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3892章 诡事

第3892章 诡事

    根据玉简记载,尸头草最喜欢寻找阴气极盛之地的尸体修行,所以寻找阴脉核心所在,就是一个非常明确并且直接的办法。

    风绝羽自问在至阴本源方面的修行不比人差,最近又获得了绝品极阴之地的阴气相助,修为虽然没有明确精进,但从至阴本面方面有了很多感悟,让他更加形似一名修魂者。

    对于阴气的把控和掌握,风绝羽算是略有心得,寻找阴气移动的轨迹,自然不会困难,然而还没等他坐好,将神识散开的时候,倏忽间,树林东、西两侧隐约传来阵阵微弱的破空之声。

    “有人!”

    坐在林间,风绝羽刚刚盘膝坐好,莫名间被阵阵破空之声惊扰到,顿时收了神识,封住了气机,四下一望,见不远处有一株极为粗壮的大树,连忙施展木遁妙法,身形往里面一缩,屏气凝息的藏了起来。

    这些年,他来往于紫阳星域西界的诸多结界,也是倍加的小心,强大的神识无时无刻不散播体外,旦凡遇到修行者,无论修为高低,能躲就是躲,目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减小发生摩擦和遭遇战斗的机率,省下来时间,寻找新的结点境门的出现。

    出于他的小心仔细,这些时日到是没有跟任何人发生摩擦,有几次遇到了两个同境高手和几个修真星天宗的队伍,也是在遭遇之后故意绕路,或者离着老远寒暄几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再也没有发生什么争斗。

    这次也一样,不管来人是谁,他终究是一个人,打上一场他到是不怕,就怕莫名其妙再得罪了什么人,弄的跟之前似的,犹如丧家之犬,可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放在寻路上了。

    所以当他躲进了大树的树干之后,虽然没有机会布阵隐身,但却是利用了两种神通,把自己的气机封闭的十分严密,一点气机都没有流露出来。

    没过多久,果然有两伙人突然从东西两侧在树林间碰头,而倒霉的是,这两伙人碰头的地点,居然就在风绝羽藏身的大树下,弄的风绝羽郁闷不已,心中腹腓半天,好在这两伙人马还没有发现他,而且两伙人马当中也没有太厉害的高手。

    用木遁神通钻进大树的风绝羽伪装了一下,清晰的看到大这两伙人马的构成。

    从东边过来的一伙人马一共有三人,为首的是一个长相极是精明强干的中年男子,其修为隐约有着乾坤大圆满到道武初窥境之间的境界,不过由于此人身上被雾气缭绕,后脑的位置还悬着半轮月刃的法器,此法器散发出来的阵阵炽白灵光掩住了此人一部分气机,就让风绝羽在不能全力施为之力,很难发现此人的真实修为,不过在他看来,此人八成机率以上是一个道武初窥境的强者了,而且很有可能此人步入道武境的时间不会太长。

    因为这中年身上仍有一部分非常明显的劫难之力残余着,连那件法器都遮掩不住,而这股劫难之力,跟界灵丹中的不同,界灵丹在炼化之后也不会残留在体外任何的劫难之力,根据风绝羽的判断,此劫难之力,极有可能是在渡劫之后留在修行者身上的。

    至于西边过来的人到是很多,足足有六人,这六人的修为都差不多,为首之人是个半百老者,修为只有乾坤大圆满境,与其同行的五人还有一个跟半百老者修为相仿,剩下的人就是乾坤中、后期不等了。

    两伙队伍共九人在树林里碰了面,他们十分谨慎,相遇之后,西侧过来的半百老者躬身对着中年施礼就要张口,但那中年却是非常谨慎的摆了摆手,打断了老者,紧接着此人向四下张望了片刻,就掏出一只青色的玉片放在手里祭出几道诀法在玉片中轻轻的划动了数下,然后一抛。

    那玉片飞到空中,一点声息都没有化作漫天的粉尘,覆盖了以大树为中心大约百丈空间,落成一个四级的隔音阵法,此后,那半百老者才对身后率领的五人使了个眼色,六人同时躬身一拜,齐声道“属下等拜见掌事大人。”

    头顶的半轮白色月刃的中年面无表情,闻声后沉声喝斥道“不是让你们分开吗?别待在一起,目标太大,容易引起其它人的注意,你们怎么不听呢?”

    西侧为首的半百老者脸上略微闪过些许情绪波动,到也没怎么害怕道“回掌事大人,是廉护法吩咐我等去小樵林汇合的,刚刚感受到掌事大人气机,我等方才前来相见。”

    中年闻言,脸色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但还是低声问道“廉护法叫你们干什么?”

    半百老者答道“小樵林那边似乎挖出了一处虫穴,有几只大虫作怪,人手有些不足,廉护法让我们过去支援。”

    “西明潭那边留人了吗?最近有没有什么动静?你们都走了,万一有人闯进来怎么办?”中年完全用着一副教训的口吻询问道。

    半百老者中规中矩的答道“不会,西明潭那边留了两名弟子,正在那边守着呢,廉护法还说护齐掌事过去了,帮忙守着那边,如果出事了,廉护法会派人支援。”

    听到这里,中年方才停止了盘问,但还是严肃的叮嘱道“事情办完了就各归其位,千万不能再出事了。”

    “是,属下明白。”

    “你们先去吧,本座去西明潭再巡视一遍,切记,行事一定要小心,还有,你们这么多人不要一起走,分开走,在结界边缘移动,身上的令牌一定要带好。”

    “属下遵命。”

    话音落,半百老者卑躬屈膝的绕过了中年,带着五人绝尘而去,而中年也及时的撤去了隔音法阵,但他做梦也没想到,其实此地还有一个人,正使了木遁之法躲在大树里。

    听到半百老者和中年的交谈,风绝羽满腹疑惑,这两伙人马是一起的,而且根据他们交谈流露出来的细节,好像这两伙人马所属的势力来的还不止这么几个人,什么掌事、护法来了好几个。

    此处劫境空间看着不大,而且阴气横行,这几个人又都是修炼正统五行本源的修行者,没事跑到这来干什么?

    人还这么多?

    他们打什么鬼主意呢?

    心中百思不得其解,风绝羽到也没有暴露自己的行藏,他再疑惑,内心还是有个声音提醒他,不要招惹事端,管这伙人想干什么,自己办自己的事就可以了,实在不行,尸头草不早了,也不能给自己惹来麻烦。

    如此这般的想着,风绝羽死死的收敛着气机等待着中年的离去,而且他有十足的把握,中年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发现他。

    毕竟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可以直面精通境强者了,并且还有很大的胜算,只要自己不想漏,那一般人很难察觉到自己身上的气机。

    心念电转,风绝羽静等中年离开,哪曾想那中年往前走了几步,刚要御器飞行,突然站定停了下来。

    跟在他身后两名乾坤境强者见中年神态有恙,立马站住。

    中年木然的扫量了一下周遭的树林,略微看了一会,说道“此地是结界外围,怎么没有土鸣虫?”

    两名乾坤境强者微微一怔,其中一人连忙道“恐怕是阁内弟子失察了,属下这就布置。”

    “隐蔽一点,别漏了地方。”中年挥了挥手,有些不厌其烦。

    两名乾坤境强者点头,随即各自从百宝袋里取出一只银瓶,把银瓶的塞子拔下,各自张口冲着瓶口吐了一口神力,一阵目眩神迷的彩光浮现之后,风绝羽隔着树体便听到了阵阵嗡鸣之声,抬眼一看,只见二人手上的银瓶口各有十数只鸡蛋大小的黄色飞虫飞了出来,并围着三人散开。

    那鸡蛋大小的黄色飞虫,很像一种土色的蝗虫,生有尖牙和钳鄂,并伴有薄翼,飞行间声音不算大,但却与银瓶之间各有一道丝线连接着。

    那两名乾坤境强者对着银瓶连施了好几道法诀,丝线才渐渐消散于无形,但黄色的飞虫却分散开来,有的钻进树梢,有的直接没入树干,有一只则是奔着风绝羽藏身的大树飞了过来。

    风绝羽一看不好,虽然不知此黄色飞虫有何用处,但明显此虫是被驯养出来的,十分听话,如果黄色飞虫钻进树干里,那自己的行踪肯定就暴露了。

    “麻烦。”风绝羽郁闷的撇了撇嘴,又无法限制黄色飞虫的动向,无奈之下只能被迫现身了。

    “嗖!”

    心神一动,风绝羽没有隐藏的从大树中飞遁了出来,出现之后,直接施展了瞬移,掠出百丈开外。

    而他这一动,树林中自然有神力波动出现,中年和两名属下登时察觉到了树林里的异兆,纷纷回头看向神力波动出现的方向。

    “踏!”

    就在三人扭头的功夫,风绝羽已经双足落地,站在之前过来的空地上,看向了三人。

    “什么人?”中年带着两个属下转头,一脸警惕之意,并且几阵华光闪过,三人亮出了法器。

    “别动手,在下没有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