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小说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 第1937章 地龙翻身

第1937章 地龙翻身

    王灿处理完西域各国的事情,便一直在府上,很少外出。毕竟,他如今是彻底放权,政务都由房玄龄、孔颖达处理,所以王灿能空闲。

    事实上,王灿的国师府,就类似于一个小内阁。

    朝廷依旧有六部在,依旧有三省在。

    只是三省缺少了决断权。

    经由六部处理的政务,再交给三省批复后,又转移到了国师府,交由房玄龄和孔颖达处理。等于是在三省六部的上头,增加一个机构。

    三省六部的官员,内心即便是无奈,但也只能忍着,因为王灿的存在,那就是压得满朝官员喘不过气的存在,使得谁都不敢跳出来。

    谁跳出来,谁找死。

    这是极为简单的事情。

    冬去春来,天气渐渐暖和,不过即便是开春,洛阳的春天,依旧是春寒料峭,颇有些寒冷。这样的一个情况,对王灿来说,倒是没什么影响。

    因为开春后,万物复苏,王灿倒是可以带着儿子和李秀宁,又四处踏青游玩。王灿和李秀宁前往的地方,是靠近洛阳附近的伏牛山。

    一家人踏青游玩,欣赏着伏牛山的风景,心旷神怡。

    虽说如今的王承年纪不大。

    却是天资聪颖。

    小小年纪,已经是能够编读诗书,除了极少数很难的字外,大多数的字,王承都能够认出来,甚至于,王灿已经让王承开始读《史记》等史家典籍。

    正所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对于王灿来说,让王承早早的了解到史书兴衰,那么对于孩子的长大,也是有一定帮助的。

    在一家人游玩时,王灿忽然停下来。

    他心底,竟是生出心神不宁的感觉,尤其这感觉,是来自于巴蜀的方向。

    只是下一瞬,这感觉就消失。

    李秀宁和王灿相处久了,早就了解王灿的秉性,一看到王灿的样子,她让随从看着四处奔跑游玩的王承,问道“夫君,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王灿皱眉道“不知道怎么的,总有心神不宁的感觉,仿佛发生了什么大事。这感觉,极为怪异,来得快去得快,而且我冥冥中的感觉,应该是往巴蜀的方向,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秀宁说道“夫君,你是否要去看一看呢?”

    王灿想了想,道“这只是一个感应,暂时也察觉不出来。等回去后,我让孔颖达稍微注意一下巴蜀的情况。”

    李秀宁点了点头。

    如今,也只能这么办。

    王灿收敛心神,压下了内心的担忧,他依旧是陪着王城在伏牛山玩耍。不过这一次的玩耍时间,倒是没有太晚,刚到了下午申时,王灿一行人就返回。

    当王灿一行人乘坐的马车,回到了洛阳后,王灿便喊来了孔颖达,让孔颖达关注巴蜀方面的事情,注意有什么动静。

    孔颖达得令后,便安排了下去。

    第二天的上午,巳时。

    便有哨探进入国师府,来到了孔颖达的办公署衙内,递上了打探到的消息。孔颖达拆开书信,快速浏览了一遍,当孔颖达看到书信上的内容时,面色顿时大变,脸上流露出郑重的神情。他摆手让哨探退下,蹭的站起身,就飞速往后院去。

    他要去见王灿。

    早上的王灿,一般的情况下,都带着王承在后院的校场中练武。

    以便于教导王承。

    孔颖达径直进入校场,他面色肃然,站在一旁,倒是没有立刻禀报。王灿见状,让王承自己练武,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孔颖达说道“国师让卑职关注的事情,有结果了。”

    王灿道“怎么一回事?”

    孔颖达笃定道“可以肯定的时,巴蜀境内,肯定发生了地震,有地龙翻身。当然,这一消息,暂时没有得到确认。卑职之所以如此推断,是因为就在刚才,接到了哨探传回的消息,靠近巴蜀境内的边境子午谷如今,以及长安和子午谷边界地方,有地龙翻身的余波。”

    顿了顿,孔颖达继续道“根据经验丰富的老农推测,应该是巴蜀境内,出现了地震。所以,才有了余波。这,也恰恰是国师突然觉得巴蜀方向,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说到这里,孔颖达看向王灿,更觉得震惊。

    王灿太厉害了。

    巴蜀境内的事情,王灿远远的竟然有所感应。

    不愧是国师!

    不愧是神人!

    孔颖达说完了情况后,再度问道“国师,如今这情况还没有传回来,我们怎么办?”

    这时代,不是后世。

    要立刻调集赈灾,近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王灿虽说可以一个人前往,可问题是,在大规模的天灾面前,尤其这是救灾,王灿也不容易力挽狂澜,这是极难的事情。

    王灿内心,也是快速的思考着。

    尤其这一次的地震,到底是在哪一个地方,暂时都还无法确定。

    王灿思虑一番后,便沉声道“蜀中既然发生了地震,救灾是必须进行的。你立刻召集三省六部的官员,安排救灾的事情。至于本官,先一步前往蜀中,看看是什么情况,以及具体哪里发生了地震。总之,你立刻调集兵马、物资等,赶赴蜀中。这一次,连长安方向,都有了明确的感觉,那么这一次的地震,必定不简单。”

    “喏!”

    孔颖达立刻就应下。

    王灿道“去安排吧!”

    “是!”

    孔颖达急匆匆就离开了。

    在孔颖达离开后,王灿看向李秀宁,说了要离开的事情。

    李秀宁说道“夫君尽管去便是,妾身在洛阳,会照顾好承儿的。虽说夫君功参造化,但夫君此去,也要当心才是。”

    王灿点了点头,去收拾一番,便启程离开。

    王灿本身,早已经能辟谷。

    他能够长时间不吃不喝,但是,这地震灾区的百姓,却是不可能。所以王灿带上了少许物资后,便直接御空飞行,直接往蜀中去。

    对王灿来说,这般远距离的御空飞行,也是极为消耗真元,但人命关天,王灿却是不能耽搁,得加快速度。

    不过小半天的时间,王灿便进入巴蜀境内。他询问了一番后,最终便确定了发生地震的地点,这是在金山郡的巴西县。

    这一区域,属于岷蜀诸郡的区域。

    王灿料及到了情况后,直奔巴西县去,当王灿一个人抵达县城时,他看到了满目疮痍的巴西县。偌大的城墙,早已经断裂坍塌,甚至城内的四处房屋,都已经倒塌,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哭喊声。

    这时代的房屋,没有高楼大厦,都是低矮的房屋。即便如此,这一地震,也造成无数的伤亡。在乡野的百姓,或许好一些,但是城内的百姓,却是损失极大。

    王灿到了后,径直就找到了巴西县的县令。

    巴西县令,名为李尚。

    此人如今,也是组织了士兵,正在城内四处搜救百姓。除此外,也在镇压局面,避免出现乱子。因为一旦出现了地震这样的情况,有的人会四处搜救,会帮助救死扶伤,但有的人却是趁火打劫,四处劫掠。

    王灿直接过去,亮明了身份。

    王灿作为大隋国师。

    即便是蜀中,即便是巴西县这样的地方,也是知道王灿的。尤其王灿的诸多事迹,官员自是通过邸报有所了解,知道王灿。只是李尚很是震惊,王灿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到了巴西县,可见朝廷已经有了反应。

    李尚说道“国师,如今巴西县地震很是严重。县城如此,地方上一样如此。不过地方上,暂时还没有精力前往搜救,如今只能是先稳定城内的局面。”

    王灿颔首道“你的安排,是正确的。”

    对于如今这样的情况,王灿其实也是没办法,他虽说可以开山劈岳。可问题是,许多被压在房屋下面的人,他根本不能随意动手,因为这维持了相对平衡的坍塌房屋,只能是一点点的搜救,一旦蛮横的带走,一旦打破平衡,下面积压的人就会死去。

    不过王灿比较好的,他可以通过神念,发现哪些地方有人。

    所以这样的搜救,针对性更强。

    “报!”

    就在此时,却是有一名士兵,快速来到了李尚的身旁。

    士兵禀报道“李县令,大事不好了。在县城的城西,忽然出现了一伙人。这一伙人,根本不管死去的人,四处劫掠,他们四处抢夺财物。”

    “混账!”

    王灿顿时大怒起来。

    他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会有人真的四处抢夺。

    这等于是落井下石。

    这是要遭天谴的。

    李尚如今身边的力量,全部都用在搜救上,他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去阻拦这些抢夺的人。因为他一旦分出人去阻拦,搜救的事情又会放缓,这样一来,李尚想要挽救许多被压在房屋下的百姓,就会非常的困难。

    在李尚为难的时候,王灿道“李县令,搜救的事情,你继续便是。这些作乱的人,交给本官来处理。”

    此刻王灿的内心,已经布满了杀意。

    值此危难之际,还有人作乱。

    这些人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