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小说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 第1737章 全军覆没

第1737章 全军覆没

    峡谷中,火势仍在燃烧,

    在大火燃烧同时,山上又有一支支弓箭,往峡谷中落下。一支支羽箭落下,收割着曹豹麾下士兵的性命,在弓箭、大火的双重攻击下,死伤的人越来越多。

    这一幕,更是让曹豹揪心。

    曹豹领着士兵冲锋,意图往前冲出去,可到了峡谷的出口处,火势更大,那大火燃烧下,一块块阻拦的大石,更被烧得滚烫,根本无法攀爬。

    曹豹看到后,心中惊慌不已。

    他不想死!

    他更没有活够。

    可眼下曹豹,根本无法躲避,逃不过这汹汹燃烧的大火。

    曹豹急切之下,高声呐喊道:“王灿,我投降,我愿意投降。”

    “随我一起喊!”

    曹豹转而看向麾下的士兵,让所有人一起呐喊。

    “我投降!”

    “愿意投降!”

    ……

    一个个士兵,都开始高呼起来,声音回荡在峡谷中。

    曹豹抬头望着山上,脸上有期待神色。如今的情况下,他只能采取投降的计策,先投降稳住王灿,保住自己的性命。等回到了下邳国,再考虑其他。只要王灿高抬贵手,在上面泼水下来,就可以熄灭峡谷中的大火,他就可以逃过一劫。

    王灿在山上,听到了曹豹的话,却是纹丝不动,根本不曾有心软的想法。

    这是乱世。

    你不杀人,人就会杀你。

    他现在妇人之仁,如果不杀曹豹,那么等曹豹回到了下邳,一样会再度反叛的。

    正如历史上,曹豹背叛刘备。

    一开始,曹豹迫于无奈归顺了刘备,转眼间,就和吕布勾搭上,背叛了刘备。

    这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太史慈站在王灿的身旁,看着峡谷中燃烧的大火,听着声声惨叫,他没有开口说话。因为作为一个领兵的大将,不能有多余的仁慈。

    王灿的不回答,使得曹豹一颗心陷入了谷底,脸上神情变得狰狞起来。

    他拔出腰间的佩剑,横剑欲自刎,但剑锋到了脖子处,却是下不去手。曹豹面颊抽搐,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咬牙道:“陈标,杀了我!”

    陈标作为曹豹的都尉,此刻也是哭丧着脸。阵阵热浪袭来,已经使得他头发卷起,甚至额头上更有细密的汗珠渗透出来。

    他很是难受。

    陈标心中更是后悔。

    早知道,他就不来了,可现在,连投降都没用。

    只能是死路一条。

    他听到曹豹的话,咬牙道:“大人,您也杀了我。我们两人,相互杀对方。”

    “好!”

    两个人相视一望,郑重点头。

    “杀!”

    曹豹大吼一声,手中的剑,直接就朝陈标的心脏捅了过去。

    与此同时,陈标也是提剑刺出。

    “扑哧!!”

    两柄剑,各自刺入对方的胸膛,那长剑贯入下,尤其各自下手都会很重,一剑就贯穿了心脏。随着长剑抽出,鲜血登时就喷溅了出来。

    “我,我……”

    曹豹口中说话,但上涌的鲜血,进入了喉管,进入了口中,使得他根本就说不出话,只能是口中嗬嗬作响。

    剧烈的疼痛,传入脑中。

    更有一阵阵眩晕的感觉,自脑中传来,曹豹眼中渐渐失去了焦距。

    “扑通!”

    曹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后,身体一个后仰,便跌倒在地上,再无半点的气息。与此同时,陈标也是一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跌倒在地上。

    曹豹和陈标先后自杀后,这峡谷中的士兵,更是大声惨叫,全都是惊慌乱窜。可大火燃烧下,尤其浓烟滚滚,致使许多人无法呼吸,开始出现了窒息的情况。

    死伤的人,越来越多。

    足足过了近半个时辰后,峡谷中的惨叫声已经平息,再有没有任何声音。

    火势也渐渐减小,只有缭绕的烟雾升腾。

    王灿下令道:“撤军!”

    “喏!”

    太史慈得了命令后,根本没去搭理峡谷中的人,直接就下令撤退。甚至于王灿这一遭,已经是不再前往下邳国的治所,直接就开始返回琅琊国。

    因为曹豹已经死了。

    反抗的人,已经被诛杀。

    如今王灿并不需要安排人担任下邳国的国相,可以把国相的位置空置。王灿要做的,是等各国各郡的人到开阳县去。

    有了曹豹作为先例,其余的人应该会知道怎么做。

    王灿撤军时,已经安排人传递消息。

    曹豹被杀的消息,快速传出。

    这样的消息,对东海郡的太守,更是不啻于敲响了一个警钟。要知道,曹豹那都是徐州的豪强,曹家的实力极大。可如今,转眼间曹豹就死了,甚至于曹豹率领的一万多士兵,一个都没有逃出来,尽数被焚杀。

    这样的结果,令人震撼。

    东海郡太守的内心,则是庆幸,得亏没有和王灿对着干。

    否则,曹豹就是前车之鉴。

    当曹豹的消息,犹如飓风一般,快速席卷徐州其余各郡各国时,原本没有打算前往开阳县的人,却是快速的收拾行囊,往开阳县去,不敢再违背王灿的命令。

    曹豹是前车之鉴,谁敢招惹王灿。

    而下邳县,陈家。

    陈珪得到了家族传回的消息,直接就安排人把陈登喊到了书房中。

    陈登行礼后,说道:“父亲让儿子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陈珪正色道:“是关于王灿的消息。”

    陈登道:“王灿胜了?”

    “是!”

    陈珪点了点头,正色道:“传回的消息,是王灿没有耗费一兵一卒,全歼曹豹麾下一万多士兵。曹豹自下邳国带去的士兵,全部被杀。”

    “啊!”

    陈登听到后惊呼一声。

    他沉声道:“父亲,王灿兵力人数少于曹豹,即使王灿厉害,但也不至于如此厉害吧。王灿一个士兵都不折损,却是全歼曹豹的士兵。古之名将,也不过如此吧。”

    顿了顿,陈登道:“具体战况是怎么回事?”

    陈珪当即道:“王灿先击败了良成县的县令军队,然后任由良成县令撤回向曹豹求助。在曹豹接到消息,火速赶赴良成县时,王灿却是率领军队,悄然埋伏在曹豹通往良成县的一处峡谷上,利用峡谷的地形地貌,堵住了出口和入口,一把大火,把曹豹葬送了。”

    嘶!!

    陈登倒吸了口凉气。

    他正色道:“这王灿,好大的杀性啊。”

    陈珪道:“不是王灿杀性大,是故意为之。据老夫所知,曹豹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出后,如今整个徐州的郡守、国相,都已经是慌了神,纷纷赶赴开阳县。毕竟此前,王灿曾专门下令,让郡守、国相前往议事。曹豹如今,成了王灿的脚踏石。尤其王灿杀了曹豹后,根本不曾再进入下邳国,而是带兵撤退,直接就回到了琅琊国。”

    “高明,实在是高明!”

    陈登感慨道:“王灿这个人,当真是厉害。以一场战事,便平定了徐州的乱局。接下来,徐州的各郡各国再也不敢阳奉阴违,甚至于,王灿要调整各地的官员,恐怕也没有人敢违背。”

    “自是如此!”

    陈珪点了点头,说道:“这就是王灿的赫赫威名,此人虽说年轻,但其手段能力,丝毫不差,甚至于这魄力,的确是非凡。”

    陈登道:“父亲看好王灿吗?”

    “是!”

    陈珪点头就说话。

    陈登正色道:“既然父亲看好王灿,不如,父亲出仕得了。”

    陈珪捋着颌下的胡须,摇头道:“老夫都一把年纪了,还出仕做什么?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老夫对于你,却是有些要求的。”

    陈登说道:“父亲请说。”

    陈珪道:“你也前往开阳县,毛遂自荐。老夫的期望,是你担任徐州的地方大吏,或者是担任一国的国相,或者是大人一郡的太守。如果达不到这样的官职,至少也要留在王灿的身边,担任王灿的功曹,或者是长史之类的,成为王灿的左膀右臂。”

    陈登皱眉道:“听父亲的意思,似乎咱们陈家,是要投效王灿吗?”

    “大体如此。”

    陈珪点了点头,道:“如今这是机会,尤其徐州大变革,便是百废待兴,会有无数的机遇。你小子眼高于顶,一向是颇为自傲的。王灿所展现出来的魄力和能力,倒是能令你一展所长的。所以,你到王灿的麾下去磨砺一番。”

    顿了顿,陈珪再度道:“当然,如果你在王灿的麾下呆了一段时间后,认为王灿此人难成大器,不足以成事,到时候你就回来便是。”

    “谢父亲!”

    陈登拱手道谢,心中感动。

    陈珪笑道:“你我父子之间,何谈答谢。老夫只是希望,你能够有一个好的前途,相比于你的兄长,你的才华更卓越。但越是聪明的人,越是容易陷入死结,因为聪明反被聪明误。所以你前往王灿的麾下毛遂自荐,为父没有多余的赠言,只有一句话。”

    陈登道:“父亲请说!”

    陈珪正色道:“老夫希望你,能够多听少说多做,不要过多的展露你的聪明,更不要炫耀你的聪明。”

    陈登说道:“父亲教诲,儿子谨记于心。”

    “下去吧!”

    陈珪摆了摆手,陈登站起身,再度向陈珪揖了一礼,然后才转身离开,去准备前往琅琊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