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其他小说 > 嫡女贵嫁 > 第二百一十章、帝星移位,帝子出现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yuewu.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帝星移位,有帝子出现,但却不在京城这一处。

这个消息无声无息的传了出来,传到大家耳中,世家之中无不震惊,有人甚至还偷偷的去钦天监,找各种理由去旁敲侧击这件事情。

大部分人没打听出什么,却也有几个聪明人,发现了一些痕迹。

听说东宫也在查问此事,听说景王府、魏王府也在查问,连英王府也是如此……

几乎几位跟皇家很有关系的王爷、皇亲,暗中都有了些举动,这事……是真的?

京中的世家无不暗中打听此事,虽然钦天监那边瞒的很严实,但终究不是衙门,一直被人这么盯着,总是会被发现什么。

就在大家猜疑之中,皇上那边直接公布了事情的真相。

沧海遗珠,居然是沧海遗珠,皇上有血脉遗留在外,而且还是一位皇子,这还是钦天监那边查看出来的。

皇上在朝堂上面一说,立时引起了轰动,所有关注这件事的世家,立时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有传言帝星移位,有帝子出现。

原来这帝子还不是在京中的几位。

况且能出现这么大异兆的,可不象是普通的皇子,能挤的帝星之位稍移,而且还能明显的看出来,可见这位帝子的命星不简单。

皇上没有明说,大家却在纷纷猜测这位皇子的身份,二十几年前,十几年前,几年前,许多怀过孕的宫妃都被拿来说事情,其实有活着的,也有死了的。

活着的好查,生下的孩子也是有数的,但是死了的,就没那么好了,有说哪位宫妃死了,死之前是怀了身孕的,之后难产而死,或者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死的,各种传言都有,但最后……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元后处。

这位元后,是皇上的发妻,又极得皇上宠爱。

是因为家里人和三王之乱有关系,才受到的牵连,如果这位元后还在,也没现在的王皇后和何贵妃什么事了。

可以说,因为这位元后死在冷宫,现在才形成的皇后娘娘和何贵妃两头大的局面。

元后若在,生下的子嗣,才是名正言顺的嫡系,又有皇上的宠爱,是不是长,又有什么关系!

不象现在的太子,很明显就宠爱上还不如景王,也怪不得景王的心大起来,比起看着平平无奇的太子,景王却是一个很会讨皇上欢心的皇子,和何贵妃一脉相承。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传言,说元后当日是怀有身孕的,之后又在冷宫生下子嗣,冷宫生子的戏码,不但在剧本中,野史上也有,往往都会有冷宫生下的孩子,偷偷送出宫的传言,之后这后孩子才是最有出息的,得承帝位,还为生母报了仇。

元后是皇上最上心的女子,如果是元后生下的儿子,当时偷偷送出宫的,现如今找回来,必然会成了皇上最宠爱的儿子。

太子原本就根基不稳,最大的长处,就是嫡长,既嫡又长,让其他人说不出话来,但如果太子的嫡位不是那么稳呢?

元后就算是被打入冷宫,她当时也是一个后位,被没有被废除。

王皇后登上后位,还是在元后死了之后,元后之死,到现在也是一笔糊涂帐,都说元后是在冷宫冻饿而死的,皇上后来得到消息之后,许多宫人被杖毙,连着许多宫妃当时也受了牵连,直接被打入冷宫的不在少数。

而自此之后就再没出来过。

听说现在的几位,当时都曾经对元后表现过善意,不管是王皇后,还是何贵妃,或者是朱静妃,以及其他的,都是因为对冷宫的元后表示过善意,而今才得高位的。

后来进的宫妃不在少数,但说来说去,皇上再最在意的还是元后。

就冲这么一点上看起来,这位皇子如果找到,对整个朝堂上都会引起震撼。

其实不只是太子,还有景王,景王以前顶着的是最受宠的皇子的名头,但如果这位元后所生的皇子出现呢?

既嫡又最受宠,皇上心中属意的是谁,一目了然。

这么一想,原本想偷偷站队的,立时就不动了,之前早就站队的,暗中惊慌。

但又有人觉得,其实也不一定是元后所生,当时跟着一起打入冷宫的宫妃不在少数,可能是其他宫妃,那个时候皇上因为元后震怒,许多人被牵连进去,之后就死在了冷宫,可能当时的一位宫妃是怀有身孕的。

如果这样,这位皇子也是不足为惧的。

当然,就算是元后真的生了一位皇子,这人海茫茫的,也不一定能找到。

这些事听起来就在眼前,其实也不一定是什么时候……

各人有各人的想法,有人窃喜、有人惊慌、也有人恐惧、还有人坐立不宁……

所以,最近钦天监被皇上屡屡的找的原因也找到了……

曲志震下了朝之后,就在自己的书房内静静的坐着,脸色很难看,这件事情也影响到了他,到现在他也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

听到门外有小厮敲门,说谢小姐送礼过来,曲志震不耐烦的道:“进来。”

小厮小心翼翼的进来,把手中的一个礼盒呈上:“二老爷,这是谢小姐送过来的鞋子,说是有些东西先送过来。”

这鞋子是新人所做,成亲当天当嫁妆送过来的,这个时候送过来,怎么看都不合礼。

曲志震之前说是要简办的,朱静妃娘家那边也是同意的,这事看着虽然不成体统,但也勉强能解释。

曲志震点头:“放下吧!”

小厮把礼盒放在桌上,退了出去,守在门外。

门内,曲志震看着眼前的礼盒,好半响才找开面前的礼盒,看到里面的确是一双藏青色的薄底靴子。

拿起一只靴子,看了看之后,伸手往里摸了摸,没东西。

放下这只,又拿起另外的一只靴子,同样的往里摸了摸,然后摸出一张团起来的纸。

团起来的纸很乱,看着象是在里面撑着靴子,让靴子看起来更加饱满的样子,做靴子的时候,其实是有这么一种放法的。

把纸条在面前一点点的摊开、铺平。

看着上面秀丽的字迹,曲志震的脸色难看起来,看完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燥动,然后又看了一遍。

这一次看完,从抽屉里取出火烛,点起后把纸条烧了。

这么多年,他一直谨慎的很。

在桌上铺了一张纸,提起笔,却不知道从何写起,他现在这个工部尚书的位置其实还是没那么稳的。

有些事情,他也不敢妄动,就怕引得人注意。

皇子?皇上怎么还有一位皇子,而且真的很可能是元后所生,就冲这一点,他就安宁不下来。

他的儿子,他的儿子怎么办?

他这么多年的筹谋……难不成真的要付之流水吗?他又怎么会甘心。

原本他是没有野心的,但是有了孩子,就有了野心,为了这份野心,其他的就没那么重要了。

维护着这份野心,他暗中做的不少,现如今居然出了变故,这让他如何承受得住。

手用力的在桌子上重重一拍,震的上面的杯盘都跳动了起来,眼情变得阴沉,无论如何,他这么多年的心思都不会白付。

元后若是有儿子,也不能留下性命,况且这位皇子现在还是没有影的事情。、

天下之大,皇上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能想找谁就能找到谁的。

况且就算是真的,他们这些臣子都不会认。

这么一想,心头稍松,自己不愿意看到元后的儿子,太子那边,景王那边,还有英王也不会愿意。

英王之前嚣张跋扈,还不是因为有皇上的宠信,现如今皇上宠信的是别人,那他又岂会不慌。

这么多人都不愿意看到这位新的皇子的出现,那这位皇子不管是谁生的,都没那么重要了。

曲志震不信这么多人,都斗不过这位不知道流落到何方的皇子。

想到这里,心头已经松快起来,拿起笔,不用思想,便落了笔。

写完之后,把笔落下,吹了吹后稍干,揉成团,放入薄底靴子里,又在外面小心的按了按,能感应到被撑起来的部分,其他并无意外,又随手拿了一团白纸,也在上面练了几个字后,揉成团,放入另一只靴子中。

两只靴子从外面看起来差不多。

把礼盒合上,对外面的小厮扬起到:“进来!”、

小厮一直注意着里面的动静,听到里面传唤,急忙推门进来:“二老爷!”

“把这靴子送回去,就说大了一些,穿着过宽了,会掉后跟,若是那边做不准,可以再多我们府上拿鞋样,切莫再弄错了。”曲志震吩咐道。

“是,奴才这就去说。”

小厮应声上前取了礼盒要走。

“等一下。”曲志震忽然叫住小厮,“如果谢小姐实在不会做,可以去景王府、或者英王妃问问,说不定可以做的更好。”

曲秋燕替他做过靴子的,曲莫影回府之后,也例行公事的做事,至于是不是真的曲莫影做的,那就不知道了……

必竟曲莫影是有眼疾,才进府的时候眼疾还没有好全,太夫人也不愿意曲莫影多做这种精细的针线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