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陆先生,借个种 > 第197章 保持距离

第197章 保持距离

    唐以宁眼中含着笑意,拎着手包,站在陆时亦身边,“伯母,您放心吧。”

    看着汽车驶出视线,陆时亦眸光沉了沉,拿着车钥匙,往停车场走去,唐以宁踩着高跟鞋跟在他身后,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

    她微微叹了一声,“时亦,你能不能走得慢一点,我的脚好像有点疼。”

    她撑着墙壁停下,脱下了高跟鞋,后脚踝上被磨出了一块红红的伤口,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眶里有泪水在打着转。

    陆时亦脸色微沉,在她面前停下,“你站在这儿别动,我把车开过来。”

    唐以宁点点头,就站在原地,看着陆时亦去开车,然后调转方向盘,停在她身边。

    “还好吗?”

    “没什么的,回去贴上创可贴就好了,女人的鞋子经常会有这种问题。”她明知道这双鞋会磨脚,还是穿了。

    她要让陆时亦知道,为了陪他母亲,她花费了多少精力,而这些,是赵一笙永远都做不到的。

    他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孝顺,一定要找一个陆母反感的人。

    只不过唐以宁估错了陆时亦的想法,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由她离开,却毫无办法的年轻小子了。

    送唐以宁到楼下,陆时亦转身要走。

    “你不上去坐一会儿吗?”她低声问了句,问出口后,又莞尔解释说,“我有几张手稿,不知道画的好不好,想请你帮我看看。”

    “我不太懂那些,你还是找一个了解的专业人士吧,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他准备拉开车门的时候,想起了什么,“我会跟医院联络,把家属联系方式换成我的,医院那种地方,你还是少去吧。”

    看着他上车,离开。

    唐以宁站在原地,笑容一点点坍塌。

    她恨不得立刻打电话给陆时亦,狠声质问他,为什么赵一笙已经走了,他却不能给她一点机会!

    他们是分手了,难道连一起坐下来喝杯茶的空闲都没有吗?

    她的心情糟糕到了几点,想着那天卓衍跟她说过的话,拨通了贺欣的电话。

    “我要你帮我做件事。”

    既然赵一笙消失的不够彻底,她就再添一把火好了。

    ……

    陆时亦没有去公司,而是去找了一趟南黎辰。

    上次他就那么把奥莉带走了,有一些事情,陆时亦还没问清楚,比如贺三是怎么跟她联系的,她进了房间之后,他们又跟她说了什么。

    要是弄不清这些,很难摸清他们下一步的计划。

    “来了。”南黎辰睡眼朦胧的拉开公寓的门。

    要不是他死乞白赖的非要住这儿,陆时亦根本不可能把钥匙给他。

    房间里很黑,窗帘都被拉得死死的,一拉开,满地的酒瓶……

    陆时亦脸色沉了下来,很不快的看向南黎辰,“在我把你赶出去之前,你最好把这儿给我收拾干净。”

    他这么爱惜这间公寓,这里满是他和赵一笙的回忆,结果借他住了两天,居然变成这副样子。

    “我不是故意的,昨天喝多了,我下午就找阿姨过来收拾。”南黎辰抱歉的说道,看了眼时间,神色疲累,“你让我问的事,我问了,但是她不肯说,一会儿她起来,你自己问她。”

    陆时亦眉头皱的更紧了,下意识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果然,鞋架里多了一双黑色绑带的高跟鞋。

    男人微微皱眉,冷声道,“从今天起,房租翻倍。”

    “我们这么好的朋友,你又那么有钱,你收我的房租也就算了,还要加倍?陆时亦,你不要太过分!”南黎辰也拿出了几分气势,不客气的说道,“再说了,你给我的价格可是市面上的价格,一点折都不打了,现在还要翻倍?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你住了两个人,难道价格不应该翻倍?”

    南黎辰一下子被堵得没话说,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真不明白那些女人是不是瞎了眼,居然一个两个的往你这种大冰山身上扑!也不怕被冻死,对了,赵一笙去津城怎么样了?”

    陆时亦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从工作到住处,应该说是一应俱全,也让LA的人好好配合赵一笙工作了,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不过南黎辰这么一提,他心里竟然升起一丝担心。

    以赵一笙的性格和他对赵一笙的了解,就算她在那边碰到什么难题,她也不会主动找他的。

    “你来了。”奥莉光着脚走出来,看到陆时亦之后,神色有些尴尬,立刻折回去,穿上拖鞋,又穿上了西服外套。

    南黎辰端着一盘草莓和香橙,走到奥莉面前,双手奉上,“宝贝,你的水果。”

    “放那儿吧。”奥莉冷冷一句,跟南黎辰的热情截然不同。

    他们俩一唱一和的在陆时亦面前秀恩爱,惹得男人很不快,他开始想赵一笙了。

    既然他都来了,当然要谈正事,奥莉整理了一下思绪,把那天在酒店房间里的对话,全都告诉了陆时亦。

    “就只说到这儿,接着楼道里就起了火警警报。”

    陆时亦嗯了一声,跟南黎辰对视了一眼,接着考虑了一会儿,“看来卓衍是打定主意要针对风尚了。”

    他们在背地里弄出那些恶心人的事,早晚,陆时亦都会让他们自食苦果。

    “没想到景航的总裁手段这么次,他跟贺三混在一起,能有什么好?早晚,要把景航都赔进去。”南黎辰收起了平时吊儿郎当的笑容,冷声说道。

    奥莉看着他们俩的表情,不放心的问了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继续对一笙出手,而且,万一他们知道一笙怀了你的孩子的话……”

    空气变得非常静谧。

    陆时亦当即拎起西服,离开了公寓。

    南黎辰回头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上次是因为那个叫何靳的保镖在,现在他人在医院躺着,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赵一笙身边已经没有这么得力的保镖了,你能保证那个卓衍就这么放弃了,不会再害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