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时光微暖暮雪倾城 > 第240章 我没有和别的女人……

第240章 我没有和别的女人……

作者:免费阅读/慕寒/沈倾城傅莳光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肖薇薇正怔忡间,身侧,吴宇翔将她拉回了思绪:“你前男友在那里。”

    “嗯。”肖薇薇应了一声,回过神来笑道:“今天的东星斑身子刺身,头尾熬汤啊!上次那个豆腐鱼汤,简直不要太好喝,而且,鱼皮也是q弹,感觉满满都是胶原蛋白!”

    “看你馋成这样!”吴宇翔笑:“我们潜水中心过两天搞活动,篝火晚会,到时候我们再出海钓一次鱼。”

    “好啊,简直不要太期待!”肖薇薇的眼底都是兴奋的笑,月光下,眼底的光刺痛了呼延行的眼睛。

    他一直觉得,肖薇薇可能是演戏给他看,可是,真的到了这边,他才发现,他真的已经无法影响到她的情绪。

    而且,她看那个男人的时候,眼睛里是带着喜悦的光的,那样的表情,不是想要演出来,就能演出来的。

    他们不过才认识短短几个月,难道,她真的就能动心了吗?

    他叫她的名字:“薇薇。”

    肖薇薇步伐没有任何停留,甚至她身边的人也都没看这边。

    很快,他们远去,只剩下缥缈的笑声。

    呼延行缓缓将身子放平,躺在了沙滩上。s3;

    他望着天空里的明月,第一次有种无力感。

    当晚,肖薇薇等人在餐厅里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

    因为都喝了几杯鸡尾酒,所以,大家脸颊都有些许的红润,说话的声调也高了几分。

    肖薇薇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她冲同事们说了明天见后,便拿出钥匙,准备打开自己的房门。

    而就在这时,隔壁房门突然开了,肖薇薇转眸,便看到穿着浴袍的呼延行大步向着她走来。

    她惊得整个人都颤了一下,几乎是立即,她就要叫人。

    然而,他根本不给她任何的反应时间,直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带着她两个旋身,便已经到了他的房间里。接着,一把将房门关上。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完全不像是白天那个坐轮椅的样子。

    肖薇薇不由大骂,伸手就用力向着呼延行推去。

    因为身高差,她的手正好落在他胸口的地方,这么一推,他便感到了一阵锥心之痛。

    肖薇薇断然没想到,自己竟然头一次推动了呼延行。

    他跌跌撞撞两步,后背撞在了走廊墙面上。

    “呼延行,我已经——”肖薇薇的话还没出口,就看到呼延行脸色煞白,眉头紧蹙,似乎很痛苦的模样。

    她想到她刚刚那么轻易地推开他,不由染上了一丝疑惑。

    “你怎么了?”她试探式地问道。

    毕竟,她觉得虽然她算起来对他也不是很了解,可是,也知道他不是那种故意装病的人。

    呼延行是个喜欢掌控全局的人,所以好手好脚的,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坐轮椅。因为那样,只会让他各种不方便。

    呼延行没有回答肖薇薇的话,他的后背贴在

    墙面,靠着墙面的支撑,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他心头低叹,果然,他现在连暴力都不能用了!

    肖薇薇见呼延行不回答,她目光一扫,瞥见了房间里的轮椅,给他推了过来,道:“如果刚才是我不小心伤到了你,对不起,我道歉!如果你有问题,我打急救电话,送你去医院。”

    他听到她客套又官方的话,心头的痛没有丝毫的缓解,声音低沉:“没事,不用。”

    既然没事,那她也没必要再留在房间了。肖薇薇抬步就往外走。

    然而,刚刚走了两步,呼延行就拉住了她的手臂。他深眸锁住她:“薇薇,别走。”

    她冷笑,目光落在他的手上:“呼延行,在你心中,我是一个水性杨花的人?”

    “不是。”他回答着,疑惑道:“什么意思?”

    她抬眼,对视着他的眼睛:“既然你也知道我不是,那么,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男朋友就在不远的地方,我却三更半夜留在另一个男人房间,你觉得,这是对我人品的羞辱吗?”

    她的话字字如刀,凌迟在他的身上,让他感觉到心头刚刚平复些许的痛再次涌起,颇有些承受不住。

    曾几何时,同床共枕耳鬓厮磨的他们,会想到有一天,她称别人为男朋友,称他为‘另一个男人’?!s3;

    见呼延行不语,肖薇薇扯了扯手臂,语气淡然:“所以麻烦你,不要再陷我于不义的境地。”

    呼延行没有放手,他的心头还有最后支撑他的东西,他凝视着肖薇薇,语气认真:“薇薇,我没有和别的女人上床,那个电话,是一段提前录好的录音。我但是我会死,所以,才会录好那个录音,提前交给别人,如果你打过去,就播放录音。”

    呼延行说着,缓缓放开肖薇薇的手,他将浴袍敞开,指着胸口处的那个粉红印记道:“薇薇,我心脏中枪了,苏墨以为我不行了,才会提前执行了那个计划……我没有装病,我是真的不能长时间站立,所以才坐轮椅。”

    肖薇薇听到他说了这么多,心头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多余的表情,因为这些,她都不知道,她得去证实。

    这一刻,她突然之间明白了当初沈倾城对她说的那种感觉。

    那时候,傅莳光因为执行任务忘了沈倾城,说了分手,还‘有了孩子’,这样的事情,瞬间颠覆了所有,足以让一个人的信仰崩塌。

    而那个电话,同样是让她信仰崩塌的导火索。

    她和呼延行这兜兜转转快十年里,他从未有一刻,给过她足够的安全感。

    他总是突然消失,然后很久不联系;他总是放弃她,即使他是迫不得已。

    可是,她毕竟是女孩子啊,哪个女孩子能够在长达将近十年的时间里,被自己的恋人以各种迫不得已的理由一次次放弃?

    她累了,也怕了,所以,她来这里开始了新生活,从一开始的心如止水,到现在真的热爱上了这边,热爱上了她周围所有的朋友。

    她决定忘了他了,也确实在做到,甚至差点就要成功的时候,这个男人来告诉她,一切都是误会?