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3524章 仙玉山

第3524章 仙玉山

    中天界,仙玉山,凌心谷……

    晨雾初起,巫山云海,座落在中天界东域的仙玉山,在辰烟彩霞中巍峨耸立。

    山间百花盛开、清泉处处,几只彩凤游离在高大的梧桐林中,翩翩起舞。

    神山俊树的凌心谷环境极美,素有“小仙境”之称,然而此地的天地元灵却是稀薄的很,并不如中天龙族、抑或着那些顶级天宗更加具备修炼的条件,于是数百年来,此地拥有无数匆匆过客,却难有开坛设洞的修行者停留。

    不过在百年前,一个名为芝樱仙子的修行者,在凌心谷住了下来,而且长达百年的时间,周边各大天宗并没有对凌心谷进行欺压甚至围剿,至于个中原因,大家都在遥传,说是凌心谷的这位貌美如花的芝樱仙子,跟当地一个名为“碧落庵”的道观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因为“碧落庵”的观主碧落姑姑,好像是芝樱仙子的近亲。

    彩霞漫天的仙玉山下有一处隐密的林中湖,环境十分清幽,湖潭之水并不深,却温度适宜,东山一侧生有天然泉眼,一道不大的瀑布,为仙玉山增色不少。

    这日,仙玉山下凌心谷边的林中湖内,两个长相俊美的女子正在湖中嬉戏,远远望去,仿佛两条碧影在湖中穿梭。

    “芝樱师姐,你这个地方真是极好,数十年前若不是接到你的燕莺传讯,我还不知道,你居然会选择在中天岭落脚,只是这个地方的天地元灵未免有些稀薄了,会不会耽误你修为的精进啊?”

    林中湖内,巫映雪少见的穿着一件称得上坦露的薄纱,光着一对小脚坐在湖边的一块大石旁,将半截身子浸在受到日光照射温度适宜的湖水之中,冲着一名眉目如画的女子说道。

    湖水中,眉目如画的女子仿佛一条白色的锦鲤在湖中游了过来,她的眉毛并不输于巫映雪,反而略胜一筹,女子上身只挂着一个绸缎的肚兜,露出大片肌肤暴露在阳光之下,细腻的就像温润的羊脂玉。

    女子游到湖边,玩味大起的冲着巫映雪泼水嬉戏,笑道:“映雪师妹,你不厚道,我甲子之前便传讯于你,让你过来游玩,你却一直不肯,是不是把我这个师姐给忘了?”

    巫映雪难得露出天真的笑脸,但怎么看,眉宇间依旧有着淡淡的愁容时隐时现,她接道:“以前光顾着练功,如今在夫人座下也难得清闲,还说我,你不是也没来看我吗?”

    芝樱游到大石旁,柔滑如水的脊背靠在大石上,一双弯月似的细眼盯着巫映雪道:“说起来我还纳闷呢,这么多年没见,你的性子到是有些变化,不过我真的搞不懂,当年你在七霞建立了映雪宫,多么以宫中为重,后来怎么就甘心屈从臣服在啸月宗门下了呢?这不像你的个性啊?”

    巫映雪闻言,眼神望着天空,醉心道:“一开始的时候,只是权益之计,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夫人是个极好的人,虽然她有的时候过于严厉了一些,但她给我的感觉,有些像师父。”

    “真的?”芝樱如葱藕似的玉臂拍打着湖水,似有所悟道:“那可得找个机会见见了。”

    芝樱说着,掐着小蛮腰,故作生气道:“喂,你不是说跟着那个什么红杏夫人,忙的不可开焦吗?这次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说,是不是她欺负你了,你说句话,师姐给你讨个公道回来。”

    巫映雪见状,扑哧一乐,指着芝樱道:“就凭你,还是算了吧,不过夫人可没有欺负我,她对我好着呢。”

    “那你还有闲心跑到我这来?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事是我不知道的?快老实交待。”芝樱说着,伸手就往巫映雪的两侧腰际摸去,弄的巫映雪一时难忍,咯咯跟芝樱嬉笑打闹了起来。

    两位美人肆无忌惮的在湖中嬉戏了片刻,方才偃旗息鼓,良久之后,巫映雪幽幽一叹道:“师姐,我喜欢上一个人。”

    “哎哟,能打动我们的冰山美人的家伙,究竟是个什么人啊,我真想见一见。”

    “师姐,我没开玩笑,但是我喜欢的这个人,他有四位夫人。”巫映雪正色道。

    芝樱闻听之下,脸色唰的一下寒了下来,道:“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离开七霞界了,说,是不是他欺负你了,走,师姐帮你出气。”

    “师姐,我没开玩笑。”巫映雪拽着芝樱的胳膊,怅然道:“他的四位夫人,早在许多年前便因为他被歹人抓了去,最近才找回来,而之前,我跟他之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只是互相喜欢,还没有越线……可是最近,他的四位夫人回来了,我忽然发现,我夹在他们当中好多余,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面对她们,该怎样面对他,所以我就离开了……”

    芝樱从愤怒,到平静,再到惆怅,慢慢的不说话了,她认真的听着,像极一个很好的听众,直到巫映雪把心中的琐碎倾倒干净,芝樱方才一边往身上撩着水,一边劝解道:“师妹,我知道你对感情看的很重,当年那个负心汉,看到师父降境羽化,便离开了你,对你伤害很大,可当时也多亏你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这对你,也是一次机会,但是从那件事后,你对男人的心就冷了,师姐多么希望你能找个真心对你的人……”

    芝樱平淡的说着,仿佛在叙述一个异乎正常的故事:“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反正啊,如果换成是我,我得亲口让他告诉我,他要不要我,他要是要,还对我好,我管她三妻四妾呢,那我就嫁,但如果他只是虚情假意,我肯定杀了他。”

    芝樱说着,简单直白道:“我辈修行,逆天改命,哪有那么多时间在纠结在情爱之中,但你只要爱了,就直接一点,这样不好吗?”

    巫映雪怔怔的望着天空出神,在想芝樱这番言论可能性,有时觉得非常有道理,但有时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见巫映雪一言不发,芝樱气鼓鼓道:“师父说对了,你就是容易钻牛角尖,几十年了,还是这样。行了,不说了,走,我带你去看看我的洞府,我让你见识一下中天岭最好的洞天福地。”

    “最好的洞天福地?”巫映雪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芝樱拉着上了岸。

    两女迅速穿戴好衣物,芝樱向极深的地方扫了一眼,距离差不多隔着林中湖还有好几百丈,然后说道:“让你的人躲的远一点吧,别让他们跟着,那个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要是让大哥知道了,肯定扒了我的皮。”

    “你还有大哥?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芝樱和巫映雪出身同门,从小就跟着同一个师父学艺,两个的天赋异禀,又互相扶持,关系既密切,又都深受师父的喜欢,所以才如此要好。

    可是巫映雪却从未听说芝樱还有一个大哥。

    “我们是义结金兰,放心吧,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个和尚。”

    “和尚?”巫映雪更迷糊了。

    说话的功夫,二人离开了林中湖,沿着山花烂温的山路,往凌心谷走去。

    ……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飞来数道人影,这些人数量不多,个个修为精湛,其中一名为首的剑士穿着一件非常得体的锦湖绸袍,意气风发,风姿绰绝,其人身后背着一把长剑,未曾出鞘便剑气逼人,一看修为便是不俗,起码有着乾坤境的修为,甚至已经达到了中期,乃至于后期之境。

    云空中,剑气踏云而行,长空袅袅,白云在其身边掠过,剑士身后跟着一队随从,大约有着七、八人之多,修为也是不弱。

    在空中疾驰着,剑气望着仙玉山,莫名被山间的绝美景致吸引住了,淡淡出声道:“师弟,咱们赶了七天的路了,马上就要进入颖州,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剑士说完,其身后一名青年踏风而来,笑道:“师兄可是看上了这座山中的美景,还有药材?”

    剑士点头道:“你别看此地天地元灵稀薄,并非上佳的修行之所,但山间的百花,却是我心头最爱,你看,那山下还有雪落梅,这可不是七霞有的品种啊,听说秋水剑潭的那位,特别喜欢梅花,你陪我摘上两簇,留着送给佳人当见面礼。”

    青年闻听,无语一笑,摇头道:“秋水剑潭那位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出关呢,师兄不怕梅花败了吗?”

    “哈哈,既然要讨得佳人欢心,那自然要下点功夫,咱们摘了便日,有为兄在,自然可护着梅花不败。”

    青年闻声无语,点头道:“师兄有此雅兴,我这做师弟的,自然愿效犬马之劳,摘几簇梅花而已,还用师兄出手吗?师兄,你先下去找个地方休息,我去去就来。”

    “哈哈,那就有劳师弟了。”

    剑士一笑,带着人飞向凌心谷的方向,而那个青年,则是奔着梅花开放之地掠去。

    好巧不巧的是,剑士飞落的地方正好偶到了正在山路上游逛的巫映雪和芝樱仙子,双方同时发现了对方,并同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