?”

洛寒摇头,“曹婉清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你觉得小泽会同意吗?”

安乐死……

这个结局对龙庭来说意味着什么?他的一生就这么结束?

“我想,他也许会接受。”

龙泽生X善良,他其实不愿意龙庭活受罪,只是安乐死这样的做法,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用。

洛寒沉Y,“龙庭这一生……有小泽这么好的儿子,又有曹婉清这样的nv人,他就算死了也会含笑九泉。”

龙枭笑道,“怎么?你觉得他还应该再惨一点?”

洛寒坏笑着抿一口茶水,“他还不够惨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一辈子没有得到最ai的nv人的真心,错过了最ai她的nv人,还生生把儿子变成了仇人,这么一说,其实龙庭的人生真是挺失败的。”

“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他罪有应得,不知道怜悯。”龙枭摸了下Q子的头发,做了总结。

洛寒靠在龙枭肩膀上,近乎喃喃自语,“曹婉清以前那么ai龙庭,现在已经全变了恨,我在想,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不变质的ai情。”

就像,没有不会泛H的白Se。

龙枭深幽的目光和她一起眺望窗外的天空,炙热的Y光下,万里无云,G净又敞亮。

“没有,所有的ai情都会变,有些会变成亲情,有些会变成仇恨,ai情有时候很霸道很绝对,很难允许灰Se地点。”

洛寒挪了挪头,挨近他锁骨的位置,“是么?”

龙枭点头,“嗯,不过这个改变的过程也有周期,有的周期长,有的周期短。”

洛寒被他挑起了兴致,“咱们呢?你觉得咱们的ai情多久会变?”

比如变成亲情。

龙枭长指把玩她纤纤细手,“这个……”

他思忖P刻,说了个俗气的不能再俗气的解释,“如果非要加个周期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