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4096章 天大的误会

第4096章 天大的误会

    “姓风的,放开我家小姐……”

    “呼!”

    正当风绝羽和天水宫一行人等针尖对麦芒的时候,突兀间,一记冷枪骤然出现在风绝羽的身后。

    “妈的,什么人偷袭老子……”

    刚要张嘴的风绝羽莫名就感觉到身后刮起了一阵冷风,这阵冷风的气势还无比的熟悉,只是短时间内,他并没有想起,究竟出自何人之手。

    不过对方想要自己的性命已经彰显的格外清晰了,大惊之下的风绝羽身子往起一蜷,施展遁术就要躲避。

    可就在这时,旁边的曲绫昔突然出手了,一柄闪着红光的长剑悄无声息的刺出,似有准备一般,当的一声,硬生生的在中途截住了那杆冷枪。

    “嗡!”

    低闷的嗡鸣声自两件神兵间蔓延开来,风绝羽往后退了一步,而来人则是从他身边将蒙伶给夺了过去。

    “小姐,你没事吧?”及时赶来的西门无惧,带着数名狼狈不堪的扈从出现在铸冶殿门前。

    蒙伶一看是自己人,顿时喜极而泣:“西门先生,你们终于来了。”

    “小姐,你没事?”

    “没事没事,我挺好的。”蒙伶解释着,目光一撇风绝羽,连忙拽住西门无惧道:“西门先生,误会了,我们现在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他还救了我几次呢,你别伤他。”

    “他,救你?”西门无惧被这个惊天转折弄的满脸懵比。

    但是蒙伶一番话说出口后,诸葛山、诸葛逾等人的脸色就没有那么好看了。

    诸葛山远远的看着西门无惧,脸上闪过一抹阴霾和讶异,立时走上去问道:“阁下姓西门?”

    西门无惧无比傲娇的抬起了头,不可一世的扫了一眼诸葛山,语气显得生人勿近道:“没错,你是什么人?”

    诸葛山上下打量着西门无惧,当他看到对方手里那杆紫电缠绕的大枪之后,顿时问道:“地皇枪西门无惧?”

    “就是我。”寻常人被人问及身份,出于礼貌会回应对方“正是在下”等等礼貌用语,但是西门无惧却是全然没有那种客气劲,反而用最直白、最狂妄的方式回应了诸葛山。

    “那这一位……”诸葛山刚刚听到西门无惧唤作蒙伶为大小姐,才上前主动找话。

    西门无惧四平八稳,挺着胸膛道:“这位蒙大小姐,乃是青尊之后。”

    “青尊?圣星九宿,青宿之女?”

    诸葛山和诸葛逾等天水宫的一行人等全部愣住了,紧接着,一双双直要剜人心目的狠毒目光,锁死了站在他们对面那个让他们无比痛恨的仇人——风绝羽。

    要知道,刚刚蒙伶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口承认是风绝羽救了他几次的。

    救命之恩。

    而这个少女,还是圣星盟的人,并且身份之高,攀上了大名鼎鼎的圣星九宿。

    还是青宿的骨血。

    这尼玛,这是什么狗屎运,姓风的什么时候跟圣星盟的人搅合在一块去了?

    诸葛逾的脸色变得煞白,他刚刚可是亲口说的,自己跟风绝羽有不共戴天之仇之类的话,可现在,人家摇身一变,成了青宿之女的救命恩人了,这他妈的怎么就这么巧?如今再想杀他,不是难上加难了吗?

    铸冶殿门前的气氛变得莫名古怪了起来,一双双饱含着意趣的眼睛接连不断的落在风绝羽的身上,看的他的心情也是十分别扭。

    见惯了大场面的风大杀手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比自己强的高手关注,不过心中到是没有羞怯惶恐的想法,只是这些眼睛中多数掺杂的隐喻就不那么友好了。

    尤其是诸葛山,他的表情变得阴晴不定了起来,这些年,十大氏族必须看四大修盟脸色行事的事实几乎众所周知,就连在新圣城中占据属于天水宫自己的几处洞天福地,都需要圣星盟点头,堂堂天水宫自然有身为天水宫人的自傲,想来对于风绝羽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突然傍上了青宿之女,也是让他多少感觉到意外吧。

    而此刻听见先前还非要对风绝羽巴不得使上十大酷刑的蒙伶居然反口改为维护了,西门无惧也是颇为惊奇二人之间的关系,自己不在这一天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让能让这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转了性了,莫不是被人骗了吧?

    “小姐……你们……”

    “原来如此……”

    西门无惧刚要说话,不远处的瘟竹毒魔突然笑了起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风绝羽说道:“本座还以为阁下和蒙小姐有什么深仇大恨呢,原来是小情侣的打情骂俏啊,风小兄弟,先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哦,百某可不知道,您与蒙小姐有这么一层关系?”

    “什么关系?”突然听到这么一番话,风绝羽的表情顿时凝固住,什么什么关系,我跟她有什么关系,老毒魔不要乱讲好不好?

    被百破殇一席弄的云里雾里的风绝羽很快就明白了,瘟竹毒魔似乎对圣星盟的忌惮远超常人,他因为之前对自己下过毒,在误会了自己和蒙伶的关系之后而当面道歉,口中说着见谅的词汇,实际上却是向圣星盟示好,这人到是谄媚的紧了。

    蒙伶的告白和众人的臆测无端端的让风绝羽走进了所有强者的视野当中,这是意外中的意外,而瘟竹毒魔的突然致歉,而是突现在了风绝羽这个道武初窥境在无数强者心中莫名提高的地位,这是不是有点可笑。

    “嘿嘿,什么关系?风小兄弟自然比我清楚。”瘟竹毒魔随口一搭,便不再理会了。

    如此这般隐晦难明的暗喻不由得让蒙伶为之一愣,继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俏脸微微一红,旋即她争辩道:“百破殇,你休得胡言乱语,我们……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解释就是掩解释。

    世间种种让人误会的情节,此时蒙伶表现的可谓淋漓尽致,其实她本意想解释自己和风绝羽的关系,但没想到越抹越黑。

    其俏脸这么一红,顿时令得铸冶殿的入口前为数不少的修行者纷纷打量着风绝羽这个忽然间“声名鹊起”的家伙,眼中不约而同的流露出各种各样的复杂情绪。

    曲绫昔见状,捂嘴偷乐,暗中传声风绝羽调侃道:“小家伙,看见没有,从今日起,你可不是那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家伙了,若没猜错,这当中大部分人,已经把你看作成青宿麾下,甚至是青宿的乘龙快婿了。”

    风绝羽听完愣住,然后急赤白脸的回应道:“什么狗屁乘龙快婿,我有夫人的。”

    曲绫昔错愕了一下,完后嘻嘻笑道:“男人有个三妻四妾有什么奇怪的,小家伙,你可要想好,她可是青宿之女啊,你知道青宿的女儿为什么没人敢惹吗?”

    “为何?”风绝羽不解,发现曲绫昔暗有他指。

    曲绫昔神色古怪的一撇红唇,却也不解释,淡淡道:“你很快就明白了。”

    蒙伶的一句话,虽不至于引发天河星界的巨幅地震,但风绝羽也是略微感觉到了场间气氛的诡异变化,可是也不愿多想,毕竟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探索铸冶殿。

    混沌古迹的发现到了今日的地步,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某几个人之间的博弈了,看着场间突然出现的各种高手,风绝羽终于意识到,这件事可能已经发展到自己无法预料的程度。

    授天殿,终于走到世人的视野了。

    果然,这般想法刚刚露出苗头时,一道人影突兀的拔地而起,毫无征兆的飞进了通往铸冶殿的环状楼梯。

    此人修为不低,且声名赫赫,他正是单枪匹马、名贯天河的虚神尉迟敬。

    剑光掠起,快如一道光线,众强者还在因为风绝羽和蒙伶这层关系而深思熟虑的时候,七劫虚神尉迟敬突然连招呼都没打一声,直接闯进了铸冶殿中。

    “唰!唰!唰!唰!”

    数十双眼睛瞬间从风绝羽的身上转到了铸冶殿的入口中,只见那里烈焰翻腾、浓烟滚滚,强大的尉迟敬就像投入火海的一只飞蛾瞬息变得悄然无声,所有人都触电般的一震。

    “是尉迟敬这个家伙……”

    “他进去寻宝了?这铸冶殿的入口居然没有封印?”

    “封印是没有,不过入口的火源稠密,几乎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常人若入,九死一生。”

    “你怕死?授天族的宝物全都在铸冶殿或者重天殿,这集英殿多年前分明有人来过,已经没有什么好东西了,你不下去,宝贝就是别的人。”

    “没说不下去,但是要谨慎行事。”

    “……”

    一大群的强者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弄的现场变得极为混乱,不多时之后,开始有人不听劝告的冲进了入口,此后就再无声息,但到此时,敢毫不迟疑冲进铸冶殿都是道武境一个级数的强者,还没有乾坤境的修行者,敢如此大胆,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铸冶的高手越来越多,剩下的人自然也是忍不住想要跃跃欲试了。

    于是过了盏茶之后,在场的强者无一例外的涌向了铸冶殿入口。

    一场别开生面的大角逐,就此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