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3913章 监视

第3913章 监视

    “来了,哎呀,今天的生意还真不错,客官您稍待片刻,我去去就来。”

    明妖堂的门口处,随着一道极为粗犷且野蛮的嗓音传进之后,店主就乐的屁嗔屁嗔的跟风绝羽告了个罪,倒着小碎步就离开了临时布下的法阵。

    这个法阵,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景象,但是在里面却是能清晰的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

    风绝羽本来没打算看看来人是谁,伸手就把该拿出来的极品灵晶取出来,准备了一下,然后才想到期间还买了些专门给七夜治疗伤势的药粉什么的药品没有估算价格,就只能等店主回来。

    这个时候,吕夏坐在门口处,没有跟风绝羽一起入阵,也是有着避嫌之意。

    门口处,一个长相憨憨的、膀大腰圆的粗犷汉子走了进来,而且一看,这汉子就是一个修妖者,身上满是妖气,让吕夏皱了皱眉。

    风绝羽无所事事,只能抬眼往外瞧去,但这一看,就愣住了,因为他认出来那修妖者汉子,正是一灵堂给瑶君跑堂的壮汉妖宠。

    此人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但对这壮汉的样貌,风绝羽还是记忆犹新的,毕竟他委托瑶君帮助盯着雷帝乔枫一事距离现在并没有过太久,也就十几天而已,怎么可能忘记呢。

    乍一看来人是瑶君身边的妖宠,风绝羽就愣了一下,紧接着就听到此壮汉跟店主的对话。

    “客官,您又来了。”

    “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您等着,哎呀,你可不知道,您让我弄这些灵物有多困难,我都快把腿都跑断了。”

    店主一边嘴碎的唠叨着,一边转过柜台从下面的柜子里取出好几只百宝袋还有盒子,弄了大一堆,双臂抱着就拿到了店前,然后铺在一张大桌子上,一点点的介绍道“这是您要墨芯粉、这是图岳花的花根、这是……”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店主给壮汉介绍了一大堆。

    那壮汉明显也是很懂,仔细检查了一下,最终才点着头,从身上拽下了一只百宝袋扔在了店主的手里“还是老规矩,拿法器抵换。”

    店主伸出双手一接,然后笑嘻嘻的把壮汉领到一边,就像对待风绝羽那样布了个法阵,紧接着二人有里面鼓捣了半天,壮汉才心满意足的带着一应物品匆匆的离开了明妖堂。

    待一切结束之后,店主忙的满头大汗的回到了风绝羽所在的法阵中心,估算了一下价格,总共需要一万四千多块极品灵晶,就伸手讨要。

    风绝羽特别分出一只没用的百宝袋当着店主的面把灵晶的数量点好了装了起来,然后就在他把百宝袋搁在店主手上之前,莫名一滞,顺口就问道“刚才那个人买的什么啊,我看有很多东西,我都没听过。”

    他说完,百宝袋轻声一落,掉在了满脸谄媚贪婪之色的店主手里。

    后者毫无警觉,拿着袋子就往怀中一揣,顺口答道“啊,是一些专门喂养虫宠的药物,太杂了,没办法说。”

    “虫宠?”风绝羽一愣“是昆虫一类的妖宠吧,我到是见过一些,不过不多。”

    店主随手撤了法阵,一边恭迎着风绝羽坐下一边说道“哎呀,这无序之界的虫宠可太多了,但绝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好东西,一般都是靠数量取胜,就好比小店中的这种金甲虫,很小,咬噬力也强,可以破阵,能力不俗吧?但你要是只有几只、几十只甚至几百只,那也是没用的,除非能把此妖养至繁殖到数十万、数百万才会有破阵的能力,所以一般人没人养,到是像土鸣虫、奕魁这类可以帮助镇守洞府、充当警示的灵虫,普通受众修行者的喜爱。”

    “土鸣虫?”风绝羽眼前一亮,立马就响起在那处劫境空间遇到的中年贤平,当时他就是命令手下安排了一些土鸣虫把树林里围了起来,似乎确实能起到警示的作用。

    “嗯,道友你没有吗?不对啊,这无序之界的人,都喜欢准备一些土鸣虫啊、水鸣虫放在身上,有的时候在野外疗伤或者修炼的时候,摆下阵圭,再放几只土鸣虫,那有人进来,肯定会第一时间发现,在水里,就用水鸣虫,效果非常不错,而且还不易让人发现。”

    风绝羽听的眨了眨眼,也没用他说话,店主十分大方的从怀里掏出了两只瓶子,一并塞在他的手上道“一只瓶子里是土鸣虫,大约十五只,另一只瓶子里水鸣虫,数量也一样,客官买了这么多东西,这两瓶灵虫,算是在下的敬意了。”

    “白送啊。”风绝羽讶然,旋即一笑“那就多谢了。”

    “客气什么,客官要是以后时常光顾小店,那就是对小店莫大的荣幸了。”店主很会做生意的说道。

    风绝羽觉得店主不错,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抓着店主道“刚才那个人买的东西不少,肯定不是为了喂养什么灵虫的吧?”

    店主在他身上赚了一大笔,此时也绝无隐瞒道“怎么说呢,他要的东西太杂,有疗伤的,有喂养的,还有训练的,什么样的都有,不过他也不是在我一家买,这个人,就在这两个月左右,频繁到各处出售灵虫的地方买了很多的东西,也不知道用来干什么,但你要说喂养一种群居的灵虫,也无可厚非,毕竟灵虫一旦多了,威力就会不限制的增强,难保这个人不是养了什么灵虫达到了几百万只,如果是的话,那消耗肯定是极大的。但这人有点怪,他没有灵晶,每次来都是用法器抵换,还好,法器的避难所也能换成灵晶。”

    “法器抵换?”风绝羽闻声一愣,脑子里瞬间觉得这壮汉妖宠跟自己走的是个路子。

    没有灵晶了,就拿抢来的法器易换,可一灵堂不是一间铺子吗?常年卖东西的地方,还用拿法器易换?

    想到这,风绝羽问道“他买这么多东西,要多少灵晶啊?肯定很贵吧?”

    “哎?道友这你可说错了,伺养灵虫虽然很耗费材料,但普通的东西是不贵的,你就好像是它,拿了这么多东西走,也不过就是四、五百的上品灵晶,他还在我这换了一大笔灵晶离开呢。”

    “啊……”风绝羽眼珠转了转,做出一个令人费解的表情,然后从店主那买了一本关于灵虫喂养的秘谱,又象征性的买了一些时常用的关于灵虫方面的材料,算是有备无患,方才与店主告别。

    在明妖堂购买了大量为七夜疗伤的药物之后,风绝羽在店主的指引下,来到了一所专门承接材料替人炼丹的商铺,进去一问才知道,如果用龙丹去炼制丹药,时间可能会很长,他自然等不了那么久,于是又花了不少的极品灵晶,购置了一些疗伤用的药品,直到把身上的灵晶花的差不多了,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吕夏陪风绝羽逛了大半日,最后回到了避难所外围的小旅店,回房之前,风绝羽冲着吕夏阴阳怪气道“吕大供奉,我需要为妖宠疗伤,这几日便不出去了,你要不要进来坐坐啊?”

    吕夏一听风绝羽就是心有不满,连声道“不,不,风长老忙吧。”说完,吕夏逃荒似的跑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此事风绝羽还真没猜错,由于昨日发生了口角,殷长老和贾宏都觉得自己无法出面,所以才诚请吕夏帮忙盯着前者,而吕夏推脱不开,便硬着头皮接了这份差事,弄的他有点左右不是人,自然不好再叨扰风绝羽了。

    回到房中,风绝羽关好了房门,摆下法阵,为了避免有人偷窥,便唤出了第二金身坐在那佯装修行的样子,同时来驾驭法阵的运转,隔绝一切试图查探他的神识。

    此后,他便进入了天道珠,放心的为七夜疗伤。

    ……

    与此同时,另一间房中,吕夏坐在了殷长老和贾宏的对面,三个人聊了起来。

    说是聊,但其实就是殷长老和贾宏单方面的盘问。

    “他出去做什么了?”

    “哎呀,我说你们两个有些太紧张了,他不过就是出去买了些给妖宠疗伤的妖品罢了。”

    “妖宠?他还有妖宠吗?我们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人行事很小心,我们对他一无所知,必须就要盯紧了。”贾宏已经单方面的认定风绝羽心里有鬼了,所以无论怎么想,都不会把风绝羽往好处寻思。

    吕夏无语,道“贾长老,你不要太浮想联翩了好吗?人家有妖宠也不奇怪啊,他的妖宠不过只有乾坤境,如今也帮助不上什么忙,不拿出来曾不是在情理之中吗?”

    殷长老沉思着,道“无防,只要盯紧了他便可,我已经派出人手四处打探李嫣婉的消息了,只要逮住她,一切便可真相大白。”

    话说着,殷长老又指了指贾宏道“你也不要再逼着他,万一柳关的事与他无关呢,弄到最后,岂不是让宗内弟子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