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790章 血池九老

第790章 血池九老

    “什么?”

    大殿里众人闻听此言汗毛乍起,一个个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回信守卫,许久未醒过神来。

    血岭十八卫个个有着外围十二洞主的实力,十八卫的老大更是生丹二重的高手,虽然在人才济济的宏图大世,这般修为并不如何无敌,但他们却身负一种由血皇亲自留传下来的黑焰级合击剑阵,威力无边,哪怕是一个化识境的高手也休想讨到半点好处。

    然而对方只用了短短一炷香的时候便将血岭十八卫尽数格杀,显然这般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众人的意料。

    “圣皇,依老夫之见,我等低估了此人的修为。”这时,一个血袍老者走上前来,此人的气息绵长、一派儒雅,论样貌并不邪恶,但或许是因为一直听到血池被破的消息,忍不住升起一股愤懑的情绪,导致一身真气收而不敛,阵阵血晕在体表缭绕了起来。

    梅尚友目光下斜,隐若望了一眼,压下心中怒火,问道:“金老有何想法?”

    姓金老者将身子站的笔直,激昂陈词道:“此人起初进入血族领地,扬言将血苍山血洗,却一直在外围徘徊,让我等以为他是故作镇定、目空一切,如此一来大家都以为他没什么本事,可七池连破,连血岭十八卫都中伏惨死,显然此人既有绝顶修为,又心思慎密、为人歹毒,确是一个不好对付的角色。”

    众人听着点了点头,的确,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听说有人敢挑衅血族,根本没怎么放在心上,要是有盖世修为,何苦在外围杀些蝼蚁泄愤,于是大家都觉得随便派出实力不错的部下镇压一下便可。

    可现在血岭十八卫的惨死让他深感事情的不妙,况且这人还在外围停留,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有意识的捣乱血族而来的。

    那金姓老者又道:“既然如此,我族不可将此人以等闲视之,如今七池连破,血族定会成为天下笑柄,倘若我等不能将此人擒下,重法治之下,恐怕会让天下人耻笑,到了这个时候,再多的人手也要派出去,只要将此人拿下,再施以重刑,昭告天下,便可让天下豪杰之士不敢小瞧。”

    “金老的意思是所有人都出动捉拿他一个?”梅尚友听到这里明白了,但心里还是有小小的不愿。

    作为一族之长,梅尚友对世事的分辨是相当全面的,有人挑衅血族必严惩不待不假,但也不能太大张旗鼓,如此一来也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料,然而要是拿不到人,这笑柄恐怕要让血族背负一世。

    前瞻后顾,实在难以把握分寸,不过梅尚友知道,金姓老者说的没错,倘若让这个人继续这样下去,整个血族的根基恐怕都会被此人毁掉,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是该哭还是该哭?

    “好。”想到这里,梅尚友断然的拍了拍殿前桌案,大声道:“血心殿长老堂、血池九老、血煞堂三十六血侍、血殿七十二血卫……”

    梅尚友一口气喝出上百人的名字,统一下令道:“诸殿之主、诸洞圣尊、诸池圣者……听令,本座命尔等速速前往血苍山腹地,缉拿恶徒,不得有误。”

    “是……”

    殿前堂下,便是一百多号高手各自领命退出,最后出来的那九个老者,皆是有着化识境修为的血池九老,其中金元中便是个中最强悍的一个,修为直逼化识七重,也两名副族长也相差不多。

    从殿内走出,金元中马上颁下道道围剿号令,当众人离开之后,他才轻轻的松了口气,然而眼神当中那一抹忧丝却一直未能释去。

    见金元中站在那里不走,八名老者相继围了过来,其中一个血袍加身、眉须如狮般张扬的老者问道:“金圣尊,你这等提议是否有欠考虑了?”

    “连圣尊!”金元中看了看连圣尊,此人名为连如山,乃是血池九老之一,修为不弱,化识六重修为在血族占有很大的地位。他叹了口气对连如山说道:“我还觉得我们这些人未必够用啊。”

    “此话怎讲?”另外几个老者诧异的看向金元中,心说,开什么玩笑,这么多人还拿不下对方一个人?这也有点太自卑了吧。

    金元中看了看众人,想要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想了想后叹气道:“各位,我血族圣地于宏图大世成立已有两千载至久了,何曾出现过此等状况,不是老朽长他人志气、灭自已威风,你们想想,天下间便是各大皇族倾尽全力也不敢妄言对我血族如何如何,此人为何对血族如此记恨?”

    众人一想也是,各大皇族之间表面安泰平和,实际暗中勾心斗脚,都想将对方除去,但也没有轻举妄动过,今天就来了一个神秘人就把血族闹的鸡飞狗跳,明显背后有极深的含义,或深仇、或大恨,不排除其二也。

    “所以,此人是抱着一定目的前来的,而天下间又有谁敢如此大胆?老朽除去一人,不作他想……”

    “谁?”众人一惊。

    金元中眨了眨眼,欲言又止道:“众位可记得两年前地上天……”

    就这一句话,勾起了众人无限的回忆,当金元中把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众人的第一感觉便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异口同声道:“金圣尊怀疑是他?”

    金元中并未答话,而是说道:“各位还记得前不久地上天传出一则消息,一个神秘人从钧天石后突然出现,没有任何理由杀了我等五大皇族的武者,此后一句话都没留下来便销声匿迹了。”

    连如山一听,不信道:“金圣尊,话可不能乱说,天下传闻那人是从宏图内围而来,并非什么风……,其实这话说出去又有谁信,当年他身负重伤,逃进了钧天石后,我等谁不知道那天石之后神火之霸道,想当初,任圣尊不信邪,只身闯入,只过数丈,便被大火焚烧至死,其修为在化识五重,与那人并无太大差别,任圣尊尚且如此,想那人也好不到哪去,如此说法简直太过极端了。”

    金元中看了看连如山,不满道:“连圣尊不信便罢,但以老朽之见,还是小心一点好,若真是他,血族此次恐怕要大伤元气了。”

    “哈哈,金圣尊未免太过长他人志气了。”这时,另一个老者笑出声来,金元中看了看那人,脸上闪过厌恶的痕迹:“鲁文佩,我知你心高气傲,但万事须谨慎,那人的修为你是知道了,时隔两年,会有多大变化,没人可以估算的出,别阴沟里翻了船才好。”

    鲁文佩的实力跟金元中的修为不相上下,平常颇不对付,从此刻二人互相排挤和针锋相对便能看的出来,对于金元中的担心,鲁文佩半点没放在心上,反而眼神还涌现出缕缕轻蔑的味道。

    勾了勾嘴角,鲁文佩不屑道:“金元中,我看你是小心过份了,区区一人能翻起多大风浪,山下弟子修为不及,死有余辜,谁让他们不勤加修炼来着,哼,要是让本圣尊遇到此人,定要叫他尝尝我“百手殊血剑”的厉害。”

    “狂妄。”金元中撇了撇嘴不再跟鲁文中争辩了,他知道自己争辩也没用,这个老家伙一直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说什么作什么都恨不得把自己压下一头。

    连如山连忙让来劝解,说些大敌当前别伤了和气让人笑话的话,众老也是怀揣心思,其实二人针锋由来已久,大抵上是为了日前梅尚友提过的第三位副族长的位置去的。

    跟万岳天宫一样,血族最近两年也是疯狂的拓增着势力范围,大大小小山岭、高峰,无数的地盘他们都插上了一脚,隐隐有着与天下争锋的迹象,地盘大了就需要更多的人来管理,而族长的位置就需要再增添一到两位,按照对族中的贡献,自然从长老堂里挑选最为合适,于是实力最强、能力最大的金元中和鲁文佩便成了竞争者。

    两人都看不对眼,争辩了两句便扭头再不多话,金元中很干脆的御起身形向着血吟洞的方向飞去,连如山在后紧随,随行的还有两名老者,分别的化识五重的卫思成和冯正刚。

    鲁文佩也有交情较深的同伴,另外三人修为都不弱,在长老堂没有化识五重的修为难入堂殿,这三人名为柳宁易、曹中书、万鸿然,皆有五重化识境,修为不浅。

    另外一人不知何去何从,但最后还跟着了鲁文佩,此人名为赵相南,实是最后一个入堂的长老,也是在最近两年跟柳宁易一起加入长老堂的,都是深受神火的益处突然增进的实力。

    血池九老,同往开赴血吟洞方向。

    而与此同时,血吟洞外六十里恰好是前往顶炎洞的必经要道,要说以风绝羽的修为不可能这么慢才去找范易柳,但这一路上杀过来惊动了几乎整个血苍山,于是中途遇阻的情况也颇多,再抱着毁掉血池的想法,两个时辰风绝羽并没走出去多远,大抵都浪费在半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