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冷面老公爱上我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存心让我难堪

第六百二十一章 存心让我难堪

作者:免费阅读/陆瑶邵允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u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严默轻笑一声,这时候总算看明白了宋苒的真正目的。

她想要断了严嫣在国内的退路。

严家如果和宋、单两家达成合作,意味着严默最终是为了严氏的前程而选择和自己的妹妹站在对立面。

要么断了严氏在沪上发展的后路,要么拉拢严默来做挡箭牌,不论他最终给出的答案如何,宋家都是不吃亏的。

不过话题挑明,宋苒将自己的盘算悉数展露在严默面前,这份霸气和坦然反倒打消了他心底里原有的顾虑。

“严总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等你的回复。”

严默临出门前,宋苒还是那么一副不甚在意的态度,好像对于最后的结果,并不多少在意。

自然,表面上的冷态源于心底里的把握,她对严家提前有过了解,知道这位严家大少爷的命门在哪里。

所以等人前脚刚离开,她就电话通知了沐名过来。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男人敲门而入,问她急匆匆的找他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彼时宋苒坐在办公椅上,身体斜靠着,一只手半托着太阳穴,漫不经心地打量他,“你母亲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猝不及防被问及这个问题,男人些微哑然过后握紧了拳头,“丰瑞刚喘过一口气,我还没空顾及到这上面。”

“坐吧。”宋苒见状,伸手朝对面的椅子示意,等人坐下了,才将那份地皮转让协议摆到他面前,“我给你一个机会。”

沐名伸手接过来,暂且没明白她话里的含义,就问:“这是什么意思?”

“不出意外,宋氏和严家将有一笔合作。”她将撑着额头的那只手放下,在办公桌面上随意地敲了敲,“只要签下协议,我们就有百分之十的经营管理权,到时候我会要求派一个团队过去,这个团队,我打算让你来领导。”

这也就意味着,沐名将有机会接触严氏企业内部的信息和资料。

男人坐在那里,脊背僵直,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而宋苒看穿他的心思,神色也严肃了几分,“派你过去没问题,但你得先答应我几个条件。”

“你说……”他抿抿唇,脸色恢复了几分正常。

“第一,宋家也是合作方,我不管你暗地里使用什么方法,前提条件是不能损及宋氏的利益和声誉,否则我会立刻将你撤职,包括你丰瑞总裁的职位。”

顿了顿,又补充,“第二,根据资料推断,你母亲出事的时候,现在的严氏负责人严默还在国外交流学习,当时是严家老爷子一手遮天,所以我希望你查可以,但保持理智。”

“至于第三……”

宋苒犹豫,这第三点还要不要继续说下去,但不料想缓过神来的沐名抿着苍白的唇,竟先于她开口,道:“你想对付的是严家那位大小姐。”

女人垂眸,被看穿了也不觉得尴尬,轻轻“嗯”了一声,“没错。”

如果只是为了沐名的个人恩怨,她未必肯松这个口。归根结底,她是商人,她在不主动侵害别人利益的前提下,首先考量的一定也是自己。

“可以。”两人之间相互沉默一阵,最后男人勾唇轻笑,点头答应下来,“我更想知道的是当年事情的真相,至于查清楚后如何处理,我会再三考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冲动。”

这两年的时间,沐名的变化都被宋苒看在眼里,她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于追究,只抬手朝办公室门边指了指,“走吧,快下班了,我请你吃个饭。”

——

当天晚上,严默回

到南城严家。

刚跨进院门,就察觉到气氛不对,随即往车库的方向瞄一眼,看到那辆红色的法拉利停着,也就不奇怪了。

“小姐回来了?”

他将手里的包和脱下来的西装外套一并递到旁边佣人手里。

那小姑娘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勤快,之后还不忘压低了嗓音提醒:“小姐在客厅等您一下午了,看起来情绪不太好。”

严默“嗯”了一声,抬脚往大门的方向去,刚跨进门,就听见“哐”的一声,很快一堆玻璃碎渣也跟着“叮叮当当”弹到了他的脚边。

男人垂眸看了一眼,眼底情绪无波,之后脚步丝毫不乱的,踩着那一地的碎片就朝沙发方位走了过去。

“谁又惹你了?”他明知故问,站在距离女人三五步远的地方停下,漫不经心地卷着袖管。

严嫣眼底拢着火光,闻言腾的一下站起来,侧眸看过去,“你去京都了?”

“嗯。”

“你去京都做什么?”

面对质询,严默不轻不重地抬头看一眼,反问道:“你觉得呢?”

话音落,女人一弯腰,将茶几上的一整套茶具全都挥了出去,在噼里啪啦的脆响中,她十分愤怒地叫嚣着:“你去找宋苒了?你去找那个女人做什么,存心让我难堪吗?”

严嫣撕扯着嗓音,惹得周围站着的几位佣人都吓得瑟缩在角落里,你推我搡的,没有一个敢上前去清理那些碎片垃圾。

“我让你难堪?”男人的眼底顷刻间就盛满了不满和冷漠,“如果不是你,一定要用那些卑劣的手段去争那块地,我有必要舔着脸去东奔西跑吗?早就跟你说过了,宋家不是你能轻易得罪的,你听了吗?”

他的内心虽然也燃烧着熊熊怒火,但相比于眼前的女人,还是要显得相对冷静。

面对严默的指控,女人勾着鲜红的唇,十分不屑地轻哼了两声,“知道为什么这两年严氏在你手里一直都这么羸弱吗?就是因为你太过谨小慎微,太过懦弱!你说宋家我得罪不起,那她宋苒手里那么多的资源渠道,我是怎么拿下来的?”

越往下说,内心那股鄙夷的情绪就越重,“宋家得来的资源,我可是有小一半分到了严氏,我用三个月的时间拿下了你严默一年的盈利额,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你够了。”严默渐渐失了耐心,冷漠打断。

他明白,道不同,说再多也是浪费口舌,于是转回视线过后,抬脚要往二楼房间的方向去,同时提醒:“别忘了,你现在已经嫁出去了,相比于严家大小姐,你更重要的身份是史密斯夫人,严家的事情已经轮不到你来插手了。”

“严默!”看人已经走出去几步,听到这话的严嫣又愤愤不平地追了上去,打算继续理论一二,“什么叫不用我插手,你以为你是谁,你还把父亲放在眼里吗?”

让严默感到悲哀的是,他如今虽然是严氏唯一的总裁,严家名义上的公司负责人,但迄今为止,他却不能算是真正的掌权。

因为行事做派过于温和保守,并不符合父亲的期待和要求,要不是家里的弟弟不争气,妹妹已出嫁,他或许根本坐不上这个位置。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从二楼楼梯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闷咳声,声音苍老,略显无力。

严默停下脚步,抬眸看过去,见老人家正被旁边管家扶着,颤颤巍巍地往下走,他便打算赶过去接应一下。

但显然,身后的女人不会给他这样表现的机会,高跟鞋“哒哒”两声,人已经先于他朝前去了。

“爸,您不是在休息吗?怎么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