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叶剑风云 > 第115章 天山雪莲

第115章 天山雪莲

    ,最快更新叶剑风云最新章节!

    “不行,你不常用刀剑,不够快。一旦差之毫厘,天山雪莲就会立刻化为寒气,消散殆尽。”小易目光紧盯着天山雪莲,口中道。

    但是,小易拿着匕首的手却开始颤抖。看师父处理的时候那么简单,没想到自己做的时候这么难。小易压抑着情绪。

    “需要怎么做?要不我来。”云飞看到两人如此样子,问道。

    小易这才注意到邱然身边还有一人。他抬头看过来,发现是云飞。

    小易摇摇头,就要继续,但是他向下移回来的目光恰好看到云飞腰侧的星芒剑。

    小易不认识这剑是什么。但是,星芒剑给他的感觉与風空的黑剑很像。

    云飞沿着小易的目光看到星芒剑,邱然这时也才注意到云飞比上次京都分别多了一把剑当武器。

    云飞笑着将星芒剑拿到两人眼前:“这是师父暂时借给我用的剑,星芒剑。或许可以帮点忙。”

    星芒剑,师父,借用。

    邱然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什么好师父,还有吗,可以介绍给自己吗。

    小易的目光则亮了起来,星芒剑是十剑之一,天下皆知。

    他的目光在星芒剑与云飞脸上交互看了好几遍,最终他吞下口水问道:“彗星。会用吗?”

    云飞神情一惊,彗星是星芒剑中最快剑式。小易从何得知。

    “会。”但是,他将疑问压下,回答道。

    小易立刻收回手中匕首,把云飞拉到自己先前站的位置。

    “用彗星将天山雪莲一分为二。让莲花花瓣同时落入药碗之中。时间不能有毫厘之差,不然迟落的一半就会变成寒气消散。”小易解释道。

    “我知道了。”云飞回答。

    小易与邱然不约而同退后几步。

    云飞一手握者剑鞘,一手握者剑柄。他闭上眼睛,感知着面前两碗正在散发热度的药,散发寒气的天山雪莲。

    邱然看着他蓄势待发,眼睛聚精会神盯着他手中的剑,一眨不眨。马上要发生的一剑不仅是传说中星芒剑的剑式,更关系这两位兄长的性命。

    恍惚间,他察觉一丝异样,但是异样是什么,他却说不出来。

    异样之后,云飞收起剑,问道:“可以吗?”

    “哎?”邱然不解,看向一旁的小易。

    小易正紧盯着两碗药碗,目不转睛,眼中神情确是喜悦之色。

    “师父说最快的是星芒剑中的彗星,果然很快,比师父用的刺还快。”小易口中道。

    其实,小易根本没看云飞如何出剑。

    与邱然不同,小易是大夫,大夫更关心解药是否完成。

    刚刚虽然只有一瞬,但是一分为二的天山雪莲确实是同时落入两个药碗中,落入的瞬间连涟漪都没有泛起,就浸没其中。

    润物细无声。这是师父说过天山雪莲的时候用的语句。

    “所以,已经结束了?”邱然反应过来问道。

    “结束了。”小易端起一碗,对邱然道,“快给两人服下。”

    邱然这才将云飞如何出剑的好奇压下,端着药碗慌忙向房间另一角走去。

    云飞这才注意到,房间另一边摆放着两张床榻,床上分别躺着两位昏迷不醒的人。

    “看来传闻有误。”云飞低声自言自语道。

    “传闻?哦,你说的传闻,那是我们放出去的假消息。”邱然这回听到了云飞了话,解释道。

    “那邱庄主的病重?”云飞问道,却看到邱然脸上阴霾浮现。

    “爹爹神志有些不清,不过小易说没事。”邱然视线看向小易。

    小易却借着喂药,背对着邱然:“我说过没事,你不用担心。”

    旁观者的云飞察觉小易神情的反常,没有点破。

    喂完药,小易又给邱源与邱吉人把了脉。

    良久,他点头道:“毒素在消失。雪见红虽然见效快,会速死著称。解药喂下去,毒解得速度也极快。”

    邱然常常出了一口气,回家多日他一直处在不安状态,此刻确认两位兄长不会出事,他才感到安心。

    云飞看到邱然长吁一口气就瘫在靠椅上,好久没动。

    “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云飞问道。沿路而来听闻的传闻,让他知道事态比在京都之时更为凶险。

    “二哥的剑与爹爹常用的长鞭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涂上了毒药。”邱然闭着眼睛,不知道从哪里回答,只能从自己知道的开始说起。

    “自从那夜之后,邱家庄就严禁任何人外出进入。所以,凶手还在邱家庄的可能性很大。”小易接话道。严禁任何人出入是他下的命令,虽然他也只是一时想起觉得这么做更好。

    “凶手白天下毒,晚上早已离开的可能性同样存在。”云飞全面分析道。

    他看向一脸倦态的邱然,声音沉了些:“你大哥又是什么情况?”邱谦明已死,是管家告诉風空的消息,邱家庄总不会突然诈死。

    “大哥已经下葬。”邱然只说了这一句,就红了眼睛,再也无法继续说出去。

    过来一会,他抬手左右齐齐重重拍了自己脸颊,发出响亮的声音,让云飞和小易都惊了。

    “我其实一直还未细问庄内人大哥的事情。你们等等,我现在立刻让人来。”邱然说着就要站起身。

    不过,他身子一踉跄,又歪了下去。

    云飞速度极快,扶住他重新坐下。

    “我来说吧。”突然房间中一处,一个低沉冷冷的声音冒出。

    三人向声音发源处看去,邱源已经睁开眼睛,正静静躺在床上。

    “二哥!”邱然踉跄着奔过去,握住病床上邱源的手,握住的手还很冰冷。

    邱然的目光慢慢转过过,看到哭出声的邱然,目光冷冷道:“哭什么。查出杀害大哥的凶手之后,去大哥坟前哭。现在给我把眼泪吞回去。”

    邱然看着严厉如以往的大哥,瞬间止住了眼泪。他用衣袖抹了抹脸,把脸上的泪渍擦掉。

    他重新抬头看向邱源道:“弟弟明白。”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有比哭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邱源不再看他,他抬头看向上方,思绪回到正月初七的那日.

    “爹爹准备让大哥提前接任庄主之位,定在正月初八。正月初七,大哥独自一人出门,到了傍晚还未回家。爹爹便派人去出门去找。”

    邱源顿下了,后面发生的事情实在让他难以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