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小说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 第1724章 糜竺投效

第1724章 糜竺投效

    王灿回到营帐中,便静静等待。

    不多时,糜竺进入了营帐中,抱拳行礼道:“在下糜竺,拜见将军。”

    对王灿的称呼,糜竺知乎将军。

    因为王灿并没有担任琅琊国的国相,而王灿暂时也没有明确的官职,只能是以将军称呼。

    他虽说是来投效王灿的。

    可是,他也有自己的一些问题,这些都要询问王灿,以了解情况。

    否则,早就纳头便拜了。

    王灿摆手道:“糜先生,请坐。”

    “谢将军!”

    糜竺道谢后,撩起衣袍落座,开门见山道:“在下来见将军,是来履行约定的。但在此之前,在下还有三点疑惑,请将军释疑。”

    王灿道:“但说无妨!”

    糜竺询问道:“在下的第一个疑惑,王将军志在何处?”

    王灿闻言,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所谓的志在何处,换句话说,就是问王灿,到底以后有什么打算,是准备做一个大将军,亦或是准备做一个朝中三公,亦或是其他。

    这是糜竺询问的目的。

    王灿说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糜竺听到后,眼中瞳孔一缩。

    这话单纯从字面上理解,并没有逾越的地方。但联想到当初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陈涉,联想到秦末乱世,这一句话就不简单了。

    如今,也是乱世。

    大乱之世,当有新王出。

    这也是看个人的理解。

    你可以理解成,是想要出将入相,也可以理解成是要逐鹿天下。

    糜竺则是看出了王灿的大志向,因为王灿邀请他的时候,曾给了奇货可居四个字。把两件事联系起来,不难看出王灿的志向。

    更不难看出王灿的野心。

    糜竺深吸口气,点了点头,便又道:“王将军,在下的第二个问题,是我糜家商人出身,在王将军麾下,担任什么职务?”

    王灿说道:“吕不韦奇货可居,因为有治国之术。他虽说是商人,但却是精明无比,有驾驭下属的手段,更有治理国政的韬略。”

    “糜家归顺我,自是极好的。”

    “第一,我保证糜家在我麾下,荣宠不衰,不至于被边缘化。”

    “第二,糜家的人,有多大能耐,我给予多大的施展空间。对我而言,不可能因为你有功于我,便随意给予官职,随意安排你们。才不配位,那是极为危险的事情。明明你处理不好的事情,你偏偏要大包大揽,那是害人害己。”

    王灿正色道:“或者说,你糜竺乃至于糜家的人,有多大的野心和能耐,我都一一满足。前提是,必须要有足够的才华。”

    “明白了!”

    糜竺点了点头。

    对王灿的回答,糜竺是很满意的。

    因为这是王灿的肺腑之言。

    这也是最切实的言论。

    如果王灿大肆的画饼,大肆的说要如何如何,糜竺的内心,反而是会质疑,会认为王灿是暂时要得到糜家的效忠,得到糜家的钱财和粮食。

    王灿再度道:“第三呢?”

    糜竺说道:“王将军如何保证,不会狡兔死走狗烹呢?要知道,奇货可居的吕不韦,那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王灿说道:“这一点,我还真无法回答。”

    “第一,我大包大揽的说,我王灿真实可靠,能靠得住,值得糜家效忠。但是,糜先生愿意相信这样的大话空话吗?”

    “第二,我保证糜家荣宠不衰,但前提是,糜家并没有作奸犯科,违法乱纪的事情。如果糜家违法乱纪,肆意妄为,我首先处置的就是糜家。”

    “并不能因为糜家有功,就可以肆意妄为。”

    “这是不允许的。”

    “第三,我一贯的认为,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间长了,自然能了解一个人。与其我口口声声的说如何如何,倒不如,沿途见证更好。”

    王灿正色道:“糜先生,你认为如何呢?”

    “王将军所言甚是!”

    糜竺站起身,脸上的神情,尽是肃然神情,郑重行礼道:“卑职糜竺,拜见主公。糜家,愿为主公驱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王灿伸手托起糜竺,笑道:“我招揽糜家,不是让糜家为我赴汤蹈火,是和糜家共进退。我和糜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谢主公。”

    糜竺拱手就回答。

    两人又各自落座,糜竺身子微微前倾,询问道:“主公如今,并没有一个官身。主公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王灿正色道:“如今的情况下,朝廷虽说卖官鬻爵,但我如今,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一国一郡之地,如今需要的,至少是一州刺史。但要买下一州的官吏,恐怕要付出大代价。这朝中的宦官把持朝政,要买官可不容易。”

    糜竺道:“卑职愿意随主公入京师,以购买官职。如果主公能成为徐州的刺史,监察徐州。再把各郡各国的太守国相,都变成自己的人。那么,主公就等同于掌控了徐州。”

    “此事不容易。”

    王灿摇了摇头。

    糜竺道:“主公就不准备谋取吗?”

    “不,不是不谋取,而是眼下我认为,与其耗费时间和精力,前往洛阳买官,不如实打实的,尽快夺取徐州的各郡。”

    王灿的眼中,闪烁着精光,道:“我们掌控了徐州的各郡,就算是朝廷有官吏前来,也可以发生诸多的事情,也能推脱抵挡。”

    事实上,王灿不是不打算去洛阳,是现在不合适。

    王灿清楚天下的走向。

    如今已经抵近年底,再等两年多一点,现在的天子刘宏,就会驾崩。而整个大汉,将会迎来转折点。

    这一两年的时间,黄巾贼依旧肆虐。

    譬如青州,更是动荡。

    在这样的前提下,王灿不愿意卷入朝中的争斗去,干脆沉下心来,先一步步的掌控徐州各地,成为徐州暗中的王。

    等到天下大变之时,再求官便是。

    到了那时候,只要有兵有将,那做官真是太容易了。

    有兵就是草头王。

    不过糜竺却不清楚,他即使是精明,即使糜家的情报遍布各地,但以糜家的能耐,依旧是推断不出刘宏什么时候死亡。

    这是王灿最占据优势的。

    糜竺听到王灿的话,沉默了片刻后,最终也点头,赞同王灿的话,说道:“主公所言甚是,等夺取了整个徐州,再考虑其他不迟。反正天高皇帝远,如今天子对地方上的控制,已经是削弱到了极致。不过琅琊国因为有臧霸在,加上无数的贼匪作乱,所以少有真正的世家大族。但徐州的其余各郡,却是不一样。”

    王灿说道:“其实都一样,只要兵力充足,战斗力足够强,都能够解决。”

    顿了顿,王灿道:“不过,这确实要借助糜家的商人渠道。”

    糜竺道:“主公有什么吩咐?”

    王灿说道:“改造糜家的商人渠道,使之变成情报渠道,让这些人通过糜家的渠道,以打探消息传递消息。”

    糜竺听得眼前一亮,道:“主公英明!”

    王灿道:“如今的琅琊国,已经拿在了手中。不过暂时,还不够稳健。所以我会再休整一个月。等到九月初,再度出兵,以剿灭贼匪的名义,南下东海郡。先夺取整个东海,再考虑更进一步的安排。”

    “主公英明!”

    糜竺正色道:“我糜家在东海,也有相当的势力。再者,糜家熟悉东海的情况。一旦主公出兵,糜家可以出人出力,替主公摸清楚情况。”

    王灿道:“这自是最好的。”

    糜竺再度道:“东海郡境内,各大家族的情况,糜家了如指掌,能帮到主公。但到了下邳境内,却是不同。下邳去年的时候,除国变为郡,但下邳境内,有陈氏一族,乃是豪门望族。除此外,还有其余的世家大族,实力极强。他们的实力盘根错节,不易于对付。”

    王灿道:“慢慢来吧,这些事情上,我有的是耐心。只要一步步的走,一定能暗中掌控整个徐州。等拿下了徐州后,再向朝廷求官不迟。

    糜竺道:“主公所虑甚是。”

    王灿继续说道:“糜先生,你如今,便暂时在我身边,作一个主簿如何?”\

    “卑职遵命!”

    糜竺直接就应下。

    他没有任何的意见。

    因为在如今的情况下,担任王灿的主簿,能一直跟在王灿的身边,也有助于他了解王灿,进一步的知道王灿的情况。

    王灿话锋一转,道:“东海糜家,可是要搬迁到琅琊国?”

    “是!”

    糜竺点头回答。

    王灿说道:“不必了,因为接下来,我就要南下东海。军队南下东海郡,到时候,我的重心又会随之转移。”

    “卑职明白了。”

    糜竺点头就回答。

    如果糜家不搬迁,反而好一些,毕竟要搬迁,事情也很是复杂。

    “报!”

    这个时候,一名士兵进入营帐中。

    士兵抱拳行礼,禀报道:“大人,军营外来了一人,自称是琅琊郡王的使节,特地来传令,让大人去一趟琅琊郡王府。”

    王灿听到后,有些惊讶。

    琅琊王回来了。

    他在开阳县也有些时间了,但还从未听过什么琅琊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