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医道宗师 > 第十章 我只看病,不比

第十章 我只看病,不比

    “大家都看好了啊!”

    从方丘手里接过机,辛德非常娴熟的一手抓着两只鸡翅膀的根部,把鸡提到媒体记者和现场所有人的面前转了一圈,说道:“这是方丘自己折断的鸡腿骨,而且这鸡的活的,你们也都亲眼看到鸡腿骨断了。”

    大家纷纷点头。

    这时。

    “奇怪,这鸡的腿骨都被折断了,怎么不像刚才那样挣扎大叫?”

    一个人小声问道。

    “哼。”

    辛德哼哼一声,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我我们印竺的古医术,是基于我们印竺教而来的,我们印竺教对天下苍生都怀有怜悯之心,刚才我已经为这只鸡治疗过一次,它知道我会再次治好它,所以它不再惊慌,自然也就不会挣扎大叫了。”

    闻言。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

    此时,大家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辛德。

    不过,事情仍在继续,只要辛德这一次真的能治愈鸡的腿骨,那么大家自然就会相信他,佩服他。

    可要是治不好的话,那就没意思了。

    而这边。

    依旧坐在诊桌前,巍然不动的方丘,听到辛德的话后,却不禁暗暗冷笑。

    从这一个小细节,他就能看到这个名叫辛德的人,是有多么的自大,一点也没有医者应有的谦卑和德行。

    那鸡之所以不挣扎不叫,是因为它完全感受不到疼痛,方丘的内气将它腿骨上的疼痛给隔绝了,它自然就不挣扎不大叫了。

    跟这个印竺医生,没有半点关系。

    在一般情况下。

    有德行的医生,都会怀疑这只鸡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毕竟被折断腿骨还这么安分的鸡,在这世界上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

    可这印竺医生,不但没有质疑,反而还迫不及待的把鸡表现出来的异样,用来给自己装逼。

    这种厚脸皮的做法,还真是让人难忍笑意啊。

    不过。

    方丘倒也没戳穿。

    他只要看着,这个印竺医生是怎么样被打脸的,就足够了!

    “我要开始了。”

    提着鸡在所有人面前转了一圈,让所有人都知道鸡的腿骨确实被方丘亲手折断了之后,辛德才重新在大堂中盘腿坐了下来。

    一如之前那般。

    伸手轻轻的按抚在被折断的那一只鸡腿上,然后双眼一闭,立刻开始喃喃的念起了咒语。

    而伴随着其口中的咒语传开。

    周遭天地间的天地之气,又开始缓缓的涌动而来,朝着其手掌会聚而去。

    奈何。

    他所引动的天地之气,实在是太少了。

    全部会聚在一起,也不及小手指粗。

    而且,这些天地之气都是无主的,辛德显然只是找到了一种可以导引天地之气的方法,并不能完全的控制这些天地之气为己所用,因此即便这些天地之气全部会聚在其手掌,全部朝着鸡腿骨涌去,也完全无法穿过方丘在鸡腿骨处布置的内气层。

    所有的天地之气,全部被内气层隔绝在外,连骨头都接触不到,这还怎么治?

    稍许。

    辛德的脸色微变。

    他发现,自己按照正常的治疗流程,现在鸡腿骨应该已经开始愈合了才对,可是这鸡腿骨却没有一丁点动静,好像完全不接受治疗一样。

    这种情况,让他脸色大变,额头上也不知不觉的冒出来一层细密的汗水。

    继续加大力度,继续念动咒语,继续治疗。

    又一些天地之气涌来。

    却依旧无法对鸡腿骨进行有效的治疗。

    辛德傻眼了。

    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赶紧检查鸡腿骨,确定鸡腿骨确实是断的,再仔细的用捏骨的手法检查了一下,确定鸡腿骨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既然没有问题,那这鸡腿骨为什么治疗不好呢?

    这一弄。

    辛德就弄了有五六分钟的时间,依旧还是一筹莫展!

    “辛德?”

    看到在记者和围观着的注视下,满面大汗的辛德,方丘缓缓站起身来,喊了一声说道:“你如果治不好的话,可以交给我,毕竟这只鸡也在承受着痛苦。”

    “哼。”

    辛德怒哼一声,完全不理方丘,继续治疗。

    又过了五分钟。

    鸡腿骨依旧没有丝毫的好转。

    实在治不好。

    辛德脸色一片铁青的站起身来,把鸡直接递到方丘身前,说道:“这只鸡有问题,我不信你能治好!”

    “有问题?”

    方丘接过鸡,说道:“这只鸡是你自己带来的,我只是为了避免大家被你欺骗,所以出手帮你把鸡腿骨折断了而已,这鸡跟我可没有半点关系,不过既然你治不好,那就只能由我来出手了。”

    说话间。

    方丘把鸡高举起来,让所有人看到因腿骨折断而变型的鸡腿,然后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捏在鸡腿骨上。

    “这是我们华夏中医的正骨术。”

    提醒一声,然后两指一动。

    “咔!”

    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脆响。

    然后。

    那只变形的鸡腿,在方丘的手指的捏动下,瞬间就变回了之前正常的形态。

    “现在骨头已经接上了。”

    方丘微微笑着说道:“接下来,我会用我们华夏中医的气,来帮这只鸡的腿骨痊愈。”

    说完。

    双手捏指。

    轻轻的点在鸡腿上,就这么一直按着。

    一分钟后。

    “好了。”

    方丘手回手指,把抓在手中的鸡就地一仍。

    鸡立刻煽动着翅膀落到地上,开始快速的在大堂里跑动起来,完全没有一丁点受过伤的样子。

    见到这一幕。

    门外的围观者们,纷纷惊呼。

    记者们,更是疯狂拍照,直呼神奇!

    “啪啪啪……”

    在现场华人们的带领下,一片热烈的掌声响起。

    做为当事人。

    看到这一幕,辛德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的难看了。

    他知道。

    在这次的比拼上,是他输了。

    可是。

    他不甘心。

    身为印竺古医术的传人,他怎么甘心就这样把自己还有印竺古医术和印竺国的荣誉就这样输掉?

    可是不认输的话,他还能干什么?

    就在这时。

    “让一让,急救。”

    医馆外,突然传来一阵焦急的大吼声。

    拥挤的围观人群,立刻散开。

    几个华人,用担架抬着两个脸色痛苦的受伤的病人冲了进来。

    “这是怎么了?”

    华修元赶紧冲上去询问。

    王圣则跑到一边推病床去了。

    “工地上。”

    带病人过来的华人说道:“钢架垮了,把人腿给砸了,还好钢架只搭起来三米,幸好没砸到头,要不然事可就大了,赶紧给看看吧,这腿是不是折了。”

    “快快快,先把人放到病床上。”

    王圣把病床推过来,华修元赶紧招呼。

    这时。

    “正好。”

    脸色铁青的辛德见到这两个被钢架砸断腿的病人,当即指着两个被安排到病床上的病人,说道:“鸡跟人不能比,现在正好来了两个病人,这两个病人的腿显然都断了,你敢不敢跟我在他们身上比一比?”

    “哼。”

    方丘有些微怒的冷哼一声,摇头怒斥道:“病人都已经伤得这么严重了,我们做为医生就应该以治好病人为天职,在病人面前你还想着比试,你算什么医生?”

    这话一出。

    现场众人,立刻纷纷点头赞同。

    记者们也都把镜头对准了方丘那张无比肃穆的脸。

    “谁说不能比!”

    辛德尴尬的一怔,然后张口说道:“我今天就一定要跟你比比,到底谁能把把病人治好。”

    说完。

    辛德立刻走上前去,找了一个病人,用英语说道:“我可以免费帮你治疗,保证能让你的腿恢复如初,不需要吃药也不需要手术,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就可以,你答应吗?”

    “答应,我答应,你快给我止疼。”

    病人正在痛苦中,哪里有时间去听辛德的话,张口就赶紧求医。

    “看到了吧?”

    辛德转过头来盯着方丘,说道:“我的病人已经答应了。”

    这时。

    “这个不公平吧?”

    一个记者突然出声说道:“这两个病人虽然都是同样原因受的伤,但是他们伤重的程度不一样,哪一个的伤情严重都不知道,这不适合用来比!”

    闻言。

    辛德二话不说,立刻给两个伤者检查。

    “他们俩的伤都差不多。”

    检查完,辛德直接对质疑公平性的记者说道:“不相信,你可以问方丘。”

    记者看向方丘。

    “确实差不多。”

    方丘看了一眼,点头说道。

    “那好。”

    记者立刻就兴奋了起来,说道:“我可以给你们记时!”

    “我只看病,不比!”

    方丘摇头说道:“既然病人愿意让他治疗,那就由他来给那位病人治疗,治不治得好,用时多久都跟我没有关系。”

    “嘿。”

    辛德冷笑一声,说道:“现在不是你说不比就可以不比的,反正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们俩同时治疗,那就在比,只要最终有一个结果就足够了,事实胜于雄辩!”

    说完。

    “你们可以单独给我记时,单独给他记时。”

    辛德提醒那群记者一声,然后说道:“我要开始了。”

    说完。

    辛德从裤兜里找出来一把用白色纱布捆绑着握把的一把匕首,站在病床前,直接伸手拉住病床上,病人的衣服,一刀割了一片下来。

    然后又掏出针线。

    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刚刚从病人身上剪下来的衣服,扎成了一个小人布偶。

    扎完之后。

    又动手,剪掉了小人布偶的腿布,开始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